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7章,讓他喝一杯你的喜酒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7章,讓他喝一杯你的喜酒

    林辛言口渴下來倒水,看見她坐在哪里哭,以為她是來這里生活的不習慣,走下來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她,“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嗎”

    王阿姨連忙將東西都收拾起來,說,“沒事。”

    明顯她的樣子不像沒事,林辛言將紙巾又往前遞了遞,“擦擦吧。”

    王阿姨站著接過遞來的紙巾將眼淚擦干凈。

    林辛言倒了兩杯水,一杯給遞給她,“能和我說說是因為什么要哭嗎如果在這里有什么不習慣的,都可以和我說。”

    “沒有,我在這里過的很好。”她低著頭,“我只是想我兒子了。”

    林辛言看到她手里拿著文具盒,心里了然,明白了一個母親思念孩子的心情,之前她說過,和丈夫離婚有一個兒子跟著丈夫,即便是這樣,她身為母親應該是有探視權的,“想了可以去看看,如果你前夫不允許你探視,我可以幫你找律師。”

    她也是一個母親所以了解王阿姨現在的心情,同情的同時也想要給她一些幫助。

    “不用,不用。”她有探視權,雖然一個月只有一次機會不是很多,但是她并不想給別人舔麻煩。

    “已經過了中午,餓了嗎”王阿姨收拾好心情問。

    林辛言喝完杯子里的水,將水杯放下說,“現在做也行。”

    等做好了也就該餓了。

    平時吃的都是于媽準備,她說,“今天中午我來做午飯吧,讓于媽休息一下。”

    她來這里以后沒有什么不習慣的,大家都很好相處,于媽對她也很照顧。

    林辛言說好。

    她睡不著了,準備去秦雅到房間和她聊天,進去之前又和王阿姨又說了一遍,“有什么需要的和我說。”

    她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想要給她幫助。

    王阿姨說,“好,謝謝您。”

    林辛言笑笑說不用謝,轉身去了秦雅的房間。

    另一邊從會所出來的兩個人上車離開,沈培川開的車子,駕車到萬越集團門口停下。

    沈培川眼尖看到了門口停著的車子,說了一句,“這不是白胤寧的車子嗎”

    宗景灝抬眼看過去,的確是白胤寧的車子停在大廈外的車位上。

    “他來干什么”沈培川單手搭在車窗,饒有興致模樣。

    畢竟白胤寧比誰都明白,這里有多不歡迎他,還主動來找不痛快,不是很稀奇嗎

    本來宗景灝想進去的,知道白胤寧在這里以后,給關勁打電話讓他把車子開出來。

    沈培川看著宗景灝笑說,“別那么小氣,人家都來了,順便給人家發個結婚請柬讓他喝一杯你的喜酒,也斷了念想”

    宗景灝沒理會他。

    關勁將車子停在沈培川的車后面,下來把車鑰匙遞給宗景灝,“有位白總來找您,等兩個小時了。”

    宗景灝接過鑰匙說,“就說我不在。”

    說完他拿著車鑰匙上車,啟動車子離開。

    “你老板是不是特別小氣”沈培川看了一眼揚長而去的車子,笑著問關勁。

    關勁投來一個你比我清楚的眼神,“這個你問我沒搞錯”

    他本來想說你們就差一床睡了,宗景灝的脾性你不比我了解的清楚

    但是沒說出口,擺了一下手,“我走了。”他可是忙的很。

    沈培川也沒把時間浪費在這里,開車子回所里,路上收到屬下發過來的視頻。

    他一直派人跟著顧北,今天還特別交代過,顧北的一舉一動都要記錄下來。

    屬下發來的正是顧北沉海老四的視屏,拍的很清楚,他很滿意,發信息讓屬下回來不用監視了。

    用以前的案子想要扳倒顧北不大可能,而且以前的案子過去太久證據不好找,所以只能用近期的,來扳倒顧北。

    這個視屏足以證明他指使殺人。

    只是他老子很有權利,就算爆出來也會被壓下去,現在就只能等待時機,繼續深挖他這些年做的壞事。

    一旦有合適的契機,便是他們出手的時候。

    沈培川回到所里屁股還沒坐熱,宋局身邊的小王就過來叫他,說是宋局要見他。

    他放下手里的事兒,立刻去了宋局辦公室,到了辦公室門口他抬手敲了敲門。

    很快里面傳來聲音說進來,沈培川推開門進去,看見宋局正在接電話,他擺手讓沈培川別出聲先坐一下。

    沈培川會意在前面的會客區的沙發里坐下。

    等了一會兒宋局結束了通話,放下電話走過來問道,“中午有空嗎”

    沈培川點頭,“有,怎么讓我請你吃飯”

    宋局大手一揮,豪邁道,“我請你。”

    “那感情好。”有人請吃飯肯定高興了。

    宋局脫了帽子,活動筋骨,“你小女朋友呢帶著一起,今天去我家。”

    沈培川覺得自己高興的有點早,女朋友,他哪來的女朋友

    “那個,我自己去唄。”沈培川笑著說。

    宋局直接下了命令,“不行,必須兩個人,我先走,你帶著你的小女朋友隨后到,你也不是第一次去,地址你知道,別遲到。”

    說完沒有給沈培川拒絕找理由的時間,拿著帽子就走了。

    沈培川,“”

    這真是給他出難題

    他抓了抓腦袋覺得腦仁疼,宋局對他不但有提拔之恩,一直以來也對他照顧有加,他不能駁宋局的面子。

    左思右想,只能去找桑榆幫自己一個忙。

    他看了一眼時間,還來得及,這次他沒有直接去找桑榆,而是找了一個女下屬,讓她替自己去找。

    上一次的事情讓他都心有余悸了,不是宋局,今天是誰讓他去找桑榆,他都不會找的。

    經過上次的事情,所里的同事都認定了桑榆就是他女朋友,畢竟都當眾接吻了,不是男女朋友關系是什么

    況且所里的人對沈培川的為人badajg又很清楚,他不是那種亂搞男女關系的人,肯定是女友才會那樣。

    經歷了上次的事情,桑榆也不敢隨便找沈培川了,怕給他帶來麻煩。

    對于沈培川她是有好感的,沈培川為人正直,成熟又穩重的男人總是有種獨特的魅力,對于她這樣家庭的女孩子,會很有安全感。

    他忽然讓人來找自己,桑榆毫不猶豫的就跟著出來了。

    女下屬把桑榆帶到所里,去沈培川辦公室的時候,她才想起來問,“他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女下屬看她,笑著說,“這個我也不知道,等下進去,你自己問吧。”

    很快她將桑榆帶到沈培川的辦公室門口,把人發留下來說,“人就在里面,你自己進去吧,我先走了。”

    說完女下屬轉身離開,留下桑榆在這兒。

    桑榆站在門口,猶豫了片刻才抬手敲門,很快門就從里面打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