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5章,連狗都不如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5章,連狗都不如

    林辛言微微蹙眉,主要是這個東西不值那么多錢,但是也沒有說女兒,因為她知道,這是個游戲,不是夾到的東西值多少錢,而是夾的那個過程和夾到時的喜悅。

    她摸摸女兒的腦袋,“開心嗎”

    宗言曦用力的點了點頭,“開心,我要什么爸爸都給我買。”

    說著她從提回來的紙袋里掏出一個包裝很高檔的包包,她背在身上,給林辛言看,“媽咪你看好嗎”

    還臭美的轉了一個圈圈。

    “嗯。”

    林辛言說好看,伸手拿起袋子,里面還有一個,宗言曦撲過來,“媽咪這個是母女款哦,這個是你的,下次我們一起背。”

    林辛言掏出來,果然和女兒的是母女款,最新一季愛馬仕出的刺繡母女款,不管是什么產品出新款,那么新款都是最貴的,而且屬于奢侈品的愛馬仕,就更加不便宜了。

    上次買的包包都還沒有用過,“有點浪費了。”

    “媽咪你不喜歡嗎”宗言曦問。

    “喜歡。”女人對這些東西沒有抵抗力,她雖然覺得過于奢侈了,但是心里還是很tianyig高興的,畢竟,老公給買的嘛。

    這時候忽然門鈴被按響了,王阿姨在廚房做飯,于媽到屋里去扶秦雅了,聽到兩個孩子回來,她叫于媽去扶她一下,沒有人有空去開門,林辛言起身去。

    門口是沈陪川和蘇湛。

    “嫂子。”

    林辛言側開身在讓他們進來。

    這個點過來肯定是來吃晚飯的,林辛言喊王阿姨,讓她晚餐多準備一點。

    “出去逛街了”蘇湛看到沙發上放了不少的東西。

    林辛言還沒說話呢,宗言曦就開始炫耀了,“是啊,爸爸帶我們出去玩了。”

    蘇湛笑,“是嗎”

    “當然。”宗言曦笑瞇瞇的,將自己的東西裝進紙袋里,像是想到什么,猛地拍自己的腦門,“對了,還給大白買了東西。”

    是一件淺藍色帶帽子的狗狗服裝。

    宗言曦興致勃勃的給大白穿上,林辛言站在一旁,看著女兒興奮的樣子,不由的笑了。

    “你們兩個要喝點什么”林辛言蘇湛和沈培川。

    “我不渴。”沈培川說,蘇湛也說自己不渴,在沈培川的辦公室喝過了。

    “你都給小狗買了東西,有沒有給我買”蘇湛坐在沙發上逗宗言曦

    宗言曦抬頭,睜著大大的眼睛,“我為什么要給你買”

    噗嗤一聲,宗言晨沒忍住笑了出來。

    “蘇叔叔連”他及時閉了口。

    蘇湛看著捂著嘴巴的宗言晨,瞇著眸子問,“你想說什么干嘛又不說了”

    他又不是傻子,明顯知道他下語句想要說什么。

    宗言晨搖頭,他不敢說,也不能說。

    宗言曦可不知道哥哥要說什么,問道,“哥哥你要說什么呀怎么不說了,說話怎么能夠說一半呢”

    宗言晨說,“我不能說,我怕蘇叔叔會揍我。”

    “你到底想說什么,蘇叔叔為什么要揍你。”宗言曦一直追問,大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

    “你哥哥是想說,他連狗都不如。”被于媽扶著走出來的秦雅,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回答了宗言曦的問題。

    “哦原來是這樣。”宗言曦仔細想想好像明白了,她都給大白買東西了,沒有給蘇叔叔買,所以他還不如大白呢。

    ap“我下次給你買,蘇叔叔你喜歡什么”她仰著小腦袋。

    蘇湛看著她萌萌的大眼睛,心里暖洋洋的,伸手捏捏她的臉頰,“謝謝,你怎么這么可愛呢”

    “那你喜歡我嗎”宗言曦笑嘻嘻的問。

    蘇湛毫不猶豫的回答,“當然,沒有人不喜歡小孩子。”

