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6章,夫妻兵戎相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6章,夫妻兵戎相見

    站在柜臺前的男孩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看到站在玻璃柜對面的小女孩,宗言曦從玻璃柜前站起來,男孩看清楚了她的臉,像是一瞬間便想起來在哪里見過她。

    媽媽帶著他過來找爸爸,車子在服務停留的時候,他在服務區的超市見到過她。

    “還記得我嗎”宗言曦笑著問,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記得那么清楚他的模樣。

    今天她穿著紅顏色縫制白色娃娃領的連衣裙,簡單的扎著馬尾,臉蛋白皙如瓷,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笑起來時彎彎的像月牙兒,好看極了。

    男孩并未說話,但是心里卻記住了她的樣子。

    “小蕊。”林辛言走過來。

    男孩看過來,注意到跟在她身后正在和于媽低頭挑楊梅的女人,黑色的眸子閃動了一下,很快他又斂了下去。

    跟著爸爸走開。

    宗言曦站在原處,眨了眨眼睛,盯著走開的男孩,心里覺得奇怪他為什么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

    她在跟他打招呼呢,為什么不回答她

    “又吃甜的。”林辛言看著女兒手里端的甜甜圈,皺著眉,“吃太多甜的對牙齒不好。”

    宗言曦撅撅嘴巴,“我就喜歡吃這個嘛,我們又不天天來超市,我多買點回去,放在冰箱里慢慢吃。”

    林辛言特別無奈的看著女兒,這孩子嘴巴是越來越會說話了,嘴巴巧的很。

    “媽咪,買吧。”宗言曦拽著林辛言的衣袖,撒嬌,“好不好嘛。”

    林辛言拿女兒沒有辦法,“那一天只可以吃一個,不可以多吃。”

    “兩個。”宗言曦和她討價還價。

    “那不買了。”

    林辛言故作轉身就要走,宗言曦拉住了她,不情愿的嗯了一聲,“好吧,就吃一個,那我去讓糕點師傅包起來。”

    說完就小跑過去,生怕林辛言反悔。

    林辛言無奈的笑著。

    宗言晨過來拉住她的手,“媽媽,有沒有覺得妹妹變了”

    林辛言低頭看兒子,贊同的點頭,“是變了,不過你想感慨什么”

    宗言晨說,“不是感慨,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你女兒以前是很黏人,那是因為她剛有爸爸,缺少愛,現在知道爸爸是她的了,不會跑掉,擁有了很多的愛之后,所以就不那么粘了。”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評價自己的這一對兒女,以前女兒可愛,現在也變得和兒子一樣了。

    不過好像兒子說的有道理。

    她明顯感覺到了女兒的變化,活波開朗,也喜歡說話。

    不過女孩子還是要文靜一些好,但是也在還小,等長大了或許就好了。

    “你有想要的嗎”林辛言問兒子,雖說這孩子心智成熟,可畢竟是孩子女兒都買了,不能不給兒子買,她生怕讓孩子感覺到不公平的對待。

    “我想要的,這一層都沒有。”宗言晨說。

    “那我們去三樓”林辛言明知故問,知道兒子不想買吃的,就是想要買玩具,三樓就有賣玩具的。

    宗言晨知道林辛言在逗他呢,嘿嘿的笑了一聲,“討厭。”

    買完東西他們又上了三樓。

    宗言晨買了一套國際象棋,上次在白城輸過之后,即使被宗啟封開導過,也好久一段時間不愿意碰,現在想明白了。

    不怕難事,就是怕退縮,他能面對克服才是真正的成長。

    “等爸爸有空,我們兩個下。”宗言晨興致勃勃的說。

    林辛言摸摸兒子的腦袋,問他還要不要別的,他搖頭,他們去了下樓起結賬。

    今天超市的人特別多,結賬臺排了長長的隊伍。

    于媽說,“你們找個地方喝點東西,我在這里結賬。”

    宗言曦也不愿意在這里干等著,拉著林辛言的手說,“媽咪,我們去那里。”

    她指著超市內的甜品店。

    林辛言知道女兒的心思,她也有些餓了便帶著兩個孩子去店里。

    于媽推著購物車,讓新來的傭人跟著林辛言他們,一個孕婦帶著兩個孩子,她不放心。

    甜品店里有果汁牛奶還有咖啡各種喝的,宗言曦要了自己喜歡吃的,還體貼的給司機和新來的傭人點了果汁。

    從上午就出來現在已經臨近中午,林辛言點了些甜品,讓他們坐下來也吃一點,司機倒是習慣了林辛言的平易近人,沒說什么就坐了下來,新來的傭人有些局促,推辭說,“我不餓。”

