章節目錄 第582章,哪只手碰的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2章,哪只手碰的她

    “誰看見他打你了”沈培川反問道。

    老四的臉色瞬間嚇的煞白,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我,我全部都說,你你你別動手。”

    蘇湛收斂了動作,不是不動他,是等他說完了再動手,冰冷的勾了勾唇角,“說吧,但凡有一點隱瞞,我會讓你死的很痛苦。”

    老四連連說,“我不敢,我不敢,我一定一個字不落的ddgyf說完,但是我說了,你能放過我嗎”

    “我讓你從這里出去。”蘇湛道。

    老四松了一口氣,能從這里出去就還有希望活著,這群人都跟瘋子一樣,他真怕自己死在這里,便沒有多想,張口就說了,“我的確是想強了她,她長的很漂亮,在她身上我賺了一點便宜,開始她表現的也很熱情我以為她愿意和我睡,等我給她解開繩子,她用燭臺襲擊了我,我身上的傷都是她給我刺的,我沒有得逞,真的,我全部都說了現在你可以放我了嗎”

    蘇湛被老四給氣笑了,“你想強她,現在讓我放了你,你說夢話呢”

    他在心里做了最壞的打算,心想就算秦雅真的被這個畜生糟蹋了,他也不會嫌棄她,以后努力照顧她,現在知道她還是清白之身,從心底感到慶幸。

    畢竟真的被強了,給她心靈上會造成很大的傷害,意志力不強的,恐怕都撐不過去。

    老四不由的瞪大眼睛,大聲道,“你怎么能說話不算話,你可是答應讓我從這里出去的,況且我都實話實說了。”

    蘇湛蹲下掐住他的下顎,冷笑一聲,“顧北眼瞎嗎重用你這么個蠢貨,的確我是說讓你從這里出去,我有說是讓你豎著出去嗎橫著也一樣出去。”

    老四嚇破了膽,從地上爬起來跪在地上給蘇湛磕頭,“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老四本來就是個軟骨頭,欺軟怕硬,要是有本事早就被重用了,是顧北的左右手經理替顧北頂罪被關了,才有他出頭的機會,他能力沒多大,但是會拍馬屁才在顧北面前露了臉,得到重用。

    只是他不爭氣,才風光沒幾天就捅了簍子。

    蘇湛卷起袖綰,陰狠地道,“說,哪只手碰的她”

    老四忙將右手縮了起來,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太明顯zpizex,兩只手都抱在了懷里,放聲大哭,“我錯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給你當牛做馬。”

    “右手是吧”蘇湛抓住他的頭發往后扯,“是自己伸出來,還是我動手”

    老四哭的鼻涕呼了一臉,沒有一點陽剛之氣,懦弱又膽小怕事。

    蘇湛嫌棄的罵了一句孬種,扯著他的頭發往后面的墻上用力的zhiheyiguan撞了幾下,老四疼的嗷嗷叫,像殺豬一樣狼嚎,沈培川聽不下去,找了個膠帶遞給蘇湛。

    “審訊室隔音不是最好的嗎”蘇湛一時沒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沈培川都懶得看老四,作為男人他不配。

    “叫的太難聽。”

    蘇湛會意接了過了膠帶,老四趁機往角落里爬,“嗚嗚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幫我抓住他。”蘇湛給沈培川使眼色。

    眼看沈培川走過來,老四爬起來就想跑不跑會被打死的,然而才剛跑了兩步就被沈培川一腳踹倒在地,擰住他的胳膊摁在后背,讓蘇湛堵他的嘴。

    蘇湛將膠帶在他嘴上繞了幾圈,連臉都黏住了,他將用好的膠帶丟到一旁,對沈培川說,“把他的右手給我。”

    沈培川將老四的右手摁在地上,蘇湛低頭拍了拍老四的臉,“我若不廢你,我都不配作為男人。”

    老四發不出聲音,嚇得臉色一陣灰青卻掙不開,眼睜睜的看著蘇湛將腳踩在了他的手上。

    咔嚓有骨裂的聲音,老四疼的臉猙獰成了一團。

    蘇湛扭動腳踝,他穿著皮鞋老四的手指在他腳下變了形狀,沈培川松開了他,站在一旁。

    老四的身體直抖,褲襠濕了一片,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尿出來的。

    蘇湛踩他的臉,“媽的,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男人尿褲子,你真他媽的丟男人的臉。”

    沈培川交代蘇湛一句,“別弄死了,留著還有用。”

    他是顧北身邊的人,應該知道顧北的事情,現在先修理一頓后面慢慢審。

    蘇湛沒吭聲,他是真的想要立刻弄死老四的。

    沈培川拍了拍他的肩膀,“真要弄死他,也用不著我們動手,為了這種人渣臟了手不值當。”

    蘇湛不情愿的嗯了一聲。

    沈培川走到宗景灝身旁,“我們到外面等。”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率先走了出來,來到隔壁林辛言所在的房間里。

    她坐在椅子上看著蘇湛在那邊所做的事情,能感覺到蘇湛的憤怒,這種憤怒反射出了他對秦雅的感情,而且還挺深的。

    但是感情的事情外人也沒辦法插手。

    知道秦雅沒有失身她心里的石頭也放了下來。

    “你現在回去嗎”宗景灝走過來,林辛言扭頭看他,搖了搖頭,“等會兒。”

    沈培川問,“是想看蘇湛怎么修理人嗎”

    林辛言答非所問,“培川你升職了”

    這個問題問的太過突然,沈培川看了她兩秒,說道,“嗯。”

    “值得祝賀,晚上我設宴為你慶祝,你和蘇湛一起去別墅。”林辛言說。

    “不值當”

    “怎么不值當能升職表示你有能力,而且我們也為你高興,之前因為一直沒抓到這個人我也沒提,現在抓到了,也算了了一件事情,雖然和顧北的事情還沒徹底解決,但是,大家在一起吃一頓飯的時間還是有的。”

    “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不拒絕了,謝謝嫂子。”沈培川由衷的說道。

    “不客氣,要是沒事就早點過去也行。”林辛言笑,話里含了深意,沈培川沒聽出來順著應聲說道,“好。”

    “那我先回去。”林辛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宗景灝讓她等一下,“我和培川說幾句話,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下。”

    林辛言點頭說,“好。”

    說完便走了出去。

    她走后,宗景灝和沈培川計劃下一步怎么走,留老四一口氣在,一是為了試圖從他嘴里審出關于顧北犯法的事情,二是他們不會親自動手,就算要了老四的命,也只會借刀殺人。

    不管老四招不招顧北的事情,只要他們掌握顧北犯法的證據,說是老四出賣的,到時候他們不動手,顧北自己都得動手弄死這個叛徒。

    沈培川說,“明白,這事就交給我。”

    宗景灝往屏幕上看了一眼,老四躺在地上直抽抽,蘇湛并沒有停手的意思像是心里的氣還沒出,他很快就收回視線邁步走出去。

    林辛言說想回家,宗景灝讓她和自己去公司。

    “中午和我一起吃飯,我送你回去。”宗景灝給她扣上安全帶。

    宗景灝啟動車子,問了一句,“你是想撮合蘇湛和秦雅是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