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8章,是不是想罵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8章,是不是想罵我

    宗景灝裝聽不見,摟著她繼續睡。

    林辛言蹙眉,“真想把你這無賴的樣子拍下來,給你們公司的職員看。”

    宗景灝往她身上貼了貼,帶著剛睡醒是的沙啞嗓音,“要不要我脫光了衣服,你再拍”

    林辛言,“”

    不要臉這樣的詞已經形容不了他。

    “別鬧了,我真的要起來了。”林辛言正經的說,“我下去看看蘇湛昨天醉了一夜,秦雅也不知道睡沒睡著。”

    之前看秦雅挺堅定的,可是昨天看她的眼神,好像對蘇湛也不是表面那么無情。

    哎,她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怎么才能幫助他們,怎么樣才能對他們都好。

    “嘆什么氣”宗景灝抬頭看她,天才剛剛亮,大清早的嘆氣可不好。

    “我在想秦雅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沒有告訴我,感覺她也不是完全對蘇湛死心了,嘶你干什么”她正說著話呢,宗景灝竟然咬她。

    “能不能不要總是想著別人的事情”宗景灝也沒了困意,伸手摸摸她的肚子,“為了我們的女兒,你少操點心。”

    林辛言掀開衣服看自己的腰,好在沒有留下印子,宗景灝捏她的臉頰,“我有分寸。”

    “我還以為你算了,起來。”她掀開被子下床,宗景灝坐著沒動,“你下語句想說什么是不是想罵我”

    她穿著拖鞋走到柜子前找今天穿的衣服,頭也沒回,說了一句,“嗯,我想說你真幼稚。”

    宗景灝看著她的背影,托著下巴,欣賞著妻子曼妙的身軀,即使懷孕了,身體也很纖瘦,她穿著吊帶睡裙,露著的手臂白細,黑色的長發散在腦后,雖然還沒有疏過也不顯得亂。

    他告訴林辛言這幾天宗啟封會從白城回來,因為要辦婚禮自然得回來,而且他也想孩子了。

    林辛言yjjy126問程毓溫來不來。

    宗景灝說會來。

    “這樣也好,以后就讓他也留這里,他年紀大了身邊也沒個人,以后我們照顧他。”林辛言拿出今服,回頭看他,“真的要辦嗎”

    宗景灝點頭,“地點我都選好了,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由我安排。”

    林辛言只能點頭,“到時候我得叫二叔過來。”

    宗景灝下床,走過來摟住她,“你說請誰,我們就請誰。”

    林辛言推搡他,“我去洗漱。”

    宗景灝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去吧。”

    她去洗漱完,換上了衣服,家里有外人她不好穿著睡衣下去,收拾利索才出來,路過衣帽間,看到宗景灝在整理襯衫的袖口,她走進來,看了他身上的西褲顏色,拿了一條相配的領帶,“我幫你。”

    她掂著點腳伸手翻起他襯衫的衣領將領帶穿進去,然后又折下來給領帶打結撫平,宗景灝低頭看著她認真的表情,說道,“你女兒抱怨我不陪她。”

    林辛言抬頭,問,“怎么時候”

    “昨天。”他伸手摸媳婦兒的肚子,“多希望他快點出生,辦完婚禮,可以帶你去度蜜月。”

    林辛言也低頭,看著自己已經很大的肚子,“蜜月就算了,你有時間多陪陪兩個孩子。”

    孩子都生了兩個了,現在還懷著孕,對于婚禮的憧憬,已經很淡,畢竟已經過著婚后的生活。

    “我明明很年輕,卻覺得自己像個中年人。”她自嘲的輕笑。

    宗景灝很不喜歡這個評價,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好好的胡說八道什么”

    林辛言推開他的手,轉身拿下西裝,“來穿上。”

    他將手伸進袖子,想到女兒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話,說道,“你女兒天天在家都看什么了”

    “還沒開學,回來后學前班也不上了,也很少出去,除了帶大白在周圍轉轉,就在家看電視。”林辛言整理他的西服領口,抬起頭問,“她又說什么了”

    “以后少讓她看電視,沒營養,我看她對畫畫挺有興趣,要不去給她報個學畫畫的興趣班。”每每想起女兒說的那些話,他就腦仁疼。

    林辛言說,“我會看著辦,我下去了。”

    宗景灝嗯了一聲。

    樓下大家都已經起床了,就連想要懶床的宗言曦都被于媽從床上拎起來了。

    林辛言下來的時候正好趕上蘇湛要回去。

    “吃完飯再走吧。”林辛言叫住他。

    蘇湛站在門口,“昨晚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什么麻煩的,就是你要少喝點酒,對身體不好。”林辛言關心的說,酗酒傷身。

    蘇湛低頭,“以后會注意。”

    “進來吃完早飯再走。”林辛言問王阿姨,“早餐好了嗎”

    “都做好了,現在吃嗎”

    “嗯,端上來吧。”她讓蘇湛進來,“我去看秦雅起來沒有。”

    她走過去敲響秦雅房間的門,秦雅已經起床,并且穿戴整齊,還畫了妝,怕被人看出自己的黑眼圈。

    林辛言走過來扶著她,“起這么早,是昨晚沒睡好嗎”

    “我睡的很好,不然也不能起這么早。”秦雅笑著說。

    林辛言沒說話,大早上的也不好問她什么。

    王阿姨將早餐正端上桌,她將秦雅扶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看到蘇湛還沒過來,問道,“你怎么還不進來,不餓嗎”

    “我沒換衣服,身上好像還有酒氣。”蘇湛是受不了自己身上氣味,也怕他們聞見。

    “我們又不嫌棄你。”宗言曦拉著他的手,“快點進來吃飯。”

    蘇湛跟著小女孩走到餐桌前。

    宗言曦仰著頭看向秦雅,“晏晏阿姨,你嫌棄蘇叔叔嗎”

    蘇湛幾乎是本能的抬頭看向秦雅。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