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6章,別哭了,我會心疼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6章,別哭了,我會心疼的

    “你對我”

    “蘇先生,請不要在我的面前說什么奇怪的話,我沒時間聽。”說完她朝廚房喊在幫忙做晚飯的于媽。

    蘇湛雙手握成拳頭,面上笑著,“你這是要躲著我嗎要是真的放手了,應該能從容面對我,你這樣很容易讓人誤會。”

    “你很可笑”秦雅冷聲。

    忽然蘇湛站起來,雙臂撐在沙發兩側,壓低視線,“是的,我很可笑”

    秦雅強裝鎮定,“請你讓開”

    聽到秦雅聲音的于媽伸頭出來,看見蘇湛又縮回了腦袋,裝作什么都沒聽見。

    王阿姨看見她沒出去,說道,“秦小姐不是叫你呢嗎怎么不出去”

    于媽忙朝王阿姨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小聲說,“我現在不能出去。”

    “為什么”王阿姨可不知道秦雅和蘇湛的關系,但是于媽知道,于是解釋給她聽,“她在和蘇湛鬧別扭,現在兩人在說話,我不好去打擾,還是留點空間給他們。”

    王阿姨也小聲道,“原來他們是情侶啊。”

    于媽點頭。

    客廳里秦雅回頭也不見于媽出來,心里有些慌,又想叫,“于唔”

    才剛叫出一個字,就被蘇湛唔住嘴,他目光深邃,“既然已經對我沒感情了,就不要躲著我。”

    秦雅用力推開他,“你有神經病嗎”

    蘇湛被推的往后退了兩步,小腿撞在了茶幾上,身體晃了一下才站穩,“我也想成為神經病,可是成不了”

    他上前蹲在秦雅跟前,“小雅,別在折磨我了好嗎”

    秦雅緊緊的雙手抓著沙發扶手,身體微微輕顫著,“你真是搞笑,我折磨你,你以為你是誰”

    她的話還沒說完,又一次被蘇湛堵住,這次不是手,而知用嘴。

    秦雅瞪大了眼睛。

    蘇湛不管不顧,用力的吻她。

    秦雅只是微微的愣怔了一秒鐘,便使勁推他,“蘇湛,你王八蛋”

    “我的確不是人,你怎么懲罰我都行,但是必須要給我一個答案。”蘇湛握住她的手,“你說你的懲罰,我做到了,你就給我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不可能”秦雅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這輩子她都不可能和任何男人好了,能活著就已經不錯了,哪還有力氣去談感情

    “我會和任何人結婚,丑的也好,矮的也罷,唯獨不會是你蘇湛。”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決然,不帶任何感情。

    蘇湛的心頓時停止跳動。

    有再多的熱情,也會被澆的冰涼。

    “你,你對我”

    秦雅說的難聽,“我說過很多次了吧是你死纏爛打,知道你這樣的人,有讓人多討厭嗎”

    “小雅我會痛的,你這樣,真的會讓我死心。”蘇湛赤紅著眼眸。

    “你對我仁慈過嗎我謝謝你死心,被你糾纏我很困擾,也很厭惡,真的太感謝你能放過我”她從沙發上站起來,不顧還沒有完全好的傷口,和蘇湛對視,她的眼睛也蒙上了水氣,淡淡的,輕輕的,無法抑制的,“你知道嗎我現在特別想狠狠的甩你一巴掌,以解我心頭之恨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她恨他。

    她恨他。

    蘇湛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重復這句話。

    她的話太刺人,蘇湛的眼睛里爆著光,嘴唇顫了幾下,像是被一股強烈的寒風嗆灌了似的,半響才開腔,“我替你打。”

    啪

    他狠狠的摔了自己一把掌,看著秦雅,“這夠嗎”

    秦雅沒想到他竟然動手打自己,癡呆呆地站著,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滾折騰,五臟六腑都仿佛挪動了位置。

    “如果你覺得打我耳光能讓你消氣,心里舒暢,那么我無所謂。”他拿起秦雅的手,又往自己的臉上甩,他很用力,秦雅感覺到了掌心的麻木。

    當他要甩第二次的時候,秦雅將手攥成了拳頭,并且使勁的往反方向用力,“要瘋你一個人瘋。不要帶著我。”

    “不,我一定要帶著你,即使你刺的我渾身是傷,我也要纏著你,秦雅,我告訴你,這輩子你休想擺脫我”蘇湛一字一頓,說完他笑了,“你說我瘋也好,說我賤也罷,我就是這么個沒皮沒臉的人,想讓我不在纏著你,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我失去了記憶,忘記你,二是死掉”

    秦雅在也控制不住情緒,眼淚如同趕潮的海水,不斷的涌出,一波比一波強烈,明明心都要碎了,還在逞強,“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給你機會嗎你做夢”

    說完她瘸著腳往房間走去。

    蘇湛出神了一秒,很快反應過來追上來攔腰將她抱了起來,“你腳上的傷還沒好完全,這樣走路會造成二次傷害的,我抱著你。”

    她的體重和原來比輕太多了。

    “我不用你抱。你放開我”秦雅胡亂的掙扎,拍打著他的胸口。

    apnb“你不怕讓大家擔心你就使勁鬧。”蘇湛無論她怎么zpizex掙扎,說話帶刺,就是不放手。

    到了屋里關上房門,他將秦雅放坐到床邊,不顧秦雅的排斥用力的攥住她的手,“你恨我也好,煩我也好,厭惡我也罷,我都不在乎,我決定了,以后我不會在聽你的,我會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再次追求你,你拒絕是你的事情,我追求是我的事情,我無法讓你接受我,你也無法說服我放棄你。”

    秦雅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滾,迷糊中依稀能看見他臉上的五個手指印,哽咽著,“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重新接受你嗎”

    “我沒要求你接受我,但是我有權利追求我喜歡的人,你管不著”

    蘇湛說完站了起來,整理被她撕扯凌亂的衣領,他站的筆直,很紳士的笑,“先給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姓蘇,名湛,現在經營一家律師事務所,不敢保證讓我未來的妻子大富大貴,但是能讓她衣食無憂,我沒有父母,只有一個年邁的奶奶,這就是我的情況,雖然不是很好,但是也不太差。

    這位秦小姐,我很喜歡你,我決定從這一刻開始,我要追求你,追求幸福是每個人的權利,你可以拒絕,但是不可以讓我停止對你的追求。”

    “你覺得我無恥也好,不要臉也罷,我都無所謂,我只是在堅持本心,不想讓自己后悔,所以誰都沒有權利讓我停止對愛的堅持。”

    秦雅已經說不出來話,只是一個勁的哭。

    蘇湛給她擦眼淚,“別哭了,我會心疼的。”

    “為什么要逼我”秦雅朝他低吼。

    “我說的很清楚了,我只是在堅持我自己的本心,誰都無法干涉”蘇湛撫摸她的臉,給她擦眼淚,“你這么哭,會讓我誤以為你心軟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