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1章,命里無時莫強求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1章,命里無時莫強求

    沈培川說沒有。

    “好了,大家吃飯,這件事就翻篇了。”宋局心里知道女兒可能是被妻子說動了,有些后悔了,但是后悔也沒有用,錯過就是錯過了。

    俗話說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緣分這東西強求不來,雖然以前他是那么想讓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兒結婚。

    今天也好了斷妻子的心思,至于女兒,就只能在重新找一個。

    他喜歡沈培川,以前很想讓他成為自己的女婿,只是未能如愿,如今女兒是離婚的身份,他也就不想了。

    女兒能找個老實人就行了。

    “吃菜,別客氣,來這里就當是家一樣。”宋局招呼桑榆,“怎么今天拘束了上次你可是伶牙俐齒的很呢,今天是怎么了”

    宋局對桑榆還是很有好感的,覺得她好玩,還有股子倔強的勁兒。

    桑榆笑笑,“那個時候是太著急了,怕您處罰他。”

    宋局也笑,“是你先追求的培川吧”

    沈培川的為人他最清楚,上次有那樣的新聞,他一直都相信絕對不是沈培川先主動的。

    “不是,我是先追求的她。”沈培川忙著接過來了話,他一個大男人,怎么能說是女人先追求的他呢

    況且還是她幫自己的忙。

    不好給人家一個小女孩招來不好的印象。

    宋局開懷的笑,“你榆木腦袋開竅了”

    他認識的沈培川可是個淳厚老實的人。

    還會追求女孩子了看來是真喜歡這個女孩子。

    他看向桑榆,年輕的人臉上獨有的朝氣,長的也漂亮,看著也很有性格,像是88883388很獨立的人。

    “培川啊,這里沒有親人,你要多照顧他。”宋局歲桑榆說。

    apnb0766sp桑榆淡笑著,說,“我會的。”

    說話時她還看了一眼沈培川。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想要成為能夠照顧沈培川的人。

    “培川你看我爸對你多好,好像你是他兒子一樣,我像是被收養的。”宋雅馨半開玩笑的道,“我爸沒兒子,要不你給他做兒子吧,他在事業上也能幫助你。”

    宋雅馨這話怎么聽都不順耳。

    宋局直接沉下了臉,“你能吃就吃,不能吃就走,別在這里陰陽怪氣的,你離婚了,人家就得讓著你,遷就你”

    “好了,你看你,馨馨不也沒說什么嗎你動什么氣”宋夫人過來給丈夫順氣,“她離婚了心里不痛快,心里不舒服,說話自然考慮的不周到,你就別生孩子的氣了。”

    宋局沉著臉不說話。

    沈培川覺得今天的氣氛不大適合吃飯,拉著桑榆站了起來,“我想到我還有事情呢,今天我就先走了。”

    宋局嗯了一聲,“今天照顧不周,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往心里去。”

    “我會的,還是很感謝您對我的提拔之恩。”沈培川朝著宋局鞠了一躬,不管宋雅馨說什么,宋局對他的好與照顧,他是一直記在心里的。

    也不會因為今天的事情,就改變。

    “那是你有能力,如果你沒本事,我也看不上,不存在提拔,都是你的付出換來的,改天,你請我。”

    宋局和周淮厚很像都是正直之人,對工作絕對不會徇私枉法。

    如果沈培川沒有能力,他絕對不會提拔他的。

    他欣賞沈培川。

    沈培川說好,“下次去我家,我下廚招待您。”

    宋局笑,“你還會做飯嗎”

    “我一個人生活那么久,還能喂不飽自己,只要您不挑剔,絕對讓您吃飽。”沈培川笑說。

    “那我不送你了。”宋局擺手。

    沈培川說哪能讓您送,和宋夫人打了一聲招呼帶著桑榆離開。

    等到沈培川一走,宋局就徹底冷臉了,生女兒的氣,“說,你想干什么”

    宋雅馨抓了一把頭發,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心里不爽。

    “當初是你自己不愿意,依我對培川的了解,他一定會對你很好,對我們也會很照顧,可你死活不聽,現在吃虧了。知道后悔了”宋局氣呼呼的,“你讓我多丟人你的臉不要了,你爹的臉,你也要丟干凈是不是培川他在心里得怎么想我們”

    他再次聲明,“培川他有今天,都是他努力得來的,不是我故意抬舉他。”

