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5章,像拔雞毛一樣,拔光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5章,像拔雞毛一樣,拔光光

    “我陪你。”林辛言走下來,從冰箱里拿出了些水果,洗了切好裝進盤子里端出來放在桌子上,在她旁邊坐下,看了她腳上的傷,已經開始結痂,“快好了。”

    秦雅說,“再不好,我都快要悶死了。”

    “我看你也沒閑著啊。”林辛言給她插了一塊哈密瓜,“最近二叔接的單子多嗎”

    那邊長久關門不是個事情,時間久了客源也就都流失了,本來會展過后熱度就會下降,長時間不營業,時間久了,也就被遺忘了,于是她想了個注意,在不能回c市的時間里,開啟了線上接客,根據客人的要求設計他們需要的樣式,圖畫出來以后,再傳給邵云,他讓那邊的刺繡師傅和車工制作成衣。

    “有三四個。”秦雅邊嚼著水果邊說,“我一個人就行,之前閑的時候,畫了兩張圖,我給了兩個客人,剛好她們喜歡,所以手上還有兩個單子,說真的,這個主意真好,解決暫時不能回店里的缺失,這樣總是能留住客人,還有,整天無所事事的憋在屋里,人都會發霉的,這樣簡直是一舉兩得,打發了時間,又做了事業。”

    說著他轉頭看向林辛言,“你老公中午不是回來了嗎人呢沒陪你,按理說你沒時間陪我才對。”

    林辛言的表情微微的不自然,她借著吃水果的動作,撇開秦雅的目光,淡淡的說道,“接了個電話出去的,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

    她沒直接說怕秦雅心里有準備,如果她對蘇湛還有感情,看到蘇湛的樣子,應該會有心情波動,如果沒有,那么大概就是真的沒有感情了吧。

    秦雅撇了撇嘴,“于媽為了讓你們有時間相處,特意把孩子帶到外面去玩,沒想到你老公那么忙,果然有錢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林辛言往她嘴里塞水果,“吃你的東西。”

    秦雅笑。

    聊了一會兒,秦雅將自己畫的圖讓王阿姨從房間里拿出來給林辛言看,因為客人要求用綠色的布料,又要求上面繡紅色的花,這樣的顏色搭配,如果款式不好看,會顯得很老氣,所以找林辛言商量。

    “這是c市一位五十多歲的夫人定制的,你覺得是套裝合適還是裙子”

    林辛言看了秦雅設計的兩個版本,各有特點,也各有缺點,問了一句,“對方是什么身份”

    “企業老板的太太,視屏的時候看著挺有氣質的一位夫人。”秦雅回答說。

    “套裝吧。”林辛言指著她設計的那張套裝圖,“三件式的,外面套用純白色,綠色和紅色已經很有視覺效果,秀上比較復雜的花色,如果再配花哨的外套,會顯得凌亂。”

    秦雅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還有那個婦人看著挺有品位的,怎么喜歡的東西,那么奇葩,綠低配紅花,俗話說,紅配綠狗都嫌棄,她是怎么想的”

    林辛言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個人喜好,你就別吐槽了,我之前還聽說有喜歡聞指甲油的氣味,像油漆一樣,怎么會有人覺得好聞呢所以呀,人個不同嘛,長得個不一樣,喜好也就不一樣。”

    秦雅想想也是。

    這時房門響了,林辛言起身去開門,秦雅以為是于媽帶著兩個孩子回來,回頭看過去。

    結果林辛言開門,進來的并不是于媽和兩個孩子,而是司機和宗景灝,還架著似乎不省人事的蘇湛。

    她的第一反應是他怎么了

    怎么會需要人架著進來

    林辛言回頭,恰好看到她片刻沒控制,眼神里流露出的擔憂。

    “好像是喝醉了。”林辛言對她說。

    秦雅收回視線,“他喝醉就喝醉唄,又不管我的事情。”

    她坐在沙發里繼續吃東西。

    好像真的都完全不在意。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送客房吧。”

    “我還要喝。”蘇湛已經醉的很厲害,眼睛都睜不開,還想著喝酒。

    林辛言去泡了一杯蜂蜜水過來,“給他喝下去,我看醉的厲害,不行,司機去藥店買點解酒藥回來。”

    “睡一覺就好了。”宗景灝將人給司機,“把人扶屋里去。”

    王阿姨過來幫忙,說,“晚上我煮點解酒湯吧。”

    林辛言點頭,“麻煩你照顧他一下。”

    王阿姨說這是應該的,接過蜂蜜水,幫著司機把人送進房間。

    apnhtyjgbsp“你聞聞我身上是不是有酒氣”宗景灝抬胳膊遞到林辛言的鼻子前。

    林辛言嗯了一聲,確實有,但是味道不重。

    可能因為自己是孕婦,所以嗅覺很敏感。

    “我去洗洗。”宗景灝本來就受不了臟污,更怕媳婦兒聞見酒味。

    林辛言知道他的習慣,雖然沒有特殊的潔癖,但是也受不了身上有氣味,便嗯了一聲。

    在樓下有外人宗景灝沒和她膩歪,轉身就上了樓,洗好澡,林辛言也沒上樓,樓下又有秦雅在,他索性去找于媽陪兩個孩子玩去了。

    于媽帶著兩個孩子在后山的竹林里,地上鋪著野餐時用的墊子,上面還放了些吃的,大白在一旁趴著,宗言晨在看書,關于國際象棋的,另一個在畫畫。

    于媽看見他過來剛想打招呼,宗景灝用手勢制止了,示意讓她回別墅,這里他看著。

    于媽起身輕手輕腳的離開,難得他有時間陪兩個孩子,有爸爸陪著兩個孩子肯定也會高興。

    于媽走后,宗景灝輕步靠近女兒,宗言曦畫畫沒有去學過專業,都是林辛言和秦雅教的,因為她們設計衣服,畫圖也是要功底的,兩個人都專業學過,懂得技巧,便在沒有事的時候教她。

    宗言曦也喜歡,所以學的不錯。

    今天在竹林里,自然是畫了竹子,白色的裙子上沾了顏料都沒察覺,畫的很認真,就連爸爸來都沒發現。

    雖然是夏天,在林子里一點都不熱,刮來的風涼爽爽的。

    宗景灝站在女兒身后,低眸看著女兒的作品雖然還沒完成,已經有大概的輪廓,看樣子還不錯,便沒出聲打擾,就這么靜靜的關注女兒,期待她的成品。

    宗言曦太過專注也沒發現身后有人,忽然問了一句,“哥哥,你說如果爸爸背叛了媽咪,你會怎么辦”

    宗景灝,“”

    這孩子腦子里裝的什么

    宗言晨和于媽一樣,第一時間就看到了他,只是沒出聲而已,看了一眼宗景灝,笑著反問妹妹,“如果是你,你怎么辦“

    宗言曦歪著腦袋想了想,好像在一個電視劇里看到過這樣的劇情,于是回憶了當時的臺詞,說給哥哥聽,“是我,我就把小三身上的毛都扒光,像拔雞毛一樣,拔的光光的,這樣她就沒辦法勾引人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