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4章,夾娃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4章,夾娃娃

    她去哪里了

    沈培川轉身就走,看見有人過來,問道,“看到有人從我辦公室里出去沒有”

    那人搖頭,“沒有看到。”

    她沒有地方可以去,會不會回了學校

    想到這里沈培川大步往門口走,和進來的宋雅馨迎了個正著。

    “這么慌忙去哪里”宋雅馨穿著碎花連衣長裙,白色涼鞋,散著卷發,畫著精致的妝容,笑望著他。

    沈培川說,“沒有什么。”

    “既然沒有什么事,一起喝一杯茶吧,我想和你說幾句話。”她勾勾唇角,“是找個地方,還是在你的辦公室”

    “雅馨,其實我有事”

    “你剛剛說不是說沒事嗎是故意躲著我嗎因為xiaoaierp上次在我家里的事情”

    “不是”

    “那是什么我們認識那么久,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找你就是想給你道個歉,我和陳濤離婚是因為他背叛了我,我對男人有看法,那樣才會逮著誰就給誰難堪,這幾天我一直很后悔,特別想和你當面說一聲,對不起的。”

    “不用,沒事的,我沒往心里去,我真有事情,先走了。”說完沈培川點了一下頭,表示歉意,然后快步走出去。

    “我在這里。”

    就在沈培川要跨出大門的時候,桑榆叫住了她。

    她并沒有離開,只是想要去找相關人員了解情況,想要把媽媽認領走安葬,路過總局的辦公室,聽見了宋局和沈培川說的話。

    雖然她是想要成為能夠幫助沈培川的人,可是,她知道,就算她畢業也未必能夠成為能幫助他的人,現在他已經有一定的高度,他這么好的人,應該有更好的發展。

    他應該娶一個能夠幫助他的人。

    沈培川蹙眉,“你去哪里了”

    “我去找相關人員了,事情我都了解了,我想讓她早點入土為安。”

    宋雅馨臉上掛著笑,“你們聊,我就不打擾你們倆了。”

    這會兒又是最開始表現出的那副好人樣子,其實心里并不是這樣想的。

    但是為了挽回在沈培川面前的形象,她必須這么做。

    說完邁步走開。

    在背過他們的那一刻,臉上的笑消失的一干二凈。

    “有什么要我幫助,盡管說。”沈培川說。

    桑榆搖頭,“沒有需要幫忙的,我會把她帶回老家安葬。”

    沈培川看著她,“你,你沒事了”

    之前看著都要撐不下去了一樣,怎么現在又像沒事一樣

    怎么可能沒事了只是隱藏起來罷了,她一直是個堅強的人。

    “人死不能復生,以后我會繼續努力的生活,我想去世的媽媽不會想看到我難過的。”

    “你能這么想很好。”沈培川松了一口氣,真怕她會想不開。

    “培川。”蘇湛走進來,看到桑榆也在笑著打招呼,“呦,桑榆,你也在。”

    “你們應該有話說吧,我先走了。”桑榆朝他們點了一下頭,轉身走出去,她已經了解了相關程序,辦好之后隨時都能把人領走。

    蘇湛的手臂搭在了沈培川的肩膀上,“你們吵架了怎么看著她不高興,眼也很腫,你欺負她了”

    沈培川懶得理他,淡淡的瞧他一眼,“找我有事”

    蘇湛笑笑,“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事。”

    “既然沒事就走吧。”沈培川朝辦公室走去,蘇湛跟著他,撇了撇嘴,“你這人,怎么重色輕友呢”

    沈培川冷著臉不吭聲,明顯是沒心情和他貧嘴,蘇湛小心翼翼的用肩膀撞了一下他,“你和桑榆鬧別扭”

    “你夠了沒有”沈培川冷冷的打斷他。

    蘇湛在心里罵了一句臥槽,這是真的心情不好,他沒在再繼續,正經的說,“今天來是有事找你。”

    沈培川推開門問,“什么事情”

    “就是就是景灝讓我們去別墅,好像要請我們吃飯。”蘇湛的眼神沒往沈培川身上放。

    他來找沈培川就是想他陪自己去別墅蹭飯,其實主要是能見到秦雅,這才是真的目的。

    可是沈培川的心情貌似不是很好,他實話實說沈培川肯定不愿意和他一起去別墅,所以,就撒了個謊,說是宗景灝叫他們去的。

    他自己去別墅找不到借口,只能拉著他和自己一起。

    沈培川倒是沒懷疑,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蘇湛在這里也不把自己當外人,自己拿杯子接了一杯水,“現在都四點多了,我等你一會兒,我們一起去。”

    他接了一杯水喝下去之后躺在了沙發上。

    沈培川放下手里的案卷,看著蘇湛,“你有這時間,不如先去別墅,秦雅可是住在別墅里。”

    蘇湛大言不慚,“我可不像你們一個一個的重色輕友,我是好人。”

    “這世上的好人怕是死絕了,才輪上你。”沈培川一副我看透的表情,“你是怕秦雅吧”

    蘇湛嘴硬,“我怕她什么”

    怕也不能承認,不然該被看不起了。

    在哥們面前也不能丟男人的面子。

    沈培川把他看得透透地,“你就嘴硬吧。”

    蘇湛裝沒聽見,腿翹在茶幾上來回晃動。

    到了五點的時候,蘇湛開始安耐不住了,一個勁的催促沈培川下班,“走了,走了。”

    沈培川被蘇湛拉著走出辦公室。

    “我們開一輛車子去就行。”蘇湛拉著沈培朝著自己的車子走去。

    沈培川扯開他的手,“你這么著急,干什么”

    “我餓了。”蘇湛隨便回答了他一句。

    他們駕車到來別墅,這個時候宗景灝也剛帶兩個孩子回來沒多久,林辛言和兩個孩子坐在沙發上吃西瓜,宗景灝說身上有汗,上了洗澡去了。

    “媽咪,你看這是我夾到的哦。”宗言曦開始炫耀,“我們去了商場內的游樂場,里zsttc面有好多好玩的,我們全部都玩了一個遍,真的太開心。”

    林辛言又插了一塊切好的西瓜放到嘴里,“所以回來這么晚”

    “是啊,好想再去一次。”宗言曦已經開始憧憬下一次了,她抱著夾到的毛茸茸的布娃娃愛不釋手,把大白都丟在了一旁。

    宗言晨看了一眼妹妹,“你夾到這個娃娃,用了多少錢”

    宗言曦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就炸毛了,“你管我花多少錢,而且又沒花你的錢,爸爸都說只要我開心就好了,你干嘛要和媽咪說我花了多少錢你玩賽車不也花了好多錢嗎”

    “我們不一樣,我玩賽車,開始輸的快,后面我贏的多,可是你,夾個娃娃,花一千多,每夾一次只需要兩個游戲幣,一千多得夾多少下而且相當于你這個娃娃是花一千多買來的。”

    林辛言扭頭看看女兒懷里的娃娃,就是普通的毛絨娃娃,在玩具店也就七八十塊,她竟然花了一千多從娃娃機了夾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