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3章,想成為能夠幫助他的女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3章,想成為能夠幫助他的女人

    她心里明白,如果這個社會沒有法律的約束會亂套的。

    可是想到媽媽的遭遇,又很心痛。

    沈培川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這種事情外人很難感同身受,但是他見過不少黑暗的事情。

    像桑榆父母的事情,現實中有很多地方都存在,每個人都是個體,想法和做法都是獨立的,所以每個人都不一樣,做出的事情,也是匪夷所思的。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對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多一點照顧吧。

    現在他才知道她母親真正進去的原因,那個時候看案底,上面只說是殺人罪入獄,并未了解為什么殺人,現在知道了,原來是壓迫的久了,才做出的激烈反抗行為,導致的殺人,的確讓人同情,可是殺人就殺人,任何動機都不行。

    如果個人可以隨便懲罰壞人,這個社會還不亂了

    桑榆也不知道自己剛剛怎么了,竟然說了自己的事情,“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吧。”

    沈培川說,“沒有,不用在意,知道國外為什么有些國家很亂嗎”

    桑榆說知道,“因為法律不完整,聽說有些國家個人還可以持槍,在那樣的國家生活,真的連睡覺都不會安穩。”

    “所以法律是必然的,一套完善的法律不但能保護人身安全,也能保證社會持續,雖然你母親的事情很讓人同情,但是犯錯就是犯錯了,就是要受到相關的懲罰,不管是誰,都一樣。”沈培川說。

    “我知道的,只是一時的感慨。”她低眼眸,心里什么都清楚,只怪那個時候的自己不成熟,不知道找相關部門反應,現在對婦女的法律還是出臺了很多,家庭暴力這塊已經有很好的解決方案。

    沈培川問,“我們去哪里”

    他都不知道往哪里開。

    “這一片我不熟,你往城西開吧。”桑榆笑著說,“都把吃飯的事情忘記了,你該餓了吧”

    沈培川說還好。

    說完這句兩人沒再說話了,車廂里很快就安靜下來。

    這里離城西也不遠,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就到了,桑榆經常在這一片兼職,對這里很熟。

    “前面的路口往右拐。”

    沈培川按照她的指示在前面的路口往右拐。

    “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桑榆說。

    沈培川轉頭看她一眼,“是什么好吃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現在告訴你,就沒期待感了。”桑榆俏皮的給他打了個啞謎。

    沈培川笑笑沒再問,雖然她的童年不好,但是人還是很樂觀的,人也很堅強,雖然一個人在這座城市生活,但是看得出她很努力,沒有消極的狀態,這點很難得。

    “車子在前面那塊紅色的牌子前停下。”桑榆說。

    沈培川將車子開到前面,在那個紅色的牌子下面停下來,桑榆推開車門下來。

    她站在這邊等著沈培川走過來,說道,“我以前在這家店打過工,和這家的老板熟,而且他們家的特色烤鴨超級好吃。”

    這家店雖然位置不是很好但zhitd是地方很大,裝修的很獨特,也干凈。

    “我們來的有點晚,要是中午的話人很多的,我們進去吧。”桑榆笑著說。

    沈培川點頭,進入店里因為已經過了上午吃飯的高峰期,有很多空位置,桑榆挑了一個靠著落地窗的位置oveonsen。

    “呦,是桑榆啊。”服務員過來,看到是她打招呼道。

    桑榆笑笑說,“是啊,不是說員工在這里吃飯有打折嘛,等下別忘了給我打折。”

    “好的。”服務員的目光投向沈培川,aii的朝桑榆拋笑眼,“這位是你”

    “我叔叔。”桑榆忙打斷了她的話。

    “我還以為你男朋友呢,給,點菜吧。”服務員將菜單遞給他們。

    “我來點吧,我知道這里什么好吃。”桑榆自告奮勇。

    沈培川放下了菜單。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個,就在這些。”桑榆將菜單遞給她。

    “好的,我會很快為你們上餐的。”服務員笑著和桑榆說。

    服務員走后,桑榆去倒了水過來,放在沈培川跟前,“你先喝點水。”

    沈培川端起喝了一口,過了一會兒服務端菜上來,桑榆就點了四個,服務員上了五個,“這道是老板知道你帶客人來,特意多送的一道菜。”

    將菜都擺放好服務員收起托盤,“你們慢慢用。”說完走開。

    這里的特色就是脆皮烤鴨,皮烤的酥脆,肉質嫩滑多汁,她拿了一塊包鴨肉的面皮,問,“你喜歡甜點的,還是辣點的”

    沈培川說,“辣點吧,甜的應該都是女孩子比較喜歡吧。”

    “誰說的,現在的女孩子都是很能吃辣的。”桑榆沾了辣醬,包了一個遞到沈培川的嘴邊,“你嘗嘗。”

    沈培川低眸看著他遞到嘴邊的鴨肉,顯得太過親近,覺得不太好,“你吃吧,我自己包。”

    “干嘛,是嫌棄我的手臟嗎給你倒水的時候,洗過了的。”桑榆不妥協,笑著說,“吃吧。”

    沈培川只好張嘴,桑榆往他嘴里送時,手指不小心沾在他的嘴唇,很柔軟的觸感,她忙收回,將手放在了桌子下面。

    她滿懷期待的看著他,問道,“怎么樣,好吃嗎”

    沈培川點頭,剛剛短暫的觸碰他也有感覺,只是裝的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味道不錯,不油膩。”

    確實好吃,一般的烤鴨皮會有很多油脂,而這個烤的酥脆,里面的肉質又不老,沾上辣辣的醬汁,每嚼一下都有不同的體驗,肉和面皮的融合,不會有只吃肉的膩,酥脆的皮又很香。

    “嘗嘗甜醬,也很好吃。”桑榆將甜醬放在他前面,沈培川像她那樣,先拿起一塊面皮,夾一片片好的鴨肉,沾了甜醬,放在面皮里包住,然后一口放進嘴里,不一樣的沾醬,不一樣的味道,都很好吃。

    “你還挺會吃的。”沈培川評價道。

    appuedy“我只是在這里打工才知道的,我可沒錢專門來消費。”桑榆笑著說,很快她話鋒一轉,“你對自己未來的妻子,有什么要求嗎會不會要求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很好的工作之類的”

    在宋局家的時候,那個女人話里話外沈培川有今天,都是她爸爸的功勞一樣。

    可是她覺得這些都是他自己努力得來的。

    她是很想成為一個能夠幫助他的女人。

    “和我年齡相仿,長相端正就行,至于家庭背景和工作沒有什么要求,合得來就行。”沈培川淡淡的說,他對自己的另一半,并沒有什么憧憬,結婚,也只是因為自己的年齡到了。

    這個要求真不高,但是對桑榆來說又很高了,首先年齡和他就相差很多。

    桑榆給他夾菜,“我想改專業,不如去考警校算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