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2章,一顆懷疑的種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2章,一顆懷疑的種子

    在周純純的世界里,覺得每一位父親都是一樣的,都會教導自己的孩子,告訴孩子道理,教孩子做人。

    周夫人嘆息,不知道怎么和女兒解釋,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一位父親都像她的父親那樣仁厚,給予自己的孩子深沉穩重如山一般偉大的愛。

    因為周純純,他們沒有要第二個孩子,她有時候會問丈夫會不會遺憾,周淮厚總是沉聲反問,“我們沒孩子嗎”

    一句話就讓她無話可說。

    不說遠的,就說她自己,父親是個極重男輕女的人,為了有兒子,生了六個女兒,對于女兒和兒子的態度也是天差地別,好像只有兒子才是他的孩子。

    一出生她們姐妹都被送到親戚家撫養,就算是后來長大也不會對她們有太多的關注,所有的心思都在兒子身上。

    “純純,等胤寧出來,你就和他去白城不要再回來了。”周夫人對女兒沒有很高的要求,只要她平安健康就好,并不奢求她什么有作為,她和丈夫就這一個孩子,雖然沒有巨額財產留給她,但是保證她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的錢還是有的。

    她也是工作的,只是提前退休了,每個月會有退休金,而且她有文化,等到女兒和白胤寧回白城,她還可以去找一份別的工作。

    “我聽胤寧的。”周純純淡淡的說,如果白胤寧要走,她就走,如果白胤寧要留下來,她就陪著他留下來。

    “夫人小姐,到了。”車子停在別墅門口,司機轉頭對她們說道。

    周夫人應了一聲,“你去敲門。”

    司機將車子熄了火,推開車門下去敲門。

    很快別墅的大門打開,傭人詢問了司機是誰,司機說了周夫人的身份,傭人轉告顧北。

    知道周夫人來了,顧北看了一眼白胤寧,笑說,“你丈母娘還挺稀罕你的。”

    白胤寧沉默不語,周夫人也好,周淮厚也好對他都很不錯,真的是把他當家人。

    這件事情他心里也感到對周夫人抱歉,讓顧北對她的態度更加的不好了。

    顧北雙手抄兜慢慢悠悠的走出來,周夫人讓女兒在這里別下來,她自己下來。

    “人呢”他張口就問老四的下落,和這個同母同父的親姐姐連句客套話都沒有。

    “胤寧呢”周夫人沒看到白胤寧反問。

    顧北笑了一聲,“你說你,真是的,這個世界上的男人死絕了嗎怎么能給純純找個瘸子”

    周夫人冷著臉,“這就不用你操心了。”

    “怎么還不高興我是關心你。”顧北完全不覺得自己哪里說錯了,他想周純純找個正常男人不好嗎

    “你雖然不是在顧家長大的,可你也是顧家的人,想要給周純純找個正常人,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不明白,你們看上哪個瘸子什么了。”

    “這些都是我們的事情,不撈你掛心,胤寧在哪里”他們選擇白胤寧是因為他真的對女兒好,而且

    周純純也喜歡他。

    女兒喜歡,對女兒好才最重要,至于身體條件,白胤寧只是腿不好,如果他是健全的,在周夫人開來,他就是近乎接近完美的人

    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周夫人大概就是這種狀態,覺得女婿很好。

    周純純坐在車里聽到外面顧北的話,氣的雙手緊緊攥在一起,她不喜歡別人說白硬寧是瘸子。

    周夫人不想再和顧北浪費時間,“人就在這里你帶走吧,把胤寧交給我。”

    顧北走過來拉開車門,老四也正想下來,手剛沾在車門保險鎖,車門忽然就被拉開,打開的太忽然他沒防備,加上傷的嚴重,反應遲鈍,在車門打開的那一刻整個人摔了下來,恰好趴在了走顧北的腳下。

