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7章,朋友妻不可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7章,朋友妻不可欺

    望著沈培川即將勃然大怒的臉,蘇湛趕緊躲到林辛言身后,“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認,我敢肯定桑榆對你絕對有好感,不然,你差點出事情的時候,她不會那么擔心,其實年齡也不算什么大問題,那嫂子和景灝不也相差了8歲,人家感情不要太好。”

    林辛言扭頭看了一眼蘇湛,“你說培川就說培川,干嘛帶上我們”

    她不喜歡別人提以前的事情。

    畢竟那個時候自己真的不大,十八歲還是讀大學的年紀,而她卻已經嫁人。

    沈培川添油加醋,“他不就這個德行嗎死性不改。”

    蘇湛睜大眼瞪著沈培川,“不要有機會就擠兌我,我打不過你,我還不會找幫手嗎”

    林辛言拍了一下蘇湛的肩膀提醒道,“安靜點,秦雅在屋里說不定都能聽見。”

    要是蘇湛知道今天秦雅說的話,不知道還能不能這么沒心沒肺。

    秦雅這個名字在蘇湛這里似乎特別好使,他立馬就禁了聲音。

    沈培川嘲笑他,“呦,還有你怕的東西呢”

    “滾”蘇湛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什么話也不說了。

    林辛言拿了兩瓶洋酒,回來時對他們說道,“吃飯了。”

    ap她將酒放到桌子上,去秦雅的房間,幫助她穿衣洗漱,收拾好才扶著她出來,她墊著腳用沒有傷的地方沾地,在林辛言的支撐下走到客廳,蘇湛站起來想要幫忙,可是看秦雅連個眼神都沒給自己的時候,就又退怯了,怕她厭煩自己。

    林辛言將她扶到餐桌前,宗言晨很有眼色的跑過來拉開一把椅子,“晏晏阿姨你小心一點。”

    秦雅含笑摸了一下宗言晨的腦袋,“你呀,這么暖,將來一定招很多的女孩子喜歡。”

    宗言晨連忙擺手,“我只要一個就行了,女人這么麻煩,多了我怕會出事情。”

    他的話引來一陣笑聲,林辛言捏兒子的臉蛋兒,“盡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本來就是嘛。”宗言晨不服氣的在嘴里小聲咕噥了一句,“你和爸爸還不是經常鬧鬧別扭,這才好幾天”

    “你說什么”他聲音太小林辛言沒有聽清楚。

    宗言晨立馬搖頭,“我說我知道了,再也不胡說八道了。”

    apjgruihz于媽將最后的餐盤端上桌,林辛言幫著擺放在各自的位置上,“大家都落座吧。”

    沈培川和蘇湛一起走過來。

    “這么豐盛。”擺了滿滿一桌子,而且色香味俱全,一點都不比飯店里差。

    沈培川笑著說,“嫂子勞累了。”

    林辛言將筷子放在餐布上擺放好,抬頭看他一眼,“給你慶賀升職,做點菜算什么。”

    沈培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又不是做了局長,只是副的。

    大家都落座宗景灝才從樓上下來,他坐在為首的位置,林辛言開了酒,“今天的第一杯得給培川倒。”

    沈培川站了起來,拿過林辛言手里的酒,“我自己倒。”

    哪能讓她給自己倒啊。

    林辛言也沒強求彎身坐了下來,笑著說,“培川,說真的,桑榆是誰”

    剛剛打岔她就沒問,還是挺好奇這個桑榆的。

    沈培川成熟穩重,能和哪個女孩扯上關系,應該是真的有淵源,畢竟他不是隨便的人。

    沈培川,“”

    這一茬怎么還過不去了

    蘇湛將自己的酒杯放到沈培川跟前,讓他給自己倒酒,“要不,我去把她接來”

    “你能不能不要橫插杠子”沈培川瞪他一眼,“你就不能閑一會兒,看不見秦雅還坐在對面呢嗎”

    蘇湛,“”

