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0章,我就是個俗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0章,我就是個俗人

    林辛言不由覺得好笑,他怎么會那么幼稚呢

    “真想拿個鏡子給你照照,讓你看看你現在的模樣有多刻薄。”

    宗景灝冷哼了一聲,拿過毛巾給她擦腳。

    林辛言歪頭看他,“生氣了”

    不然怎么不說話了

    忽地,宗景灝將毛巾丟在了一旁,雙手捉住她的腳踝,欺身壓下來,林辛言掙扎,低聲道,“你干什么兩個孩子還在呢,把他們吵醒了。”

    他忽然邪肆挑眉,低沉地道,“你輕點叫,就不會醒了。”

    林辛言,“”

    “你怎么能越來越不要臉呢”林辛言掙扎的更加厲害了,真怕他精蟲上腦,當著孩子的面,做出什么不當的行為。

    宗景灝彎曲膝蓋,用腿別住她的腿,讓她動彈不得,他腦筋清醒的很,就算對她再沒自制力,也不會魯莽的當著孩子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行為。

    他靜靜的看著林辛言,她本來年紀不大,又長的秀氣愈發顯得年紀小,臉頰白皙的如瓷一般細膩,他輕輕的撫著,“言言啊,我不喜歡他對你的心思,很不喜歡。”

    他無法對覬覦妻子的人,有寬大的胸懷。

    “我就是個俗人,我的女人就只能屬于我一個人,誰也不可以想。”

    林辛言知道,如果有個人對宗景灝這么重的心思,平心而論她也不會開心,心里也會不舒服。

    “我知道,我只喜歡你,對于他只是出于道德。”林辛言表明自己的心意,這個男人呀,有時候心眼小的跟針鼻似的,該解釋的還是得說給他聽,免得他又多想。

    林辛言突然笑起來,“和你相處的越久,就發現你在外面,和在家里差別越大。”

    “嗯體現在那些方面說來聽聽”宗景灝饒有興致,錯開她身子避免壓到她的肚子側著躺下來。

    林辛言說,“你先放開我的腿。”

    宗景灝不放,“你先說。”

    林辛言扭過頭,“你這個無賴樣,你的那些員工沒見過吧”

    “我的無賴只表現在我老婆面前,他們沒那個資格看見。”他義正言辭,完全不覺得這有什么。

    林辛言,“”

    “嗯。”她感嘆了一聲,“你果然是個俗人。”

    宗景灝拿著她的手,“你摸摸。”

    林曦言眉眼撩起,眼睛睜得大大的,癡呆呆地望著他說話都語無倫次了,“你,你,你又干什么”

    “讓你摸摸我的身體是不是熱的,心臟是不是跳動的,它不是鐵打的,也不是鋼做的,它是有溫度有思想的血肉之軀,它逃脫不了生死和所有的人一樣,所以它是世俗的,不要要求它能像神仙一樣,沒有七情六欲。”他看著林辛言臉上還未褪去的紅暈,悶笑道,“剛剛是不是想歪了”

    林辛言輕咳了一聲,強裝鎮定,“沒有。”

    她才沒想歪。

    沒有

    就算有也不能承認。

    在這個那男人面前,她已經不知道羞恥二字怎么寫了。

    完全被帶跑偏了。

    “那句俗話怎么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apjcao988“你是在說我嗎”他眉梢輕挑。

    “你們在說什么”宗言曦迷迷糊糊的揉眼睛,剛醒眼睛適應不了屋子里的燈光。

    “沒說什么,睡覺吧。”林辛言連忙上來摟著她,輕輕的拍她的背。

    “媽咪你說明天要帶我去寵物店的,別忘記了。”去寵物店都快成了她的心病了。

    人都還不清醒的呢,都不忘了提醒。

    林辛言哄著她,“好,明天帶你去,現在好好睡覺。”

