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7章,被妖精迷惑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7章,被妖精迷惑的男人

    “你出去”秦雅不是顧忌場合,早就對他歇斯底里了。

    蘇湛不動,看著她,“小雅”

    “是不是要我死在你面前,才肯罷休”她捂著胸口,心都快不能呼吸了。

    好痛,好痛,她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

    蘇湛不敢過于逼迫她,緩緩站起來,“我給你時間。”

    說完他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關上房門后,里面秦雅的哭泣聲好像更大了,因為沒有人而肆無忌憚,二樓林辛言站在樓梯口,看見蘇湛走出來微微的長嘆了一聲。

    剛剛下面他們的動靜那么大,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只是大家都很識趣沒有出來而已。

    宗景灝摟住她,“別看了。”

    林辛言跟隨他回到臥室,“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實的回答我。”

    “嗯,你說。”

    “如果我不能生孩子,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對我這么好嗎”林辛言仰頭看著他。

    宗景灝瞧她,“你這是什么話”

    孩子都那么大了,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沒有什么好回答的

    今天她怎么這么奇怪,會問這種幼稚的問題

    幼稚的相當于,很多女人問自己的男朋友,他媽和她同時掉進水里先救誰一樣的問題。

    “我在問你,你要如實的回答我。”林辛言不依不饒的拽住他的衣領,必須要他給自己一個答案。

    宗景灝低眸看著他抓著自己衣領的小手,說,“不會,你不會生我依舊喜歡你,但是會有遺憾。”

    如果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沒有一個孩子,會是一種缺憾,只要想想他生命里沒有宗言曦和宗言晨,他就都無法接受。

    林辛言緩緩放開手,是啊,可以相愛,但是肯定會有遺憾的,生兒育女,是每一對夫妻應該經歷的過程,也是女人過度成為母親的人生一個階段,也是男人體會成為父親時激動的心情。

    她垂下眼眸,以后秦雅該怎么辦

    宗景灝發現她的情緒不對,“你怎么了”

    她搖頭,“沒事。”

    可是她的樣子不像沒事,宗景灝低頭親她的嘴唇,林辛言蹙眉瞪著他。

    touchedyou 他笑,“你有心事的樣子,很丑,別皺眉。”

    林辛言砸他的胸口,“你才丑”

    apn “我哪里丑了”他挑眉。

    林辛言說,“你那里都丑。”

    說完快步走進房間,試圖關上門,將他關在門外,奈何宗景灝動作快抵住了門板,但是也不敢用力,怕誤傷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手擋在門框上,林辛言也不敢關,一關就會夾到他的手。

    “你出去。”林辛言佯裝生氣。

    “不出去。”宗景灝態度也堅決,“別鬧。”

    “誰讓你說我丑的”林辛言繼續裝生氣,“我決定要和你劃清界限,這里是我的房間,不準你進來。”

    宗景灝,“”

    他秒認慫,“你不丑,我丑,我丑。”

    林辛言被他的態度給弄笑了,手上松了力道宗景灝趁機推門走進來,抱著人躺在了床上,掰著她的腦袋,讓她看著自己,還在因為她說自己長得丑而耿耿于懷,“我真的丑嗎”

    林辛言覺得好笑,他能因為這樣的事情而不高興,笑著說,“你長的丑,我又不嫌棄你。”

    宗景灝,“”

    “你真覺得我90base長得丑”

    林辛言壞心的說,“嗯。”

    “是不是覺得有很多人喜歡你,你就是長得帥其實不是,是因為你比較有錢而已,現在的女人都嫌貧愛富,我也一樣,喜歡你有錢。”

    宗景灝被氣笑了,“你這么貶低你老公,心不會痛嗎”

    林辛言笑問,“心是什么我可能沒有。”

    宗景灝捏她的臉頰,將人摟在懷里輕笑道,“調皮。”

    林辛言的臉貼著他的心口,低低的說,“謝謝你逗我開心。”

    宗景灝嘆了一口氣,還是沒能讓她放下心事,說道,“說吧,到底什么事情,讓你這么心事重重”

    林辛言不安抓著他的衣領,她都能想到如果是自己不能給宗景灝生孩子,她得多難受。

    她是女人理解秦雅的感受,秦雅不愿意面對自己的缺陷,也不愿意面對蘇湛。

    宗景灝低眸看著她揪著自己衣領的手,拍了拍她的屁股,“真是個磨人的妖精。”

    林辛言瞪他,“我是妖精你是什么”

    他不假思索的道,“你是妖精,我就是被妖精迷惑的男人。”說著撩起她耳畔的頭發,好像有些知道她的情緒為何低落,問道,“是因為秦雅嗎”

    林言點頭。

    現在宗景灝全然明白了,明白她為何忽然問他那樣的問題。

    他寬慰媳婦兒,“人各有命,別太憂心。”

    林辛言怎么會不明白,這是不可挽回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可是擋不住心酸。

    為秦雅心酸。

    咚咚

    這時于媽上來敲門,“晚飯好了。”

    隔著門板于媽的聲音傳進來。

    林辛言懶懶的不想起來。

    “要不我端上來給你吃”宗景灝瞧出她的疲累。

    林辛言笑,家里有客人她怎么能讓他端飯給自己吃,“下次沒人的時候,親自給我做飯吃。”

    “行,以后我洗手為你做羹湯。”宗景灝輕笑,一副拿她沒有辦法的寵溺樣。

    誰讓是自己的媳婦兒呢誰讓她肚子里揣的是自己的崽子呢誰讓自己喜歡她呢

    所以,認栽吧。

    估計是于媽都叫過了,沈培川帶著兩個孩子也出來了,他瞧著蘇湛臉上的巴掌印,摸了摸鼻子,心里在想,這貨是怎么想的臉上都明晃晃的印子,干嘛還不走,也不怕難為情。

    蘇湛瞧出他不自然的樣子,摸摸臉頰,大方的笑笑,“我還有人打,你連打你的人都沒有,該難為情的是你。”

    說完牽起宗言曦的手,“走,我們去洗手吃飯。”

    沈培川,“”

    宗景灝拍他的肩膀,“怎么想起來,今天過來。”

    沈培川很奇怪的看著他,“不是你叫我和蘇湛過來吃飯的嗎”

    宗景灝臉上明顯是我沒叫過的表情。

    沈培川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那小子騙我。”

    為了追秦雅也是煞費苦心了。

    王阿姨開始上菜了,大家也都坐到了餐桌是前,林辛言猶豫要不要去房間看秦雅的時候,蘇湛開了腔,“嫂子。”

    林辛言回神問,“有事嗎”

    “小雅肯定不愿意出來吃飯,你幫我準備點飯菜,我端進去給她。”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說道,“跟我進來吧。”

    蘇湛跟著她走進廚房。

    林辛言讓王阿姨先出去,她和蘇湛說幾句話。

    王阿姨洗了手走出廚房,沒有人了,她才開口,“蘇湛。”

    “嗯,嫂子。”蘇湛的態度很好,心里也猜到她可能是為什么叫自己進來,“你想問我和秦雅的事情吧。”

    林辛言點頭,“蘇湛啊。”她欲言又止,在心里斟酌怎么和他說。

    蘇湛說,“你和小雅的關系如同親人,我有叫你嫂子,我也從未把你當過外人,所以,有什么話你盡管說。”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