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5章,醫生曾經對她說的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5章,醫生曾經對她說的話

    林辛言并沒有反應過來問,“哪上面”

    “我身上面。”他笑。

    林辛言,“”

    “在外人眼里你一定是個不為女色所動的禁欲系高冷男神,其實你不是。”林辛言算是看透他了。

    越是外貌清淡高雅,個性沉默內斂的男人,不為人所知的另一面就有多狂熱。

    說十句話有八句是不正經的。

    她以前怎么沒發現呢

    宗景灝壓低了身子,嘴唇湊到她的鼻尖上,笑問,“那我是什么樣的”

    林辛言側頭,又被他掰正,“不準躲。”

    望著他含笑故意逗弄的眼神,林辛言反其道而行之決定占取主動權,她不再躲,直勾勾地媚眼如絲,抓著他的領帶一點一點的往上攀扯,最后停留在他領口處,挑開他襯衫的一粒扣子。

    她的指尖有意無意的觸碰著他肌膚,讓他口干舌燥,喉結上下翻動,低啞的問,“怎么,想現在試試”

    林辛言勾著紅潤的嘴唇,好像兩片帶著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邊,隱約掛著一種羞澀的笑意,“行嗎”

    正常的男人沒有人會說不行吧

    而他就是屬于正常那一類。

    怎么可能不行呢

    林辛言從沙發上站起來,抬了抬下巴,“你躺下來。”

    宗景灝滿腹狐疑,現在她是比以前放的開,但是她真的開放到這個程度了嗎

    “快點。”林辛言將出神的人推倒在沙發里,倒顯得有幾分急不可耐。

    她穿著裙子,故意露出細白的腿蹭他的敏感部位,她附身下來故作輕挑勾唇一笑,萬般風情繞眉梢,手指細弱無骨在他的心口纏繞,伏在他的耳邊旖旎細語,“閉上眼睛,你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

    她附身下來時一縷發絲落下,發梢時不時地刮過他的臉,像是羽毛從他的心尖拂過,輕柔卻又勾人魂魄。

    宗景灝只覺得好熱。

    林辛言對他主動熱情,堪比被人下了藥,讓他毫無招架之力。

    坐懷不亂那是以前,現在他看著林辛言就亂。

    林辛言親吻他的眼睛,“我脫衣服,你等著我,不可以睜開眼睛。”

    宗景灝配合的說好,如果之前只是懷疑,現在他就是肯定,她根本不是想要發生點什么,純屬是想要騙他。

    不過她難得有興致,他也樂得配合讓她開心。

    其實他差點就相信林辛言是來的真的,最后她這句讓他不要睜開眼睛,僅剩的理智告訴他,林辛言不是真的要干什么。

    林辛言看著躺在沙發里的男人掩唇輕笑,然后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輕輕地拉開辦公室的門走出去,她又不是瘋了大白天的在辦公室和他做那種事情。

    她正要關門時,看見提著吃食走過來的秘書,對她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秘書會意沒有說話,沉默的將買來的吃食遞過來。

    林辛言接過她買的東西,小聲說,“告訴他我走了。”

    卻完全不知道她剛走,被她迷惑的男人就睜開了眼睛,此刻衣衫整齊地站在她的身后。

    秘書想要打招呼,宗景灝擺了一下手,讓她裝不知道,讓林辛言繼續自以為得逞了。

    秘書心里有一百個問號,這對夫妻在干什么

    行為怎么會那么奇怪

    秘書百思不得其解。

    林辛言提著東西打車回別墅,和從別墅里出來的關勁迎上。

    “太太。”關勁先打的招呼,以為宗景灝讓找傭人的事情林辛言知道,就沒多做介紹。

    林辛言看他兩手空空,也不是來拿什么東西的,問道,“你怎么來了”

    “你不知道嗎”關勁愣了一下。

    林辛言蹙眉問,“什么”

    “宗總讓找的傭人,我今天將人送過來了,如果不合適可以和我說,我再重新找。”關勁回答。

    林辛言本來還想和宗景灝說找傭人的事情,結果給忘記了,沒想到他已經做了,“我知道了。”