    “顧總你要給我報仇啊。”老四抓著顧北的褲管,如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顧北蹙著眉差點沒認出來老四,蘇湛下手不分地方,臉已經被打了破了相,“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宗景灝他們的手里,他們簡直不是人”一想到自己吃的苦,挨的打,就害怕的渾身顫栗,還心有余悸的說,“我能活著就是萬幸,差點就死掉了唔唔”

    說著老四哭了起來。

    顧北的嘴角抽了抽,氣的踹了他一腳,“你他媽的一個大男人,哭什么哭”

    老四立刻禁了聲,不敢說話。

    顧北惱老四怎么會落在了宗景灝的手里他剛剛還說宗景灝找不到老四,現在不是打臉嗎

    他越想越氣,這些事情都是這個不爭氣的家伙弄出來的。

    “你身上的傷,他們打的”顧北冷著臉。

    老四點頭,忍著渾身的疼痛說,“他們故意把我弄成這樣,說這只是給你一個下馬威。”

    老四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知道怎么說對自己有利,知道怎么激怒顧北給自己報仇。

    “你說什么”顧北帶著怒氣。

    老四的話成功的激怒了他,他最討厭的就是被挑釁,被看不起。

    從來沒輸過的他,哪能咽下這口氣。

    “宗景灝說你不是他的對手,早晚你得死在他的手里。”老四繼續挑撥顧北,希望借助他的勢力為自己報仇。

    “哼,好,很好。”顧北氣的臉色鐵青,“我倒要看看是誰死在誰手里”

    老四低著頭,眼里盛滿了陰狠。

    他吃的苦受的罪,一定要討tzhxkj回來

    “胤寧。”看到白胤寧從屋里出來,周純純激動的下了車,朝他跑去。

    “你有沒有事”周純純檢查他的身體怕他身上有傷。

    “我沒事,你別擔心。”白胤寧握住她的手,“有沒有害怕”

    周純純誠實的點了點頭,“當然,害怕的睡不著,怕你會受到傷害。”

    白胤寧伸手摸摸她的臉,“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下一次不會了。”

    周純純說,“我推你,我們走吧。”

    “你和媽先上車,我和顧北還有話說。”

    周純純不理解和這種人還有什么好說的。

    白胤寧拍拍她的手,“乖。”

    周純純很聽話,挽著周夫人的手臂,“媽媽我們在車上等他。”

    周夫人看向白胤寧,“這事到這里就結束吧。”

    雖然想好不和顧北有來往了,可是也不想他們成為水火不容的仇人。

    “我知道,只是高原還在他手里,不過媽,這事你就別操心了,我和他談。”白胤寧淡淡的說。

    高原和他幾乎形影不離,因為他腿腳不方便,身邊離不開人,高原就是那個一直跟著他的人。

    顧北抓住他們之后,把高原單獨帶走了。

    周夫人心里更加生顧北的氣了,抓了自己的女婿,連女婿身邊的人也抓走了,這是一點情面都沒留。

    她冷著臉和女兒上了車,連話都懶得和顧北說。

    心里已經對這個弟弟徹底失望了。

    gonggart白胤寧看了一眼趴在地上起都起不來的老四,“這是挨打了”

    “你不明知故問嗎不挨打身上哪里這么多的血”顧北覺得白胤寧是蠢貨,竟然問這么顯而易見的問題。

    卻不知道白胤寧再給他們設陷阱。

    白胤寧笑笑,“我當然看見他身上有血,只是不確定他是不是被打了,如果只是簡單的被揍一頓倒也沒什么,就怕他這打不是白挨的。”

    “你什么意思”老四怎么覺得他這話不大對勁呢

    “你這么緊張干什么我只是怕你承受不住酷刑,說出什么對顧總不利的話”

    “你少陷害我。”老四慌了,昨晚上他被沈培川審問了,不說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知道顧北的事情不多,為了活命他都吐出來了。

    顧北瞇起了眸子,“他們審問你了”

    老四當然不會承認,否認道,“沒有。”

    顧北帶著探究的眼神看著老四,“是嗎”

    白胤寧成功的在他的心里埋了一顆懷疑的種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