    “你也喜歡小孩子嗎”

    “當然了,以后我也是要做爸爸的。”蘇湛說。

    聽到這樣的話題,秦雅心口悶的無法呼吸,她在的淡然沙發上做下來,“于媽幫我帶杯水。”

    于媽倒了一杯水遞給她,她喝下去之后,才稍稍壓了些情緒。

    蘇湛察覺她的臉色不太好,關心的問,“你不舒服嗎”

    秦雅笑說,“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不舒服了”說著伸手摸了摸大白的腦袋,看看大白身上穿的衣服,又看看蘇湛身上的穿的,竟然一樣的顏色,她笑著問,“你們穿的是情侶裝嗎”

    沈培川,“”

    蘇湛就這么看著秦雅一句話也不說。

    秦雅靠在沙發里,笑說,“哦,不好意思我弄錯了,大白和你一樣的性別,不能配對。”

    林辛言知道秦雅心里的苦,若是之前她會覺得這樣太刻薄,但是現在,一點都不覺得了。

    相比幾句難聽的話,是身心的創傷算的了什么

    她將沙發上的紙袋都收拾起來,去了樓上。

    樓下的氣氛還是劍拔弩張蘇湛凝視著秦雅,良久才笑了一聲,“怎么,你就這么看不慣我”

    “我就是論事而已,不要激動。”秦雅也笑著。

    “我沒激動。”蘇湛裝作輕松的模樣,輕笑著說,“你這么針對我,會讓我誤以為你還在乎我,其實我挺喜歡你針對我的。”

    秦雅冷冷的撇他一眼,“自作多情”

    “就當是我自作多情吧。”他彎xiashen子順了順大白的毛,“也不知道你這種動物有沒有心。要是沒有,我倒是不介意和你做兄弟。”

    聽了他的話,沈培川的眉梢挑了挑,這是什么話那他豈不是也間接性的和大白成了兄弟

    蘇湛心里想,沒有心也就不會有感情了,沒有感情也不會感覺到心痛的滋味了。

    “你和大白做兄弟不就成狗了嗎”宗言曦可聽不出蘇湛話里的深意。

    蘇湛笑,“你晏晏阿姨很討厭我沒發現嗎如果能讓她開心,別說當狗,當孫子都行。”

    沈培川因為桑榆的事情,心情并不高漲,所以一直不曾說一句話,但是這里發生的事情,一樣都沒落下來。

    為了制造蘇湛和秦雅有相處的空間,對兩個孩子說,“我們去外面轉悠轉悠怎么樣”

    兩個孩子同時擺手,“我們要回房價休息。”

    在外面逛了一天,早就累了,沈培川說,“我和你們一起。”

    不出去回房間也行。只要不在客廳里就行。

    “沈叔叔你也累了嗎”宗言曦問。

    沈培川說,“嗯,我也累了,所以你們可以讓我在你們的房間里休息一下嗎”

    “當然可以。”宗言曦拿著自己的東西,體貼的牽起沈培川的手回房間。

    宗言晨自然識趣也跟著回了房間,他也買了東西,仿真軌道遙賽車,到到房間里也沒有休息,而是坐在地毯上拆了箱子,拼接軌道。

    沈培川躺在了靠窗的沙發上,宗言辭趴在床上擺弄自己的包包和娃娃,氣氛很是和諧,相比客廳里氣氛就不一樣了。

    蘇湛看著秦雅,很想問一句,到底要我怎么樣,你才能原諒我給我機會

    他心里知道那是不理智的,就算他問,就沖現在秦雅對他的態度,肯定會說,“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她對自己真的很決絕。

    “我們非要這樣嗎就不能心平氣和的說話嗎”

    秦雅嗤笑一聲,“我只和我喜歡的人心平氣和,不好意思的是,你是我不喜歡的人,還偏偏喜歡出現在我的眼前,心情真的很糟糕,在非常糟糕的心情下,沒有對你破口大罵,就已經算是很心平氣和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