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4章,走在路上被車撞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4章,走在路上被車撞死

    “確定嗎”穿過泛著昏暗燈光的走廊,宗景灝問了一句。

    明明是白天,會所里卻封閉的如同夜晚,屋里全靠燈光渲染,不過卻非常的安靜。

    中央空調徐徐的吹著冷風,也不會覺得悶熱。

    沈培川說確定,“我派去跟蹤他的人說他來了這里。”

    說著他頓了一下,“真希望他那天走在路上被車撞死,省得出來興風作浪”

    宗景灝目光看過來,這可不像他。

    沈培川笑了一下,“不是一時拿他沒辦法,發幾句牢騷嘛。”

    宗景灝收回視線沒再說話。

    沈培川知道顧北來了這里,但是具體不知道他在哪個包間,“我去問一下。”

    宗景灝嗯了聲,沈培川去了一會兒返回來說道,“在三樓的303,我訂了302的包間,就在他的隔壁。”

    這里之所以叫私人會所,一是這里很隱蔽,二是這里只有和老板很熟的人才招待。

    宗景灝和這里的老板不熟,不過和他關系不錯的唐行長和這里的老板很熟,而且關系也相當好,知道宗景灝過來了,還親自來招待。

    “老唐都打過招呼了,不知道你來,知道我親自給你安排包間。”會所的老板姓羅,大叫都叫他羅三。

    因為他是家里的老三,大叫就給他起了這么個外號,他的本名叫羅鴻德。

    沈培川去打聽顧北,羅三才知道宗景灝來了,便出來親自招待。

    “客氣,可能還有事情要麻煩你。”宗景灝淡笑,應酬時慣有的模樣不熱也不冷,恰到好處的語氣。

    “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羅三笑瞇瞇的,他人看上去還算正派,只是這個外號,像小混混一樣的稱呼。

    進入包間羅三介紹起他這里的特色,他這里有餐食,適合朋友聚會,酒水也有,很正規沒有不三不四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服務。

    因為隱蔽性好,也有朋友帶女朋友過來專門吃飯,他這里的吃食很有特色,都是外面沒有的稀罕物。

    “你們需要點什么,我讓人送來”老三笑著問。

    宗景灝在包間里四周環視了一圈,“聽說顧北在隔壁房間”

    羅三頓了一下笑著說,“是的。”

    “你們這里的隔音好嗎”

    “那肯定了,相當好,比ktv的隔音效果還好呢。”羅三信誓旦旦的道。

    沈培川看了他一眼,“如果我們想讓隔壁聽到我們談話呢”

    羅三,“”

    這是何道理

    還有想讓人聽到自己說話的

    “你在開玩笑嗎”羅三不確定沈培川這話是真是假,還是在故意試探。

    “我像開玩笑嗎”沈培川正經臉看著羅三。

    羅三一時拿不定注意,轉頭去看宗景灝,“這”

    宗景灝截斷他問,“很為難嗎”

    羅三連忙搖頭,宗景灝的話讓他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是真的。

    其實要是他們想偷聽顧北和朋友說話,他還沒那么驚訝,讓人偷聽自己說話,倒是稀奇。

    他這里接待的都是熟人,根本不會搞夜總會那些花花腸子,說是包間,大多都有玄機,用來窺探客人在包間里做了些什么事情。

    可他這里真沒有那一套。

    他左思右想,詢問道,“只要讓顧北聽到你們說話,用什么方法都沒關系吧”

    宗景灝嗯了一聲。

    “那行,這事情交給我。”羅三有了注意。

    沈培川問,“你想怎么做”

    “你們不就是想讓顧北聽見你們說話嘛,這又不難,我就說聽到你們在這里說話”

    “嗯這樣行嗎”沈培川笑問,“是不是要添油加醋才能把人騙來,比如說,你聽見我們在說他的壞話”

    羅三就這想法,被看穿了也不尷尬也笑,“不然有什么法子”

    沈培川其實不是說不行,本來他們和顧北就水火不相容,只是問一下而已。

    “那就有勞了。”沈培川說。

    羅三指指門口,“我現在就去”

    沈培川看向宗景灝詢問,“現在嗎”

    宗景灝可不想浪費大把的時間在這里,說就現在,羅三讓人送了酒水果盤,他到旁邊的包間去哄騙顧北去了。

    他們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宗景灝說了一句題外話,“你看到新聞沒有”

    沈培川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又反應過來,問道,“是你和嫂子在商場的新聞嗎”

    “嗯。”宗景灝將酒杯斟滿酒。

    “你想辦個婚禮,公開嫂子的身份”沈培川算是了解宗景灝的,他這話問的肯定就是這個意思。

    他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我覺得有必要,除了和你關系比較近的人,外界對于你的私生活都不大了解,這次的事情,也引起了不少關注,對嫂子的身份有諸多的猜疑,也有好些難聽的話,嫂子可能不會在意,但是兩個孩子慢慢大了,被他們看到不太好。”

    宗景灝笑了一下,卻沒說話而是把一杯酒放在他的跟前,他一下就嗅到了這事,貌似有頭緒。

    “這意思是,我們快喝上你的喜酒了”沈培川端起那杯酒。

    宗景灝和他碰杯,算是承認了,“嗯,你怎么想的”

    沈培川剛想喝酒,被他這句話問的云里霧里,“什么怎么樣的”

    “準備一直一個人過”他現在事業有成,成天為了他的事情忙來忙去,終身大事倒是一點不著急。

    “不是沒遇到合適的嘛。”沈培川也很無奈,“要不我去相親吧,現在不是有好多相親的網站嗎我去注冊個賬號,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宗景灝抬眸無語的看著他,那地方靠譜嗎

    “你還是等等吧。”網上相親,他真的不看好。

    再遇到騙財騙色的,到時候沈培川就虧大了。

    沈培川也沒接這個話茬,問道,“看好日子了嗎準備在什么地方辦”

    宗景灝本想找個林辛言喜歡的地方,但是想想她身在的身子,還有兩個孩子,還是在國內好了。

    “五月十八。”這個日子是宗啟封去找人算過的,說是適合結婚。

    “那不是快了”沈培川說,現在都五月了。

    這時包間的門縫有黑影,兩人說話歸說話都注意著門口呢,明明都察覺有人,但是都裝作不知道的模樣。

    因為他們知道,在門口偷聽的回是誰。

    沈培川先開起的話題,而且故意大聲說,“真沒想到這老四知道顧北的事情還真不少。”

    “都審問出了些什么”宗景灝仰靠在沙發里慵懶的問。

    趴在門縫偷聽的顧北豎起了耳朵。

    沈培川正了正神色,模樣很神秘但是聲音一點都沒收,生怕門外的人聽不見,“他說顧北的夜總會里出過命案,死過小姐,當時差點鬧開,不過被他老子壓下去了,他還交代了那個小姐的老家在什么地方,我已經派人去了,到時候這些都是人證。”

    說完他笑了一聲,不可思議道,“這老四怎么說也是顧北身邊的紅人,怎么會那么沒骨氣揍了一頓,就什么都招了,這次老四回去給我們做臥底,不知道能不能查到更多顧北犯法的事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