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3章,死瘸子挑撥離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3章,死瘸子挑撥離間

    老四狠狠的瞪了一眼白胤寧,不是面目全非,一定能看到他猙獰的樣子。

    他深知,自己承認的話就死一條,所以只能抵死不認,“沒有,他們沒有審問我,他們打我是因為我欺負了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好像是蘇湛的女朋友。”

    在蘇湛打過他之后,他想明白了蘇湛發怒的理由,他很在乎那個女人,肯定是他的女朋友,他才那么憤怒想要打死自己。

    老四抱住顧北的腿,“你要相信我,這個死瘸子純屬是挑撥離間,你千萬不能相信啊。”

    顧北蹲下挑起他的下巴,瞇著眸子問,“他們真的沒有審問你”

    老四搖頭,“沒有,就算有我也不會說任何對您不利的話啊。”ytydkj

    “哼,你敢出賣我,我會把你丟進海里喂魚”顧北陰狠的道,嚇得老四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白胤寧靜靜的看著,也不生氣別人戳他的痛處,聽得多了也就能釋然了。

    “人已經給你,顧總是不是該把我的人還給我了”

    顧北回頭看了他一眼,甩了他一個地址讓他自己去找人,他叫屬下把老四送去醫院。

    白胤寧并未立刻走,而是問道,“顧總沒有動我的人吧”

    顧北雙手抄兜,笑了一聲,“一個狗腿子,我動了又怎么樣他不嘴硬,我也不會動手。”

    apnbs他審問那個叫高原的,問他老四去哪里了,他嘴硬的很,什么也不說,問他白胤寧和宗景灝是不是認識,他也嘴硬的不得了,什么都不肯說,顧北生氣了,讓人揍了一頓。

    白胤寧搭在輪椅扶手上的手,慢慢收攏攥在了一起,語氣低沉,“他只是一個照顧我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你竟然動手”

    顧北走過來,上下看他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他的雙腿上,大笑了一聲,很快又收斂笑容,“怎么,你還要找我報仇不成”

    “你如果愿意給高原道歉,我倒是可以考慮不和你計較。”白胤寧直接忽略他的眼神。

    “切,自不量力”顧北完全不把白胤寧放在眼里,白城的地頭蛇,在b市什么也不是。

    他招呼手下把老四送去醫院。

    白胤寧目光深冷陰郁,盯著顧北最終什么也沒說,轉動輪椅朝著車子而去。

    他明白,放什么狠話都沒有用,只有行動才能說服人。

    在司機的幫助下他上了車,他讓司機去關高原的地方。

    他的臉色太不好,周純純坐到他的身邊握住他的手,“沒事了,我們今天就回白城吧。”

    她不想在這里,她怕又發生什么事情。

    白胤寧淡笑,伸手摸摸她的臉頰,“這么急著走,爸媽也不要了”

    “想他們我可以再回來,他們也可以去看我。”她莫名的不心安,就是想要快點離開,“媽媽也是這么說的,希望我們去白城。”

    白胤寧抬頭去看周夫人。

    “我是這么想的,這里是個是非之地,你還是帶著純純去白城吧,想念你們了,我和你爸也能去看你們。”周夫人表明態度。

    反正這里離白城也不是很遠,而且現在交通也方便。

    “現在不急,我還想和你們多相處相處呢。”白胤寧笑著,完全讓人看不透他真實的想法。

    周夫人害怕他在意這次的事情,說道,“畢竟是我們先把人弄丟的,他生氣也在情理之中,現在已經沒事了,那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

    當著女兒的面,周夫人沒有直接問白胤寧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

    要說沒關系吧,白胤寧將顧北的人送給了宗景灝。

    要說有關系吧,宗景灝的態度似乎對白胤寧又不算太友好。

    她不確定白胤寧和宗景灝到底是什么關系。

    “我知道,媽,我要留下來不是因為顧北,而是我想和純純多陪陪你和爸,你們就這么一個女兒,如今交給了我,我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向你們盡孝。”他說這些是想要留在b市,高原因為他挨了打,他做不到什么都沒發生過,顧北必須給高原道歉

    白胤寧腿腳不好,能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并且讓人信服,他的洞察力極強,知道周夫人肯定有所懷疑他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

    于是解釋道,“我和宗總是朋友,只是因為我做錯了一些事情,所以他對我有意見,這次我主動把他想要的人送給他,就是想示好,希望我們能化干戈為玉帛,只是不成想,顧北會抓我,問你要人,把事情弄成這個樣子。”

    不管真假,他只要把事情解釋的合理,讓周夫人相信就行。

    他不是有意欺騙,總不能明著說自己對林辛言的心思吧而且以后他會努力忘記,好好的對周純純。

    周夫人了然,“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我去問他們要人時候,態度那么冷淡。”

    白胤寧沒吭聲,這會兒司機將車子開到了地方,一處即將竣工的大樓,高原就是被顧北關在這里的。

    他讓周夫人和周純純在車里等,他和司機下車去找高原。

    顧北已經打過招呼,他人已經走了,只留高原一個人在里面。

    他們在一間建設好,卻沒有用水泥泥過的墻,墻上都還是紅色的磚,地上連七八糟的丟棄這各種建筑廢料,高原就被丟在里那些亂七八糟的雜物中。

    高原被打的不輕,不過臉上沒有傷,都在身上,看守他的人走后,把他一個人隨便的丟在地上。

    司機過去解開他身上的繩子,他睜開眼睛看到白胤寧叫了一聲,“白總。”

    白胤寧關心問,“傷的嚴重嗎”

    高原站不起來,靠司機架著才能站起來,身體一動就疼他撐著說,“要不了命。”

    白胤寧說,“我送你去醫院。”

    司機將他架到車里,周夫人說,“到前面的路上把我和純純放下來吧。”

    白胤寧說,“好,我送他去醫院。”

    周夫人就這意思,知道高原要去醫院,她和純純不好也跟著。

    “我和胤寧一起去醫院。”周純純不愿意和周夫人回家,更愿意陪在白胤寧的身邊。

    白胤寧倒是沒拒絕。

    周夫人卻不想女兒在外面跑,“你跟媽媽回家吧。”

    周純純拉住白胤寧的手,搖頭,“媽媽,你自己回去吧,我陪著胤寧。”

    女兒態度堅定周夫人也不好勉強,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

    車子開到人多好打車的地方把周夫人放了下來。

    和周夫人說了再見之后,白胤寧讓司機開去醫院,高原送進醫院之后,醫生檢查一遍說沒有生命危險,都是外傷、

    知道高原沒有生命危險。白胤寧便離開了醫院,花錢請了護工照顧高原。

    他是在b市沒什么勢力,可是不代表他可以咽下自己的人被打的這口氣。

    高原一直跟著他,如同親人,他怎么能就這么不了了之

    你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恰好宗景灝就是顧北的敵人,現在或許他們可以合作。

    他來到萬越集團,卻沒找到宗景灝。

    此刻,宗景灝和沈培川兩人來到一家私人會所,聽說顧北就在這里。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