    宗言晨和宗言曦握著嘴偷笑,蘇叔叔好像又吃癟了。

    哈哈,好搞笑。

    沈培川將宗景灝跟前的酒也倒滿,放下酒瓶才和林辛言解釋道,“我也非常想盡快成個家,畢竟也到了年齡,可是這個桑榆真的是個誤會,人家年紀輕輕的,真是不合適。”

    “沈大哥一直都是最靠譜的,我相信沈大哥一定能找個非常好的女孩子。”秦雅說。

    沈培川笑,“借你吉言。”

    “我說的是事實,哎,我反正是沒機會了,不然我都想追你的。”她還一副惋惜的樣子,完全沒看到桌上的氣氛忽然變了,或許是知道變了,裝作不知道,繼續說,“以前聽人家說,結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第一次是沒得選,但是第二次要擦亮眼,若是找到渣男會苦一輩子,這話真不假,不過像沈大哥這樣的,絕對不會是渣男。”

    沈培川幾乎是本能的去看蘇湛。

    蘇湛就這么死死地盯著秦雅,她怎么能無時無刻不顧場合,不顧地點的戳他的心,傷他的自尊

    沈培川想要勸說秦雅,都不知道能說什么。

    秦雅受到了傷害,這點蘇湛有責任,他完全沒有辯解的余地,最后只能把自己摘干凈,“你們說你們的事情,不要扯上我,免得被誤會,朋友妻不可欺,這點我銘記于心。”

    秦雅笑,“瞧把你嚇的,我有自知之明。”

    沈培川忙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他不是要歧視,并不是覺得她不純潔才這么說的。

    “那你是哪個意思,難道你也喜歡我”秦雅打斷他。

    沈培川,“”

    他早知道就不來了。

    渾身上下都是嘴也說不清楚。

    林辛言拍了秦雅一下,“適可而止。”

    秦雅笑說,“我知道,沈大哥木頭疙瘩嘛,我就逗他玩一下。”

    沈培川,“”

    他肅著一張臉,“以后這樣的玩笑別開了。”

    要是不熟悉他脾性的,說不定會誤會,畢竟這關系太敏感。

    “好了,吃飯。”林辛言打圓場,她介紹中間那個精致的燉盅,“這個里面是咸鵝,于媽說味道可好了,你們嘗嘗。”

    咸鵝是冬日里用鹽腌制的,洗干凈剁小塊,放人參枸杞和茶樹菇一起用溫火燉了兩個小時,人參和微咸的味道融合,有種別樣的香味。

    她夾了一塊給兒子。

    “我也要。”宗言曦以為自己被遺忘了。

    林辛言并沒有把她遺忘,而是兒子離她近,就先給了兒子,一筷子也夾不了兩塊。

    宗景灝夾了中翅放到兒女的餐盤里,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還是爸爸疼我,媽咪現在只喜歡哥哥。”

    “你媽咪一筷子能夾兩塊嗎”宗景灝溫聲問女兒。

    宗言曦搖頭,“不能。”

    這次她反應的快,“我知道了嘛,知道媽咪也疼我,還說要帶我去寵物店呢。”

    說完就迫不及待的用手拿起那塊翅膀啃,燉的久,肉質很爛還有很香的人參味,她砸了砸嘴巴,“好吃。”

    “晏晏阿姨你也吃,確實挺好吃的。”宗言晨啃著肉,嘴里嗚嗚濃濃的還不忘提醒秦雅。

    秦雅笑,“對我真是好,啥都不忘了我,看你吃的那么香,我也嘗嘗。”

    她也夾了一塊,吃過之后說道“確實好吃。”

    有兩個孩子總是能活動氣氛。

    桌上用餐的氣氛越來越愉快,只有蘇湛情緒不高,也不像平時那樣愛說,很沉默的喝酒。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門鈴響了,于媽起身要去開門,林辛言讓她歇著,今天的菜大多都是她做的,挺累的,“我去開。”

    “我去吧。”新來的傭人忙走過去。

    林辛言說好,但是沒再坐回位置上,而是站在餐廳里往門口看,畢竟大家都已經在這里,誰還會大晚上的過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