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8章,我想和姐姐說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8章,我想和姐姐說話

    傭人打開門,門口站著兩個女人看著像母女,傭人問,“你們找誰”

    “姐姐在嗎”周純純問。

    “你是”

    “我叫周純純,麻煩幫我通報一下謝謝。”周純純禮貌的說。

    傭人看向林辛言說,“是位姓周的小姐。”

    林辛言過來,看到是周夫人和周純純有些意外,意外她們會忽然來家里。

    “姐姐胤寧不見了。”周純純帶著哭腔。

    林辛言感到詫異,“他怎么會不見了”

    “我聽純純說,白胤寧送過來一個人是嗎”周夫人問。

    周純純不明白這里面的事情,但是周夫人知道。

    顧北現在和宗景灝杠上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千方百計藏的人就這么不見看,怎么可能咽下這口氣,估摸著是知道了白胤寧參與了這件事情,才把白胤寧抓走問她要人,當初是她說要幫助顧北藏人的,現在人不見了,她有責任,而且她也知道只有先找到那個丟了的男人,才能去找顧北讓他放了白胤寧。

    白胤寧交代過周純純不可以對任何人說,把人送來了這里,可是當他不見了,周純純就慌神了,加上周夫人刻意套話,結果就讓人周夫人得逞了,知道顧北要藏的人,送來了這里。

    所以她才會找到這里來。

    “有什么事情和我說吧。”宗景灝走過來,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心里大概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周夫人也說的直接,“那個人是顧北讓我藏的,本來我不想插手,但是胤寧說他有地方藏,我便答應了,沒成想他竟然把人給了你,我想顧北肯定是生氣了,才會抓他,我來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把人還給我,我把胤寧換回來。”

    這事說到底是她疏忽,明知道白胤寧和宗景灝認識,聽他說還是朋友,就是沒想到關系這么好。

    “那人無惡不作,就算要交也是要交給法律制裁,怎么可能給個人呢周夫人應該比誰都清楚才對,畢竟您丈夫可是這個方面的楷模,怎么周夫人要知法犯法抹黑您的丈夫嗎”蘇湛冷冷的說。

    就怕宗景灝會把人給周夫人,不是沈培川攔住他早就把人打死了

    周夫人早就后悔管了顧北的事情,現在她顧不得那么多,只想把白胤寧從顧北的手里換回來,之后不再和顧北有牽扯。

    “胤寧拿你們當朋友,現在他被抓了,你們也應該很想把他救出來才對吧”怎么聽他的意思,是不想交人呢

    “不好意思,我們和他不熟,更不是朋友,他會把人送來是他心思不純潔”

    “蘇湛。”林辛言將蘇湛要說的話打斷,周純純還在呢,現在白胤寧已經結婚,不管他出于什么心思把人送來,都不該在周家人面前說他的事情,這樣會傷了周純純,也會傷了白胤寧和周家的感情。

    她看向宗景灝,“怎么辦”

    宗景灝讓她進去,“你在家,我出去一趟。”

    她點頭,“不管什么結果,都給我一個電話。”

    宗景灝說知道,本來今天大家湊到一起吃飯是好事,現在出了白胤寧這檔子事情,大家也沒心情吃飯了。

    “我們找個地方說。”宗景灝身上穿著居家服,并未打算走遠,只是不想在家里說那些事情。

    他們坐在別墅前院草坪里的藤椅上。

    宗景灝把沈培川單獨叫到一旁問他,“人審過沒有”

    “蘇湛下手太重一直昏迷。”沈培川回答。

    “想法辦弄醒,連夜審。”不管老四知不知道顧北的事情,都要審一下,萬一知道顧北什么秘密呢。

    “我這就回去。”沈培川說完轉身就走。

    他們是在查顧北也掌握了一點證據,但是顧家樹大,根基也深,如果不是可以一擊即中,那么貿然出手,只是會變得被動。

    顧家老爺子還沒退休,顧北的幾個姐姐嫁的也都是權貴之家,就好比這個周夫人,她丈夫周淮厚就很有權利,雖說為人清廉,可是他妻子畢竟是顧家人。

    真是顧北犯了事情,他們一定會團結起來救人的。

    所以現在他們不會隨便出手。

    沈培川走了以后宗景灝走過來,“人我明天交給你。”

    周夫人有些等不及,怕顧北給白胤寧苦頭吃。

    “今天不行嗎”周夫人焦急的問。

    “你不是顧北的姐姐嗎他抓了你的女婿,不還是你一句話的事情來這里要人,還不是幫著你弟弟”蘇湛不屑的道,看周夫人就覺得她是虛偽的嘴臉。

    覺得她來,都是為了顧北。

    卻完全不知道顧北根本不給這個姐姐一點面子,明知道白胤寧的身份,還是將人抓走了。

    周夫人怎么沒和顧北說讓他放人

    他一點情面都不留,直接說,“想要我放人,拿老四來換。當初你答應我,還說不會被人找到,結果人給你們不到一天就沒了,你肯定要給我一個交代的,不然,你女婿在我這里,落不到好。”

    周夫人也冷下了臉,“顧家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們都是養在外面的,和顧家也沒有多少感情,這次不是他主動找到我,我不會插手他的事情,現在他根本不念親情,直接了當的說,讓我拿人換,不然不會放人,胤寧把人給你們了,現在他遇難了,你們不該伸以援手嗎為什么可以不顧他的安危”

    周夫人以為他們是朋友關系,怎么現在看起來并不是

    “你知道那個男人都干了些什么嗎”蘇湛一想到要把老四還給顧北,他就無法平靜,“真希望您女兒可以順遂一輩子,不要遇到任何事情。”

    周夫人皺眉,“你什么意思”

    宗景灝摁了摁眉心,低沉地道,“蘇湛你先回去吧。”

    “可是”

    “回去,這事我會處理好,你太沖動在這這里只會讓事情變得麻煩。”宗景灝加重了語氣。

    蘇湛不情愿還是起身離開了。

    “明天早上你去派出所去接人。”宗景灝不會不放人的,如果白胤寧真有什么事情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畢竟這事,是白胤寧主動把人送過來的,或許他就是沖著林辛言才將人送來的。

    如果他因為這事,出了什么意外,也會給林辛言的心里上留下痕跡,那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而且他們已經計劃好了,就算把老四交還給顧北,老四也不一定能活著。

    周夫人左思右想,說道,“那行吧,現在距離早上也就十來個小時。”

    她們等就是了。

    “純純我們走。”

    周夫人拉著女兒。

    周純純搖頭,“媽媽你先回去吧,我想和姐姐說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