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8章,我會永遠消失在你眼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8章,我會永遠消失在你眼前

    林辛言看著蘇湛,幾次差點脫口而出說出秦雅現在的情況,讓他知道秦雅的內心有多煎熬。

    可是終究理智勝過沖動,她答應過秦雅不能告訴蘇湛的。

    “小雅她吃了很多苦,你是男人,不管她罵你,打你,你都要忍耐著。”

    “我知道。”蘇湛低著頭,“以前都是我的錯”

    “蘇湛。”林辛言截住他的話,“我不是指這個,不管什么原因她做了什么,你都要無條件的包容她,能答應我嗎”

    蘇湛隱隱心里不安,“嫂子,你有什么話就直接告訴我,你這樣讓我有些不知所措,好像有什么事情瞞著我一樣。”

    “你答應我就好了。”林辛言守口如瓶,這事還得秦雅做好心里準備了,自己能面對的時候,親口告訴蘇湛比較好。

    不管最終他們是否能夠破鏡重圓,秦雅的情況都要她自己說。

    秦雅這輩子只懷過他的孩子,雖然不幸沒有生下來,也是一種存在過的意義。

    林辛言從碗柜里拿出碗和碟子,盛了湯和飯,又拿了空的碟子,之前沒有特意留菜,所以要從桌子上撥下來一點。

    她拿了一個托盤遞給蘇湛,讓他端著。

    蘇湛乖巧的跟著,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畢竟之前秦雅會經歷磨難都是因為他沒處理好劉菲菲的事情而導致的,他永遠都欠秦雅的,以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彌補。

    好好愛她。

    林辛言撥了三個合秦雅胃口的菜,放在托盤里,“你送進去吧。”

    蘇湛說好,“你們不用等我。”

    “誰等你,我們會把菜都吃光的。”沈培川頭都沒有抬,就夾了一筷子的菜塞進嘴里。

    蘇湛笑了一聲,“你吃吧,別噎著。”

    說完轉身離開。

    宗言曦在一旁嘻嘻的笑了一聲,“沈叔叔,你是不是被蘇叔叔懟了”

    “聽到了還說出來,比他懟我還難受,知道嗎”沈培川看著小女孩。

    宗言曦笑的更加歡快了,“我知道呀,所以要故意問的,嘻嘻。”

    沈培川被氣笑了,“你這孩子,怎么越來越伶牙俐齒了,小心長大了,沒人敢娶你。”

    聽到沈培川說這話的時候,宗景灝抬起了頭,目光投向可愛的女兒,她還很小,稚嫩的臉蛋如玉雕琢的洋娃娃一般。

    忽然他放下筷子,想到以后女兒長大是要嫁人的,他就心情郁悶的慌。

    他的女兒,沒有人配的上

    越想心里越不痛快,宗景灝起身走出餐廳,沈培川一頭霧水,看向林辛言問,“嫂子,他怎么了是我說錯什么話了嗎”

    林辛言看了一眼宗景灝,說道,“沒事兒,你吃飯吧,等會我去看看他。”

    沈培川點頭繼續吃飯,偶爾和兩個孩子斗一下嘴。

    屋里秦雅躺在床上沒有起來,蘇湛叫了她幾次,她都裝不聽見了。

    蘇湛坐在了床邊,“你再怎么不喜歡我,也要吃飯啊,故意虐待自己,讓我心疼你嗎”

    “是的,我很不喜歡你,所以請你離開。”秦雅聽煩了他的嘮叨。

    “你不喜歡我沒關系,我會教會你怎么喜歡我。”蘇湛伸手想要掀開她的被子,叫她起來吃飯,然而秦雅發火了。

    “滾”她忍無可忍。

    “只要你吃飯,我就滾給你看。”蘇湛嬉皮笑臉的,“起來吧。”

    秦雅坐了起來,這時蘇湛才看清楚她的眼睛已經哭的又紅又腫,一時間心疼的不得了,伸手想要觸碰,被秦雅發現一把拍開,“你如果再糾纏我,我就會消失在你眼前,讓你永遠也看不到,蘇湛,我說到做到。”

    蘇湛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站了起來,“我走,我走,你的傷還沒完全好,安心在這里休養,你吃飯吧,我這就出去。”

    說完立刻就走了出去,生怕秦雅會真的躲起來,讓自己再也看不見她。

    沈培川已經吃好飯了,看見蘇湛出來,說道,“我們走吧。”

    蘇湛還想再坐一會兒,害怕秦雅不吃東西。

    沈培川瞧出他的心事,伸手,“把車鑰匙給我,你等會讓司機送你回去,或者是你開景灝的車,反正他車多。”

    蘇湛想了想,“我和你一起吧,她現在不想看見我。”

    沈培川笑,“那走吧。”

    “嫂子,我們先走了。”兩人給林辛言打招呼。

    林辛言說,“好,晚上開車慢一點。”

    蘇湛說好。

    兩人出了別墅,上車時蘇湛問,“送你回家”

    沈培川嗯了一聲,而后又說,“還是送我去局里吧。”

    “這么晚了還去局里干什么這么忙嗎”

    沈培川看他一眼,“車子還放在局里,我明天早上上班,你去接我嗎”

    “我可沒那個時間。”蘇湛啟動車子,行駛出車位。

    很快車子開到局里,沈培川下車。

    “我走了。”蘇湛降下車窗說了一句。

    沈培川揮了一下手,就朝局里走去,到辦公室拿車鑰匙的時候,有個加班的屬下剛下班,沈培川看見他,問道,“才下班”

    “是啊,剛把檔案存好。”

    沈培川就隨便問了一句,“什么檔案”

    然后那人說,“就是那個猝死的囚犯,被家屬領走了,我把檔案存檔了,你不知道嗎你不是和那個”

    “什么時候領走的”對方的話還沒說完,沈培川就打斷了他,并且掏出手機給桑榆打電話。

    她怎么會這么快就把人領走了

    也沒和他打一聲招呼。

    然而,撥出去的號碼,接通以后回應是關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