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9章,真想顧北把他弄死算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9章,真想顧北把他弄死算了

    周夫人看著女兒,“這么晚了,你不回去在這里怎么合適”

    現在她看出來白胤寧和他們的關系好像并不是那么好。

    如果真是很好的朋友,知道白胤寧被抓,怎么還能這么淡定一點都不著急

    “媽媽回去我也睡不著,胤寧不在我很擔心他。”周純純雖然不知道林辛言對白胤寧是什么心態,但是她知道,林辛言絕對不會害白胤寧的。

    “純純。”女兒太單純,周夫人怕她在這里吃虧。

    “媽媽你回去吧。”周純純態度挺堅決的,周夫人沒辦法,只能說,“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好。”周純純立刻答應。

    宗景灝皺著眉,似乎并不希望周純純留在這里,更不想她占用林辛言的時間,“時間太晚,明天我會把人給你們,今天你們都回去吧。”

    “麻煩你和姐姐說一下,我想見她。”周純純知道他不想自己留在這里,現在白胤寧不知道什么情況,擔心會被人欺負,只有姐姐能夠幫助,她不能走。

    “純純。”周夫人想要勸說女兒,可是還沒說完呢,就被打斷了。

    apngstreetcapbsp周純純說,“媽媽你就別管我了。”

    “你是傻子嗎聽不出來別人并不想你留在這里嗎”周夫人因為女兒的執拗有些生氣,說出來的話口無遮攔,但是話一出口就后悔了。

    “純純對不起媽媽不是故意的”

    “沒關系,我本來就笨。”周純純眼里含著眼淚,心里是傷心的,別人怎么說都沒有關系,只是親人說會讓她心里很難受。

    zixkuangye

    “你來進來吧。”林辛言站在門口對周純純說。

    她聽到了剛剛的對話。

    周純純回頭看見林辛言立刻小跑了過來,她擦了一把臉對林辛言露出一個微笑,“姐姐,不好意思那么晚了還打擾你休息,胤寧不在,我很擔心他,我睡不著,但是又沒有朋友和我說話。”

    林辛言明白知道她是個好姑娘,拉住她的手,“不打擾,你都叫我姐姐了,我會照顧你的。”

    說完她看向站在不遠處用擔憂的眼神看著女兒的周夫人,雖然第一次見面很不愉快,但是,看在周純純的面子上,也不與她計較了,仔細想想雖然她的態度過激,也是她愛女心切,怕自己的女兒受傷害。

    可憐天下父母心。

    “我會照顧她的。”她對周夫人說。

    周夫人點頭說,“謝謝,上次很抱歉給你造成了困擾。”

    “上次的事情我已經忘記了,純純在這里不會有事,放心吧。”

    周夫人又說一次謝謝,林辛言的態度讓她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對女兒說道,“純純媽媽走了。”

    周純純點頭,“你走吧,早上我自己回去。”

    周夫人真不知怎么說女兒,這里哪有車子給她坐回去

    “我讓司機送她。”林辛言看出周夫人的心思于是說道。

    “那謝謝你了。”周夫人由衷感謝。

    林辛言笑笑牽著周純純的手進了屋,秦雅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林辛言給她講了來龍去脈,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兒,她不想大家為難,左右她沒事。

    “你和宗總說,把人交出去吧。”秦雅也不想林辛言欠白胤寧的人情,畢竟白胤寧的心思大家都知道。

    “這事他會處理,你就不要多想了,我扶你回房間。”林辛言走過來。

    “姐姐我幫你,你懷著孕不方便。”周純純看到秦雅腳上和腿上有紗布,知道她受傷了,伸手架著她的胳膊。

    秦雅看向林辛言以眼神詢問這是誰

    林辛言介紹道,“她是白胤寧的新婚妻子叫周純純,很好的女孩。”

    秦雅點了點頭,說道,“是看著挺好的。”

    很單純模樣。

    將秦雅扶到房間,林辛言給她倒水,“把藥吃了。”

    秦雅接過她遞過來的水,把藥都吃了,“你們去忙吧,我睡覺了。”

    林辛言點頭,“有事喊我。”

    “我才不喊你,我怕宗總恨我,我叫于媽吧,或者叫那個新來的傭人。”秦雅撇了撇嘴,“你老公,是把你放在眼里都不會疼的人,我可不敢使喚。”

    林辛言瞪她一眼,“睡覺吧,一天到晚的盡瞎貧嘴,都學的和蘇湛一樣了。”

    蘇湛這個名字一出,秦雅的臉色就不如剛剛開懷了,斂了斂,“我睡覺。”

