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6章,不著調的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6章,不著調的話

    宗言晨忍著笑問,“汗毛也拔光嗎”

    “當然,所有的毛都要拔光光,像沒毛的小雞一樣,小雞沒毛很丑的,所以不會有人喜歡。”宗言曦極認真的說。

    宗言晨輕咳了一聲,心里想,毛都被拔光了,首先不是考慮好看還是難看,應該是那只被扒光雞毛的雞,是否還能活

    “這話要是被爸爸聽到了,你說他會不會生氣”宗言晨強忍著笑,哪怕只看背影,也知道此刻宗景灝肯定黑臉了。

    “只要你不告狀,他是不會聽到的。”宗言曦信誓旦旦,好像很了解宗景灝一樣。

    宗言晨用力捂著肚子,才能沒笑出來,“你怎么會這么肯定”

    “他日理萬機哪有時間管我們呢我在想,我們是不是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宗言曦心里想,要是親爸,怎么陪陪他們的時間都沒有

    apnbsfveperorp終于宗言晨忍不住撲哧一聲,大笑出來。

    宗言曦不明所以轉頭問,“你笑什么”

    話還沒說完就看見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俊俏的小臉蛋變了又變,“八爸爸。”

    宗言曦緊張的話都說不清楚了。

    宗景灝扳著臉,問道,“都是哪里學的這些話”

    “你你都聽到了”宗言曦在腦子里想,他是什么時候來的

    怎么她沒發覺呢

    要是發覺了,肯定不會說那些話的。

    “那個,爸爸。”宗言曦抱著他的腿撒嬌,“你什么時候來的我怎么沒聽見”

    “你聽見了,我還能聽到你說那些不著調的話嗎”宗景灝依舊板著臉。

    宗言曦繼續賠笑臉,兩只小手臂抱的更緊了,故意捏著嗓子,奶聲奶氣的說,“爸爸,我真的很愛您,只是怕失去您,才害怕被人搶走。”

    即使生氣,看著女兒漂亮的臉蛋,也生不出來了,但為了讓女兒長記性,還是冷著臉,“說,都是哪里聽到的”

    宗言曦低著頭扣扣手指,撅著小嘴巴說,“都是在電視里看的。”

    “以后不準看那些亂七八糟的電視了。”宗景灝肅著聲說。

    “我會的,我會的,以后再也不看了,爸爸別生氣了。”宗言曦伸著兩只小手臂,“爸爸你很久沒抱過我了抱抱我吧,我都想你了。”

    宗景灝好氣又好笑,“我們不是天天見面嗎”

    “見面也會想你的,爸爸等我以后畫畫,畫的好了,一定要先給爸爸畫一畫像。”宗言曦認認真真的。

    女兒認真的小表情,成功的將宗景灝心里那一點點的不高興給抹除了。

    他彎身抱起女兒,拍拍她的屁股,“少給我灌迷魂湯,以后不準看電視。”

    “動畫片可以嗎”宗言曦小聲問。

    “我說不可以,你就不看了嗎”

    “你不讓我看,我就不看,看也偷偷的看不讓你知道,嘻嘻。”宗言曦俏皮的親親爸爸的臉,“你舍不得揍我對吧”

    宗景灝被女兒給氣笑了,“你越來越不讓人省心了。”

    “爸爸你放我下來,我的畫還沒畫完呢。”今天她的興致很高,誓要將這副畫畫完。

    keihui ap宗景灝捏捏女兒的臉蛋,將她放下來。

    宗言曦跑到畫板前拿起畫筆,繼續自己沒完成的畫,宗言晨放下書本,“爸爸,我們來下國際象棋好嗎”

    宗景灝負手而立,淡淡的瞧著兒子,“我怕你輸了會哭鼻子。”

    宗言晨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之前確實因為輸棋局心里接受不了,而生氣。

    但是現在他想開了,也想明白了。

    現在雖然技術還不夠好,但是以后他會越來越強大的。

    “我不會哭的。”宗言晨堅定的說。

    宗景灝走過來在地上坐下來,“來吧。”

    宗言晨高興的將新買的棋打開,兩人一白色一人執黑色。

    這次宗言晨依舊輸,但,還是有進步的,能夠堅持幾個回合了。

    天色暗下來,宗言曦的畫畫完了,也到了吃晚飯的時間,宗景灝停止了和兒子的棋局,收拾東西帶他們回家。

    家里晚飯已經做好,于媽正要出來叫他們呢,看到他們回來,忙接過宗景灝手里的東西,笑著說,“洗手吃飯吧。”

    今天晚飯是王阿姨和林辛言一起準備的,秦雅一直沒回房間,蘇湛還沒就醒,廚房里給他留了飯,王阿姨還煮了醒酒湯,等他醒了就可以喝。

    宗言曦把自己畫畫拿給林辛言看,問她好嗎。

    女兒的畫確實進步了不少,毫不吝嗇的夸獎,“畫的像真的一樣,越來越厲害了,真棒,去洗手吃飯。”

    被夸獎過之后宗言曦的心情更加好了,放下畫就去洗手,然后自己爬上椅子坐下來,等著吃飯。

    林辛言特意燉了湯,她給兒子和女兒盛了一碗,宗景灝看著兒子和女兒的湯,問,“沒有我的嗎”

    不是他饞,主要是因為聽說這湯是林辛言燉的。

    林辛言本來就正準備給他盛呢,被他一問,不由得翻白眼,盛了一碗放在他跟前,“怎么會忘了你。”

    宗景灝輕笑。

    秦雅的腳好些了,也在餐桌上吃飯,但是顯得有些魂不守舍,林辛言將盛好的湯放在她跟前,“在想什么呢”

    “沒想什么啊。”回神的秦雅就要去舀湯,林辛言連忙制止住她,“燙,涼一下再喝,怎么魂不守舍的”

    “哪有啊。”秦雅否認。

    林辛言看透不說透,笑笑沒說話。

    晚飯吃好餐桌由王阿姨收拾,于媽幫助孩子洗澡,宗景灝早早的就纏著林辛言上樓,什么都不做,就是抱著也好。

    夜里,蘇湛迷迷糊糊的醒來,口干舌燥,爬起來倒水,酒后精神恍惚,喝了一杯水之后,好像清醒了不少,看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很快他想到秦雅也在,目光定格在她的房間,放下茶杯,他不由自主的走了過去,興許是深夜,周圍太過安靜,潛意識里知道秦雅肯定睡著了,自己去看她,她也不會發現,便悄悄的推開了她房間的門。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