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3章,人不見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3章,人不見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又同時想到她會想不開,一起快步走進去,便看到桑榆昏倒在了地上。

    沈培川檢查了一下她的情況,還好不是想不開,可能只是因為傷心過度,導致的暈厥。

    他將人抱起來,要走出去的時候,回頭看了那人一眼,“我可能要帶她去醫院,局里有什么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

    那人說好。

    沈培川抱著她出了局子,將人放躺停泊在門前的車子后座上,他到前面坐上駕駛位啟動車子。

    去醫院的路上桑榆醒了看清自己所處的環境,嘶啞著嗓子有氣無力地問,“你帶我去哪里”

    沈培川回頭看她一眼,說,“去醫院。”

    “我沒事,我不去醫院。”她撐著身子想要坐起來,沈培川將車子停在路邊,轉頭看著她,問,“那你要去哪里”

    桑榆茫然起來,除了學校,她在外面并沒有住處,忽然發現,自己真的是一無所有,她jpgangong努力生活,而生活卻處處為難她。

    就連她最后的親人也被帶走。

    “我想上輩子,我肯定是個大壞蛋,傷害了很多人,這輩子,才會受到這么多的懲罰,不然,老天爺怎么會如此對待我。”她哽咽著,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淌下來。

    ap 沈培川不太會安慰人,“你別那么想。”

    她雙手抱膝,卷縮在一處,“如果不是,那為什么老天爺要這么對待我”

    “還有很多比你不幸的人,你考上了好的大學,以后有好的生活的。”沈培川勸說著。

    桑榆呆呆的嗤笑一聲,“還有什么意義以前我想上好大學,畢業后有個好工作,賺好多好多的錢,讓媽媽過好日子,以后,我還那么努力,賺錢干什么給誰花”

    沈培川抿唇。

    一個人肯定覺得很孤獨,可是依舊要繼續努力的活著。

    生命只有一次,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放棄。

    “你沒地方去,去我那里吧,等你冷靜了,再帶你過來。”沈培川怕她一個人會想不開,所以先把她帶回自己住的地方,至少能看著她,防止意外發生。

    “我不去。”桑榆拒絕,她只想一個人呆著,她推開車門下來。

    沈培川也跟著下來,“你去哪里”

    “我想一個人,你別跟著我。”桑榆走的快生怕會被沈培川攔住,沒有注意到腳下,不小心拌住臺階,差點摔倒,沈培川動作拉住了她的胳膊,才沒摔倒,他想要說話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他掏出手機接起來,是宋局打過來的,說是要見他。

    他看了一眼桑榆,說道,“我在外面”

    “在外面也立刻回來。”宋局的語氣很嚴肅。

    沈培川只能立刻回去,“十分鐘之后。”

    那邊嗯了一聲,將電話掛斷,他不放心桑榆一個人,決定帶著她,“我們一起回一趟局里,然后再出來。”

    “我不去。”桑榆依舊拒絕。

    沈培川很有耐心的說,“你一個人去哪里”

    她不語。

    因為她也沒有地方可以去。

    沈培川不顧她的拒絕,強硬的將人拉到車旁,把人塞進車里,并且快速的上鎖,“你一個人在外面太危險了,我們認識一場,我不能不管你。”

    說完他啟動車子。

    桑榆沒哭鬧很安靜的窩在后座,一句話也不說。

    沈培川回頭看她一眼,見她沒有排斥,踩下油門駕駛車子離開。

    回到局里沈培川把人安排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給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桌子上,“你等我一會兒。”

    apnhnjstzzcxbsp桑榆不吭聲,只是神情木訥的看著某處,也沒有聚焦,像是沒有靈魂的木偶一般。

    沈培川知道現在她什么話都聽不進去,就是沒再說什么,轉身走出房間,輕輕的關上門。

    他走到宋局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說進來才推開門走進去。

    宋局看到他進來,放下手里東西,從辦公桌前走出來,問他,“要不要喝水”

    “不用。”沈培川說。

    宋局走到前面會客區,“過來坐吧。”

    沈培川走過來坐下,問道,“找我過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宋局斟酌了一下,問道,“你和那個桑榆打算結婚嗎”

    沈培川驚訝的看著宋局,雖然他像父親一樣關照他,可是忽然問了這么一句話,他還是有些奇怪的,“為什么這么問”

    “我去倒一杯水。”宋局站起來,拿起辦公桌上的茶杯,泡了一杯茶葉茶,坐回位置上,看著沈培川,“我今天才知道桑榆的母親是刑犯。”

    “她自身也沒有什么背景,和她結合對你并沒有一點好處。”

    沈培川說,“我知道。”

    “就算是這樣,你也打算和她交往嗎”宋局問。

    宋局單純的是為了沈培川,依他的能力,絕對不會僅僅局限在副局的位置,以后會走的更加長遠。

    如果和桑榆這個沒有任何家庭背景的女孩結親,還有那樣一個母親,對他以后的仕途會有影響。

    如果有個背景的妻子,他以后的路會走的輕松一些,如果是桑榆,也就是說,對他的事業上是沒有任何幫助的,他會走的難一些。

    沈培川明白宋局的意思,他從來沒有想過靠娶妻來走出一片天地。

    雖內心也有不少抱負,但是他只想靠自己。

    “我對于妻子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兩個人合得來,至于家庭背景,并不是很重要。”

    宋局倒是沒有什么意外,預料之內的回答,要是沈培川因為這樣的事情就和桑榆分手,那他也不會那么看重他了。

    他站起來拍了拍沈培川的肩膀,“做好心理準備。”

    沈培川嗯了一聲。

    “我一直欣賞你,之前很想你成為的女婿,奈何我們沒有那個緣分,不過在事業上,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我都會為你爭取。”

    宋局收回手,“好了,去忙吧,好好安慰一下,一個小女孩挺不容易,對人家好一點。”

    沈培川抬頭想要對宋局說清楚自己和桑榆的關系,但是想到這個節骨眼上,就沒開口,說道,“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宋局了擺手,“去吧。”

    沈培川走出房間,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推開門,發現坐在沙發上的人不見了,里面空蕩蕩的,放在桌子上的水沒有喝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