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0章,無子女是好八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0章,無子女是好八字

    因為過分緊張,她的身體都是顫栗的,林辛言過來摟住她,不停地摩挲她的背,“我不問了。”

    看到她痛苦的樣子,林辛言不忍心。

    “我追問你,只是不想你一個人承受痛苦,如果說出來更加痛苦,那就不說。”她心里也大概有些猜測,她說自己不能做女人了,是身體有什么缺陷了嗎

    可是醫生并沒有和她說過。

    “我不是怕你知道。”秦雅抱著她,埋在她的懷里哭,“是想起來心就像刀割一樣的疼。”

    每提起一次,心就像是將傷疤的結痂撕開,再次經歷一次當時的當時那無助的絕望。

    “我,以后都不能再懷孕了,我這輩子都無法再生孩子了,你知道嗎我好恨他,是他讓我變成這樣”

    林辛言根本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不能懷孕了呢

    怎么可能

    “這,這怎么可能醫生并沒有和我說過,是不是你弄錯了流產也不會導致終身不孕的”

    “是我讓醫生不告訴任何人的,是真的,我的身體有缺陷了。”秦雅用盡勇氣才說出這番話的。

    “怎么會這樣。”她也啞了嗓子,作為女人,不能生孩子,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是傷了子宮,所以”

    “不是。”秦雅放開她,擦掉臉上的眼淚,“是沒有了子宮。”

    林辛言震驚的同時也替她痛,心疼她。

    她不知道用什么的言語去安慰她,這么久以來她默默的承受著痛苦,還要在所有的人面前裝作若無其事。

    她沒有親身經歷過,也知道,這種事情該有多難過。

    “我怎么才能安慰你。”林辛言給她眨眼淚,可是,擦掉了還會涌出來,“看著你如此難受,我心里也很難受。”

    “你別哭。”秦雅擦掉她掉下的眼淚,“你肚子里揣這我的干兒子呢。”

    最痛的時候都過去了,現在依舊痛,但是還算能支撐住,她擦掉眼淚吸了吸鼻子,“幫我保密,誰也不要說。”

    “我會的。”她怎么可能會和別人說呢。

    “只是,你太可憐了,我都很心痛。”其實她并不想在秦雅面前難過,可是真的人不住。

    沒有做過父母的人不會知道,為人母的那一刻多么的神圣,哪怕是對那個讓自己懷孕的人沒有感情,依舊會很愛生長在身體里的那個生命。

    她深有體會,當時秦雅和蘇湛遇到感情危機,她也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生下那個孩子,可見,她是有同樣心境的。

    可是,她卻失去了。

    還失去了,做媽媽的資格,這對她太殘忍了。

    也許會有人說現在不愿意孕育的女性那么多,不能生孩子算什么大不了的

    不能生和不愿意生,是有本質區別的。

    特別是那種有過身孕的,體會到那種作為母親感受。

    現在的人常說,無子女是好八字,現在養育一個孩子物質上,學習上要花費很多時間,很多金錢,為了活的輕松一點,選擇不生育。

    能想的開的,真的一輩子不生育的畢竟在少數,有很多到中年就后悔了,哪怕當高齡產婦,也要為人父母一次。

    時代變遷,人的思想也在改變。

    作為一個女人,一輩子只有做過女兒,生兒育女,才能真正的體會生命和傳承的意義。

    也有人說孩子是兩個人相愛的結晶,是他們愛情的證明。

    雖然養育孩子不容易,帶孩子的時候也很辛苦,可是親眼看著他們慢慢長大,聽著他們第一次會叫媽媽,那種心情,是多么激動。

    她無法想象秦雅知道自己這輩子不能生育,當時是怎么挺過來了。

    這事發生在她身上,她也會很難接受的。

    “我沒有事了,不要擔心我。”秦雅扯住一抹淺笑,明明眼圈還是紅的。

    她強裝堅強的樣子,太惹人心疼了。

    但是又不想讓秦雅看著自己難受的樣子,那樣,她會比自己更難受的。

    她也忍著內心的翻滾,伸手摸摸她的臉頰,“以后是要做干媽的人,一定要漂漂亮亮的。”

    “那當然,我會是最漂亮的干媽。”秦雅笑。

    林辛言沒在說什么,轉移了話題,問工作上的事情。

    “今天是周一,二叔肯定很忙,那邊就他一人。”秦雅說。

    本來就經營著公司,還要幫她們看店,又要盯著制作香云紗的工廠。

    “是啊。”林辛言也很想回去,但是知道宗景灝肯定不會同意。

    “你看看我昨天畫的圖。”秦雅把昨晚畫的圖拿給她看,像是轉變了話題,所有的情緒都壓在了心底。

    華清大學今天召開了全體師生大會。

    把桑榆和沈培川的事情,當成了反面教材來警示大家,不可以做不道德事情,不可以損毀學校名義。rjzq8

    原本已經過去而且澄清了的事情,而且又被翻了出來,大家都很奇怪,很蒙圈。

    也有少數想要看熱鬧的,畢竟人性的心里,有很多是抱著看熱鬧的態度。

    桑榆坐在教室,老師坐在她對面,也不知道能說什么,窗戶外有很多同學透過窗子,想要看老師對桑榆說什么。

    到了八點三十分鐘,老師站了起來,“時間到了,我們走吧。”

    桑榆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手里拿著寫好的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