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1章,信不過我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1章,信不過我嗎

    全校師生,站滿整個操場,除了要辦什么活動,全部的師生才會這樣聚在一起。

    這是第一次,因為一個學生犯錯而招集全體師生。

    桑榆內心再怎么堅強,看到那么多學生,個個冷眼靜看心情也無法平靜,手不由的攥緊,拿在手里的紙隨著她的動作,褶皺起來。

    老師回頭看她一眼,嘆了一口氣,“你肯定是得罪人了,不然過去這么久的事情,不會被又一次拿出來說的。”

    桑榆想不到自己得罪了誰,是誰要陷害她,除了陸晚晚公開刁難過她,她想不到別人。

    現在仔細想想,陸晚晚好像沒有這個能力,畢竟只有校長才能做這個決定,憑她也沒有這個本事。

    那還有誰想陷害她呢

    她想不出來。

    “我也幫不了你。”老師也感到無奈,“你到前面去吧。”

    桑榆知道既然是有人想陷害她,老師也不會有辦法的。

    她抑制不住微顫的身體,太委屈,可心里也明白,如果不去做,她的學業也有可能受到阻擋,她不能失去學業,這是她唯一出人頭地的平臺,她必須要正常畢業。

    現在有再多委屈,也要盡數咽下。

    走到前面,同學里已經有竊竊私語聲,上一次校園里大家都知道了她,即使過去了,也會對她有了印象,這一次她徹底在學校里出名。

    當然不是好名,而是作為反面教材的壞名。

    這時有老師說,“開始吧。”

    同學們本能的靜止,都在等著她的自我檢討。

    桑榆看著他們嘲諷或看熱鬧的目光,心低隱隱發澀,她沒有做任何破壞道德的事情,卻要為子虛烏有的事情在全體師生面前道歉。

    她壓抑的快要爆炸掉。

    反復呼吸,做了很多次才能拿起寫好的檢查,她的手心全是冷汗,臉色也是一片慘白,在話筒前微微顫顫說出三個字,檢討書

    “尊敬的老師同學,今天我懷著懊悔的心情寫下這份檢討書,以向您表示我對,之前在校門口發生的不良行為的認識到深刻的錯誤,以及再也不犯的決心”

    她的聲音越來越抖,讀到后面已經接近嘶啞。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而且也應該向老師做出這份書面檢討,讓我自己深深的反省一下自己的錯誤”

    “這是在干什么”和沈培川一塊過來的幾個警務人員,有些懵逼。

    大學里還可以這樣侮辱人格嗎

    當著全體師生的面。

    一個同事接話,“這個學生也是夠有勇氣的。”

    沈培川眼底有些許波動,低聲對身邊的人說,“你帶他們過去吧。”

    今天他會過來是因為桑榆的母親的事情,這并不需要他過來,會有專員過來通知家屬,他知道出事的是桑榆的母親才會跟著過來,畢竟認識,只是沒想到

    他抬眸看向站在最前面,瘦瘦的女孩,她簡單的扎著馬尾,低著眼眸,雖然看不太清表情,從她的站姿來看是個堅強的女孩,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是站的筆直。

    身邊的幾個警務人到前面找老師說情況,一般犯人在里面有什么情況,只要打個電話通知家屬就行。

    但是這次,是在里面過世的,是要給家屬一個交待的。

    法醫已經鑒定過了死因,是由疾病引起的猝死。

    他們不擔責任也是要和家屬溝通的。

    忽然穿著制服的警務人員到來,讓大家的目光變得更加好奇起來,幾個警務目不斜視,威嚴筆挺直徑走到老師們坐的位置,“我們公安局的,請問,這里有個大一名叫桑榆的學生嗎”

    桑榆的老師站了起來,看著他們心里有些不安,“你們”

    有學生指著桑榆說,“她就是。”

    幾個警務人員看過來,看著剛剛當著全體師生讀檢討書的女孩,詢問,“你就是桑榆”

    桑榆也看著他們,回答,“我是桑榆。”

    老師連忙走下來,站在桑榆前面問道,“她犯了什么錯誤嗎會不會弄錯了她其實是個好學生”

    “沒有,不是她犯錯誤了,是我們找她有些事情。”

    老師這才松了一口氣,心想還好沒事,不然桑榆非得被毀了不可。

    畢竟驚動公安局的案子,會留案底的。

    “跟我們走吧。”他們語氣嚴肅。

    桑榆走過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心里也很不安,但是也沒有退怯,“我跟你們走。”

    回頭對上老師擔憂的目光,扯出一抹笑,“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

    她又沒干過什么違法的事情,而且他們也說了,只是有事情,可能是有什么情況需要向她了解。

    老師可不像她這么樂觀,畢竟,學校這件事情,就是有人要整她,現在又有警務人員過來,他怎么不擔心

    “我們走吧。”

    幾個警務人員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桑榆帶走,為了不讓大家傳出什么對桑榆不好的說法,對大家說明帶她走的原因,當然也沒有直接說明。

    “帶走這位同學不是因為她犯了什么錯,而是有個和她相關的案子,需要向她了解情況。”

    說完他們帶走桑榆。

    這一路上桑榆十分不安,這段時間她并未遇到什么特殊的事情,所以一出校門就立刻問道,“你們找我什么事情”

    其中一個說,“到局里再說。”

    桑榆只好安耐住不安,跟隨他們上車,打開車門的時候,她才看到沈培川也在。

    “你怎么”

    apnb “上來吧。”沈培川往里坐,給她讓出了位置。

    桑榆坐上來,關上車門問道,“你知道他們找我干什么嗎”

    沈培川答非所問,“上次的事情不是已經結束了嗎今天為什么還要當著全體師生的面做檢討”

    桑榆低眸,淡淡的說,“沒有什么。”

    她并不想給沈培川帶來什么麻煩。

    沈培川蹙眉,很明顯她沒說實話,看著她問,“是信不過我嗎”

    桑榆連忙搖頭,“不是,我怎么會不信任你,上次是因為我給你帶來了麻煩,對你我感到十分抱歉,只是不想給你增添煩擾。”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