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9章,熟悉的陌生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9章,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秦雅并沒有看他,只是很淡然的單手托著下巴,“我和他不熟。”

    一句話說劃清了兩個人的界限。

    蘇湛心中澀痛,面上也算端的住,笑笑,“我們是熟悉的陌生人嗎”

    秦雅也笑著反問,“我們熟過嗎我怎么不記得了”

    相對秦雅的冷漠,蘇湛做不到她的淡然,雙唇緊抿拉開椅子坐下來,“如果刺痛我你能開心,那你就刺。”

    “你不值得我刺傷,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我不會在你身上用一丁點的感情,所以連恨也沒有,就是很討厭你這個人。”

    說這番話的時候,秦雅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指甲幾乎陷進掌心的肉里,疼痛才能讓她清醒的保持面上的鎮定。

    其實她是恨得扇他幾個耳光。

    林辛言拿牛奶出來時,碰巧看到她的小動作,cenkee雖然不動聲色,可是肢體的小動作足以說明,她的內心不是表面這么平靜。

    若非對蘇湛真的沒有任何感情,怎么會有這么的舉動。

    她的內心到底藏了什么如果真的放下,傷人傷己這是何必

    她深吸一口氣,裝作什么都沒看到的樣子,給他們倒牛奶,給蘇湛的杯子里倒牛奶時問道,“奶奶還好嗎”

    她故意找個話題,試圖緩解氣氛。

    “需要人照顧著。”完全不能自理,唯一的變化就是能說話了,之前連話都不能說。

    林辛言點頭,“好好照顧她。”

    蘇湛點頭,“我會的,她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肯定會照顧好她的。”

    宗景灝走進來,拉開主位上的椅子坐下來,看了一眼蘇湛,卻沒有說話。

    蘇湛笑笑,“我下次叫上培川,就不會再打擾你了。”

    宗景灝端起林辛言給他倒的鮮牛奶,淡淡的瞧他一眼,現在覺得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想來這里。

    也是了,秦雅在這里,他不千方百計的來才奇怪。

    他也沒戳穿,就是問了一句,“昨天喝醉了”

    蘇湛一梗,他確實喝多了但是腦子還是清楚的,的確,他故意讓酒吧服務員打的宗景灝的手機號。

    不然哪能那么巧,畢竟他手機里有很多號碼,哪能就偏偏打了他的。

    “這個能裝嗎”蘇湛才不會承認。

    宗景灝意味深長的看他一眼,“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他沒工夫去糾結他的問題,伸手把盤子里的雞蛋拿起來磕破皮剝了遞給女兒,“想不想去學畫畫”

    宗言曦立刻點頭,“想。”

    這個她真的感興趣,看到自己畫的畫和真的一樣,都會覺得很有成就感。

    “今天我帶你出去找家專門教畫畫的,去嗎”

    “真的”宗言曦不敢置信。

    還問她去嗎,簡直受寵若驚,爸爸可是大忙人,怎么會有空帶她出去。

    “當然。”他已經給關勁打過電話,今天不去公司,而且還交代沒有十分緊要的事情,不許聯系他。

    今天他要陪兒女。

    “哇,我太高興了。”她激動的從椅子上滑下來,跑過來抱住她的腿,“爸爸太好了。”

    宗景灝伸手摸摸女兒的腦袋,這孩子還是很好滿足的,以后他會多抽時間陪伴他們。

    今天早上最開心的就是宗言曦了,因為爸爸要帶她出去。

    早飯過后蘇湛從別墅開了宗景灝的一輛車子離開。

    “你和我們一起去。”宗景灝靠在門旁看著她。

    林辛言給孩子穿好防曬依,抬頭看他,“你們去吧,我有點累,不想往外跑。”

    孩子們都出去,她剛好有時間好好和秦雅談一談。

    現在她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越來越大,會感覺到累也正常,雖然宗景灝很想她跟著自己,但是她說累,也就不勉強了,不想她累著,“有什么想買的嗎我給你帶回來。”

    林辛言想了想,“我想吃西瓜。”

    “還有別的嗎”

    “沒有了。”她搖頭,交代他,“既然有時間,就帶兩個孩子多玩玩。”

    宗景灝說好。

    他誰都沒帶,自己開著帶兩個孩子,林辛言送他們出門,看著他們開車離開,林辛言才轉身進去。

    王阿姨和于媽在家里收拾家務,地方太大,很多地方幾乎是每天都要擦,不擦就會有灰塵,在客廳也不方便說話,她扶著秦雅回房間。

    剛坐到床上秦雅就問,“你想和我說什么”

    不然不會借口留在家里,今天可是難得能一家人一起出去。

    “告訴我,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林辛言認真的看著她。

    秦雅不自在的用手摸了摸被子,“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看著我的眼睛說。”林辛言非常的嚴肅,“如果沒有事情瞞著我,就看著我。”

    她不是要逼秦雅什么,只是怕她心里有事藏著,壓抑久了,對她自己不好。

    也許說出來,心里能夠好一點。

    秦雅不敢看她,依舊嘴硬的說,“我真沒事,是你想多了。”

    apnbs“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可你的很多表現讓我很不安。”林辛言伸手握住她的手,“我你還信不過嗎”

    秦雅低頭。

    眼眶通紅,喉嚨緊的說不出話來,不知道怎么開口說。

    回憶起當時的知道消息的時候,到現在還能體會那個時候心痛,當時她是絕望的,連活著都覺得沒有了勇氣,她的生命也沒有了意義。

    apnbzgtyngcsp當最不能接受,最痛苦的過程都經歷過后,也就學會了堅強,才能在再次見到蘇湛時,那么冷靜,那么克制,那么隱忍。

    她自信在蘇湛面前的表現,卻忽略了林辛言。

    她緩緩的抬起眼眸,眼底深處依舊痛苦,因為她失去了一個做女人的資格。

    “你知道,我懷過孕。”她沙啞著聲兒。

    林辛言點頭,“我知道。”

    “我”她勉強不了自己,說那沒關系,要說出來的時候,心依舊是痛的。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