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4章,抓住你的褲腿苦苦哀求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4章,抓住你的褲腿苦苦哀求

    “嗯,之前的專業不喜歡嗎”沈培川抬頭看著她問。

    桑榆低著頭,筷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夾到盤子里的面皮,“當然喜歡,不然當初也不會選擇這個專業,只是”

    “只是什么后悔了”沈培川并未理解她話里的意思。

    桑榆大方的笑笑,“是現在有了別的想法。”

    “能說來聽聽嗎”

    桑榆將用筷子戳的都是洞的面皮沾了辣醬放在嘴里嚼,慢悠悠地說,“我已經說了,是你沒聽懂。”

    “我沒聽懂”沈培川覺得自己聽的很明白啊,有什么不懂的

    “好了,吃飯,嘗嘗這個。”桑榆給他夾菜,故意岔開話題,知道他不會多想,也怕他會明白自己的心思。

    沈培川也沒去糾結。

    吃完飯兩人離開飯店,桑榆笑著說,“為你省了不少錢吧我們這一餐也才一百多塊。”

    在那家店,點幾道菜就得幾百。

    那樣的店賣的不是飯菜,是情調,因為裝修的高檔。

    沈培川說,“我送你回去。”

    “這里學校近,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桑榆看他,“你應該很忙吧。”

    “送你的時間還是有的。”沈培川按下車鑰匙上的解鎖鍵,說道,“上車吧。”

    桑榆對他笑,“那謝謝你了。”

    沈培川看她一眼,啟動車子說道,“不用謝,本來今天是你幫我的忙。”

    到了這里他知道去學校的路,所以不用桑榆指路,他也kuxiai能找到學校的位置。

    車子在離學校還有一小段路的地方停了下來,“就送你到這里。”

    有了上次的教訓,沈培川挺小心的,不是怕給自己帶來影響,是怕給桑榆帶來麻煩畢竟她是個女孩子。

    傳出不好的事情,對她的傷害更大。

    桑榆解了安全帶下車,“你路上開車慢點。”

    沈培川說知道,“有什么需要可以聯系我。”

    桑榆站在路邊點了一下頭,看著沈培川開車離開。

    等到車子走遠了,她才轉身回學校,卻沒發現停在路邊的車子,將她下車的一幕看在了眼里。

    宋雅馨從她爸爸的嘴里探聽到桑榆是華清大學的學生,恰好她和校長的女兒是很好的朋友,以前經常去他們家做客。

    今天被爸爸教育過之后,覺得都是那個叫桑榆的壞了她的好事,沈培川她很了解,木頭腦袋一個,而且思想老套,怎么會喜歡一個大一的學生肯定是桑榆先gouy的他。

    她開著車子快速的從桑榆身旁駛過,先一步去了學校。

    她回到學校先回宿舍洗了衣服,下午三點才有課,現在回學校太早。

    她洗了衣服,睡了一小會兒午覺下午兩點去學校,到學校以后就被老師叫進了辦公室。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桑榆搖頭,“沒有啊。”

    “沒有怎么會有人翻之前的那件事情,到校長那里說三道四的”

    “怎么了”桑榆蹙眉,那件事不是已經解決了嗎誰又嚼舌根子

    “你寫個檢查吧。”老師也感覺到無奈,但是上面要求的他也沒辦法。

    “只寫檢查嗎”桑榆明顯感覺到,不止是寫檢查這么簡單。

    老師嘆了一口氣,這事她早晚得知道,“寫完要在全校師生面前讀出來,學校黑板報要做反面教材。”

    “憑什么”桑榆攥緊雙手,“事情早就過去了,讓我寫檢查我接受,可是要上黑板報,當著全校師生讀出來,這”

    “我知道你難以接受,但是如果你還想好好的畢業,就聽話做吧。”老師也沒有辦法,是上面下的命令。

    桑榆雙手攥拳一句話也不說。

    “回教室吧,為了學業,忍了吧。”老師安撫道。

    桑榆一直都明白,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很多時候有錢有身份就是能夠只手遮天。

    她心里大概知道,肯定是陸晚晚暗地里搗鬼。

    上一次也是她。

    不過她不會退縮,為了學業能夠順利完成,她做什么都無所謂

    在這所大學畢業她才有出路,才有機會和沈培川相配。

    這點事情她不會被打跨的。

    老師拍拍她的肩膀,“回教室吧,等下就上課了。”

    桑榆低著頭,咬著牙,大步的走出辦公室,像是一條浮著逆水的魚,雖然很艱難但是還在用力的游。

    老師嘆息了一聲,桑榆學習優秀,受人嫉妒也有可能,上面下達的命令,他沒沒辦法改變。

    好在她能忍,總會守得云開見月明。

    別墅。

    宗景灝為了躲白胤寧,從公司回了別墅,本想帶著女兒去寵物店,結果他們上午已經去了,難得清閑半天,就在家里陪林辛言。

    并且和她說了婚禮的事情。

    林辛言半躺在床上,懨懨的沒什么精神,半瞇著眼睛說,“你安排吧。”

    宗景灝將她的腦袋挪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擺弄她耳邊的碎發,“怎么不高興”

    “那你逗我笑笑”她的睫毛扇動,微微睜開眼睛。

    宗景灝,“”

    好像也不是難事,他伸出手要抓她癢癢,林辛言及時制止,“不可以用手,只能用嘴說笑話。”

    宗景灝,“”

    “你欺負我。”他壓低身子,林辛言抵住他的臉,“不許離我這么近,還沒逗我笑呢。”

    “你真會給我出難題。”宗景灝苦思冥想,他也沒講笑話的細胞,想了很久一本正經的說道,“要不我抓著你的褲腿,苦苦哀求,你笑吧”

    噗林辛言笑出來。

    宗景灝很不明白,“這好笑嗎”

    林辛言剛想說是,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響了動起來,他掏出手機,上面顯示著蘇湛的名字,“是蘇湛。”

    林辛言說,“你接吧。”

    他按下接聽鍵,那邊傳來的并不是蘇湛的聲音,而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喂”

    宗景灝皺眉,“你是誰”

    蘇湛身邊怎么會有女人他還想不想挽回秦雅了

    林辛51hao言看出好像有什么不對勁,起身將耳朵貼在了手機上,聽那邊說了什么。

    “我們這里是童遇酒吧,這位男士在我們這里喝醉了,我們看他的手機里有您的號碼就貿然打通,請問您來接一下行嗎”

    宗景灝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他難得有點時間陪培老婆,蘇湛倒是好,真會給他找事情。

    “去吧。”林辛言碰他。

    宗景灝掛了電話,看著她,“你問過秦雅沒有和蘇湛還有沒有可能”

    這很明顯,喝醉肯定是因為秦雅。

    如果不行他就勸勸蘇湛讓他死心,這樣拖著也不是一個事情。

    林辛言坐起身子,并沒有說秦雅的態度,“蘇湛家里應該沒有人能照顧他吧,把他帶回別墅,讓秦雅親口和他說清楚。”

    宗景灝覺得這個好,別人不好干涉,還是當事人自己說清楚比較好。

    “還是媳婦兒聰明。”宗景灝捧著她的臉,親吻她的額頭,“那我先走。”

    林辛言嗯了一聲,等宗景灝離開,她也下了樓,看到王阿姨扶著秦雅從房間里出來。

    秦雅看見林辛言下來,笑著說,“我在屋里悶的慌,想出來透透氣。”

    林辛言想著等會兒宗景灝會把蘇湛帶過來,讓她看到蘇湛的樣子也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