    林辛言笑說,“大家都住在一起,你替我照顧孩子,也不是外人不用見外,坐下吧。”

    新來的傭人見不好再拒絕,只好坐了下來,才剛來沒幾天,她看得出來這一家人很善良。

    雖然是很有錢的人家,可是女主人為人和善,還有這個小女孩,她一見面就記起了在哪里見過。

    可能是匆匆一面,她并未記起自己,而且自己和那個時候也有些差別。

    那個時候自己比現在黑些,小孩子小記不得也正常。

    她看著宗言曦,怎么看都覺得可愛。

    她在心里想,怎么會長的那么漂亮呢

    很快林辛言點的甜點都端上來。

    “王阿姨,你嘗嘗這個。”宗言曦給她舀一勺子奶味布丁放在她跟前的甜點盤子里。

    新來的傭人三十多,雖然比林辛言大些,但是完全和于媽不是一個輩分的,所以林辛言讓孩子用阿姨來稱呼。

    她自己用大姐稱呼,她是以誠相待,畢竟人家照顧的都是她最親的人,所以也是用最真誠的心去對待她的。

    店里很安靜,沙發很柔軟坐著也舒服,很適合逛街累了歇歇。

    兩個孩子吃的慢,司機和王阿姨吃的快,他們去外面幫于媽,他們把東西放進車里,讓于媽進來休息一下喝點東西。

    吃完之后他們一行人離開超市回家。

    因為吃了甜點,快中午了也沒感覺餓,林辛言讓于媽晚點做中午飯,她上樓去休息,走了半天想要躺一會兒。

    于媽和王阿姨將買回來的水果歸置到冰箱內,拿出一些洗干凈給兩個孩子吃。

    “太太保養的真好,看著真的好年輕,人也很善良。”王阿姨說。

    于媽笑,“她本來就年輕。”

    結婚時才十八,能不年輕嘛。

    王阿姨覺得林辛言怎么也得三十了,畢竟孩子都那么大了,二十多歲結婚生子,也該三十了。

    看著像是大學生一樣。

    叮咚,這時門鈴響了,王阿姨說,“我去開門。”

    東西也收拾好了,于媽垂了垂腿想要進屋休息一下,便說道,“行,那你去。”

    王阿姨走到門口打開門,門口站著個送快遞的。

    快遞小哥問道,“請問這里有叫王欣樺的女士嗎”

    王阿姨看著快遞小哥,說,“我就是,你是”

    “這里有個你的快遞,請簽收一下。”快遞小哥遞個小紙盒子過來。

    收件人上面確實寫著她的名字。

    “誰寄給我的”她問。

    “我只負責送,至于什么人我不太清楚,還請你簽一下字。”快遞小哥將確認簽收單子給她。

    她拿過來簽了字之后,將小紙盒拿了過來。

    客廳里沒有人,大家都在房間里休息,她坐在沙發上打開盒子,盒子里面是一個文具盒,里面放的全是錢,有十塊的一百的還有五十的,放了滿滿一文具盒。

    下面還有一張卡片。

    她打開,上面是兒子的筆記,寫著,媽媽我想你了,選擇爸爸是因為我怕你承擔不起我,所以我跟了爸爸,這樣你就輕松了,媽媽,等我長大,賺很多很多的錢,把你接過來和我一起生活。

    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了出來,她和丈夫都是來自農村,為了生活丈夫在外面闖事業,她在家照顧老小,去年公婆去世,她才帶著兒子來和丈夫團圓,誰知,丈夫在外面找了年輕的相好。

    事業有成的丈夫,已經看不上不會打扮,不年輕的她。

    為了爭奪兒子的撫養權,夫妻兵戎相見進了法庭打官司,丈夫有經濟實力,她首先在經濟這一塊就輸了,可是為了兒子能留在自己的身邊,她還是要和丈夫掙。

    法院酌情處理,同情這位母親,便爭取孩子的意見,問他愿意跟誰一起生活。

    她兒子,說,“跟爸爸。”

    當時她心如死灰。

    沒想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