    林辛言給她掖了掖被子,小聲道歉,“我不是故意提他的。”

    “我知道,你也早點休息,別給我干兒子累到了。”秦雅沒生氣,就是聽到蘇湛這個名字會變得不開心而已。

    林辛言笑說知道了。

    她讓周純純出來,關上門之后問她,“你吃晚飯了嗎”

    周純純搖頭,“沒有,胤寧不見了,我吃不下去。”

    “你得吃飯才有力氣等他,這里還有飯菜你吃一點。”林辛言喊于媽,“拿個干凈碗來。”

    于媽拿了干凈的餐具出來,說道,“難得大家在一起吃飯,就這么中斷了,還剩這么多菜。”

    周純純低著頭,“對不起。”

    “不管你的事情,于媽沒有說你。”林辛言安慰她,于媽也確實沒有針對她,只是實事求是的說被破壞了這個飯局感到遺憾而已。

    林辛言讓她坐下,給她夾菜,“先吃點東西,不然白胤寧會心疼你的。”

    周純純拿起筷子,夾起林辛言夾給她的菜送進嘴里。

    她不要白胤寧擔心,也不要讓他心疼自己,其實他才是最可憐的,喜歡一個人,又不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姐姐,胤寧喜歡你對嗎”

    林辛言的神經猛地一緊,她看著周純純忙解釋道,“純純啊”

    “姐姐。”周純純抬起頭看著她,認真地說,“你不要解釋,我都明白,但是我不恨你,也不討厭你,你漂亮又聰明善良,他會喜歡你很正常,但是以后他說,他會克制不喜歡你,努力喜歡上我,我也很想成為那個讓他看著的時候眼里閃著光的女人。”

    林辛言沉默著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是這么靜靜的看著她。

    “姐姐,我沒有兄弟姐妹,以后我把你當成我的親姐姐可以嗎”周純純失落的低著眼眸,“因為我不聰明,別人都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只有胤寧不嫌棄我,你也不嫌棄我。”

    林辛言伸手撩起她耳邊的發絲別在她的耳后,“你很善良,也很聰明,沒有人會嫌棄你,至少我就很喜歡你,你要記住,人生是你自己的,別人說什么都不要太在意,因為你就是你,這個世界第一無二的,你怎樣生活,怎樣說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只要自己開心就好,如果有一天你生病了,別人能代替你嗎”

    周純純搖頭,“不能。”

    “所以說,因為別人的話傷害自己,是不值得的,你傷的再狠別人不能替你痛,所以,不管別人說什么,你只要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周純純看著林辛言,以前媽媽總要交代她說話要思考能不能說,最后是不要說,說得不好會被人家笑,行為也要得體,不能做讓人笑話的事情。

    今天姐姐卻說要做自己。

    她覺得姐姐說的更對,不能把別人的看法當生活過。

    apcfsnake 畢竟快不快樂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痛苦別人也不能代替她。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姐姐我知道了。”

    “姐姐謝謝你。”周純純激動的摟著她。

    林辛言拍著她的背,“不要擔心,白胤寧他不會有事情的。”

    “嗯。”周純純點頭。

    林辛言陪著周純純說了很多話,大多都是開導她的,讓她不要擔心白胤寧會沒事的。

    后來時間晚了,林辛言讓她在客房里休息。

    因為又來了傭人,樓下沒有了房間,林辛言讓宗景灝把兩個孩子抱上樓,讓周純純在兩個孩子的房間里暫住一晚。

    兩個孩子都睡沉了,宗景灝把他們一個個的抱上來也沒醒。

    林辛言有些困了,不想洗澡就躺在兩個孩子旁邊要睡覺。

    宗景灝用盆放了熱水放在床邊,“起來洗洗腳再睡。”

    林辛言起身,將腳放進水盆里,問道,“你會放人嗎”

    宗景灝給她洗腳,她的腳瘦長,略小,雪白雪白的,腳趾頭像是嫩藕芽似的,他捏捏她腳背,又捏捏她的小腿,問道,“你的腿是不是腫了”

    林辛言伸手摸摸說,“沒有啊。”

    “書上說孕婦會浮腫。”

    “那是七八個月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情況。”林辛言說。

    宗景灝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是這樣。”

    林辛言用腳蹬他,“少給我打岔,我問你話呢,你會不會放人。”

    這會兒林辛言才反應過來,他故意扯別的話題,不想提白胤寧的事情。

    宗景灝抓住她蹬過來的腳,“你說我怎么那么討厭他呢真想顧北把他弄死算了,省得出現在我面前,讓我鬧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