    當時選副局的時候,是他推薦的不假,但是沈培川的能力擺著呢,今天被女兒這么一說,好像是他對沈培川有別的心思一樣。

    讓他心里很不舒服,本來就是很單純的欣賞,肯定他的工作能力。

    “好了,她不是離婚”

    “離婚就是借口了”宋局打斷妻子的話,知道她又要說女兒離婚心情不好,可是心情不好,也不能含沙射影的說話傷害別人,“沒有這個道理。”

    宋夫人閉口,也不敢再開口了,丈夫還是很有眼光的,當初看上沈培川,人老實也上進。

    是自己的女兒沒把握機會,怪不得別人。

    “培川什么時候有女朋友的,怎么沒聽你說過”宋夫人問。

    宋局心情被弄的很糟糕,拍下筷子站了起來,“我還得向你報告不成”

    說完離開了餐廳。

    宋夫人看不明白女兒,“你不是不喜歡沈培川嗎怎么說話夾槍帶棍的,把事情弄得這么糟糕,看你爸氣成什么樣了”

    宋雅馨說,“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她的潛意識里,覺得沈培川有今天都是她爸爸的功勞,他就要感恩,也覺得自己一直有機會,所以看到他帶著女朋友來,心里像是壓了一塊石頭,悶的難受。

    “看他帶女朋友來,難受了”宋夫人試著問,她也不確定女兒對沈培川到底有沒有意思。

    如果有,以前就不會拒絕,如果沒有,今天說話又帶刺。

    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沒有。”宋雅馨否認。

    宋夫人也不舍得說女兒什么,說重了又心疼,畢竟剛離婚不久,不說吧,今天說話確實過分了。

    “進去和你爸道個歉,讓他別生氣了。”宋夫人交代女兒。

    “我是說真的,我爸怎么那么喜歡沈培川不會是我爸的私生子吧”宋雅馨開玩笑道。

    “胡說八道什么呢”宋夫人呵斥女兒,“讓你爸聽見了,還得了。”

    宋夫人對自己的丈夫為人還是很清楚的。

    他不是那種會亂來的人。

    “我開個玩笑嘛,他的確對沈培川比對我這個女兒還好。”畢竟今天他一點面子沒給自己留。

    “他當然疼你,你離婚的時候,他一夜沒睡,對沈培川是欣賞,好了,去叫你爸來吃飯。”宋夫人給女兒使眼色,讓她去哄哄丈夫。

    宋雅馨站了起來,去房間。

    沈培川帶著桑榆出來以后,直接上車離開。

    他很沉默的開著車子。

    桑榆好奇他和宋雅馨的關系問道,“你們很熟嗎”

    畢竟他們看起來是很熟悉的樣子。

    沈培川說,“算吧。”

    “那她是不是喜歡你才”

    桑榆的話還沒說完,他就看了過來,說道,“她不喜歡我,我們算是相過親,她看不上我。”

    今天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宋雅馨是什么意思。

    “是嗎”桑榆不大相信,感覺宋雅馨是喜歡他的。

    沈培川笑,“怎么感覺你不相信的樣子”

    桑榆笑著說沒有,“你現在去哪里”

    “送你去學校。”沈培川目不斜視。

    桑榆歪頭,“你都不請我吃飯嗎怎么說我也幫了你忙,冒充你女朋友,陪了你一個中午,我中午可是沒吃飯呢。”

    沈培川都忘記,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說道,“你想吃什么我請你。”

    “你選地方吧,又不是我請你。”桑榆笑著說。

    “那行,地方我選。”沈培川自己是很少出入那些消費較高的場所,除非是和蘇湛或者宗景灝一起的時候,才會進入那樣的地方,他是工薪階級,自然不能和他們兩個比。

    不過看在桑榆幫了自己忙的份上,挑了一家很好餐廳,想讓桑榆吃好一點。

    車子停好沈培川帶著她走進餐廳,“想吃什么今管點,我請客。”

    “那我不客氣了”桑榆笑著說。

    “我也難得奢侈一次。”他自己一個人可是很少來這樣的餐廳消費。

    桑榆也是第一次來這樣的餐廳吃飯,出入過高檔的地方,都是作為服務員服務別人的,第一次是消費者。

    他們在服務員的引到下,在一個空的位置上坐下來,服務員遞來菜單。

    沈培川讓服務員吧菜單給桑榆,“讓她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