    “媽咪好久沒摟過我睡覺了,這個懷抱還是一樣的溫暖。”小女孩窩在她的懷里,悶悶地說道。

    林辛言不由得愧疚起來,帶他們去了c市以后,就把他們送去上學前班了,她忙著建立云之繡,忙著將香云紗再次走入眾人的視野,對兩個孩子確實疏忽了不少。

    這段時間兩個孩子長大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獨立睡覺,自己穿衣服,不用別人督促自己洗臉刷牙,簡單的日常能夠照顧好自己。

    “以后媽咪會多點時間和你們在一起。”林辛言低頭親親女兒的額角。

    宗景灝關了燈,躺在了林辛言的身后摟住她,“明天我陪你們一起去。”

    林辛言嗯了一聲,沒有去想有沒有時間的問題,免得掃了孩子的興致。

    早上林辛言起的很早,畢竟家里有客人,她不好賴在床上顯得不禮貌。

    周純純也起的很早,林辛言走下樓看見她從秦雅的房間里出來,詫異的問,“你不是在這個房間睡的嗎”

    她指著兩個孩子的房間。

    “我是在這個房間睡的。”周純純說,“我聽到她叫于媽,于媽在忙著做早餐,我就進去了,她的腿腳不方便,去洗手間需要人扶一下,我幫她的忙。”

    林辛言了然,走下樓梯笑著問,“昨晚睡的好嗎”

    周純純說,“夜里睡著了,五點多醒來,就睡不著了。”

    林辛言知道她心里還是有心事才會失眠,伸手握了握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她的腳怎么傷的”周純純意指秦雅。

    林辛言抿了抿唇,其實這樣的事情,她不該和周純純說的,畢竟她心思單純,也沒見過人心的險惡。

    但是周家和顧家沾親帶故,她不知道兩家的關系到底怎么樣,但是,她想通過周純純讓周夫人知道,顧北是個沒道德沒底線的人,應該遠離。

    “還記得白胤寧讓你送來的那個人嗎”

    周純純誠實的點頭,“記得。”

    “我們要抓他,就是因為他干了很多壞事。”林辛言沒細說,只簡單的陳述,讓周純純聽得明白。

    周純純聽明白了,那個受傷的女人是那個她送來的男人害的,所以姐姐要抓那個男人。

    “我想等胤寧回來,我們還有機會再抓住他的,雖然我也很討厭壞蛋,但是我不能不顧胤寧的安危,姐姐對不起。”

    “傻瓜,這和你有什么關系,又不是你的錯,就像你說的,我們還有機會抓到他,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辰未到。”

    周夫人很早就來接女兒了,林辛言本來是想讓她吃完早飯,再讓司機送她回去的。

    “我們想早點去派出所。”周夫人也是一夜沒睡好擔心白胤寧。

    “姐姐那我走了。”周純純朝林辛言擺手。

    林辛言說好。

    周純純彎身坐進車里,周夫人對林辛言表示了感謝,“謝謝你照顧我女兒。”

    “她很好,我也沒照顧她什么。”林辛言說。

    apnb “別人都覺得她不太聰明朋友很少,也很少有喜歡和她在一起相處的人,除了胤寧之外,你是第一個。”周夫人心里是非常感謝林曦言的,沒有看不起她的女兒。

    女兒總是被人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們先走了,以后有機會去我們家做客。”周夫人誠心的邀請。

    林辛言淺笑著說,“好的。”

    周夫人上了車,隔著車窗朝林辛言擺了擺手,然后讓司機開車。

    早上這個時間路上的車子還不多,車子行駛順暢,沒多久便到了派出所。

    沈培川如約把老四交給了周夫人。

    ap老四渾身都是血,也看不出傷在了哪里,看到有人連忙拉住周夫人,“您救救我。”

    周純純一把扯開老四,讓司機把他丟到車上。

    周夫人驚訝的看著女兒,平時女兒都是溫溫糯糯的,今天怎么一改往常

    “純純你”

    “媽,你知道這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