    關勁說,“那我回公司了。”

    林辛言嗯了一聲。

    她走進屋里,于媽正在給新來的傭人介紹家里的人員,還有一些日常上的注意事項。

    “這是太太。”看到林辛言進來,于媽忙介紹道。

    傭人轉身向林辛言打招呼,“太太好。”

    林辛言看清了關勁新找來的傭人長什么樣,看上去還很年輕,也就三十多歲,頭發窩在腦后,她穿著藍白格子的襯衫黑色直筒褲,看著簡單也樸素,身上沒有多余的裝飾,雙手握在身前有些局促。

    于媽看出她的拘謹安慰道,“你不用緊張,太太很和善只要你老實本分,不會為難你的,給太太說說你自己的情況吧。”

    畢竟是呆在家里的人,總要知道她的背景。

    新來的傭人自我介紹道,“我叫王欣樺,今年36歲,離異有個兒子撫養權在我丈夫那里,現在就只有我一個人。”

    林辛言笑笑,“家里人多,還有孩子以后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于媽都和我介紹了,我以前在家里就是照顧孩子干家務我什么都會,請您放心。”王欣樺連忙說。

    想必關勁找她來,應該是對她的背景調查過,林辛言也沒有多問別的,讓她不懂的問gtan于媽。

    “等會兒去一趟超市吧,多買些菜回來,晚上有客人來。”林辛言對于媽說。

    于媽說好,林辛言讓她帶著新來的傭人一塊去,熟悉熟悉這附近的環境,家里有她在呢。

    于媽帶著新來的傭人去了超市以后,她去了秦雅的房間,宗言晨和宗言曦都在,看到林辛言進來,宗言曦牽著大白,“大白我們走了。”

    還和林辛言生氣呢,看到她來,牽著大白就走。

    林辛言伸手攔住女兒,“還生氣呢我明天帶你去行不行”

    “真的”宗言曦仰頭。

    林辛言嗯了一聲,“真的。”

    本來想宗景灝帶她去的,看樣子他沒時間。

    宗言曦笑了。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這孩子越大越難養,還是小時候好些,除了有些黏人別的都還好,這是她第一次和自己生氣,生這么久。

    “小蕊走,我們去玩五子棋。”宗言晨走過來。

    宗言曦也有興趣,兩人牽著大白去了他們自己的房間,林辛言交代兒子讓他照顧妹妹。

    宗言晨擺手說,“我知道。”

    不就是妹妹愛生氣,讓自己多讓讓她嘛。

    他懂。

    兩個孩子走后林辛言走進來關上門,看著秦雅問道,“好些沒有。”

    秦雅精神很好,“就腳上的傷還不能走路,發熱已經差不多好了。”

    林辛言給她倒了一杯水,坐在床邊和她說話,今晚蘇湛應該會過來,她提前和秦雅說一聲,讓她心里有個準備。

    “培川升職了,晚上我說給他慶祝,讓他晚上過來吃飯。”她婉轉的說道。

    相信秦雅能夠聽明白,他們三個鐵哥們,慶祝沈培川升職蘇湛不可能不來。

    秦雅聽懂了林辛言話里的意思,并沒有什么情緒波動表情很淡,“確實值得慶賀,沈大哥有這能力。”

    她和林辛言一樣,覺得沈培川有能力升職也不奇怪。

    看著她平靜的面孔,林辛言一點也看不明白了,秦雅淡然的像是真的對蘇湛完全沒有了一絲感情。

    “在廟里的那個男人我們抓住了,蘇湛親自審的。”林辛言還是忍不住替蘇湛說了一句話。

    不是要秦雅有什么表示,或者是原諒,只是簡單的傳達,讓她知道。

    秦雅放在被子下的手握了握,想到醫生曾經對自己說的話,所有的波動都歸為了平靜,她淺淡的笑了一下,“我知道你想告訴我什么,至于蘇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