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9章,故意整他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9章,故意整他

    他眉頭皺了起來,怎么會關機她除了學校沒有地方可以去,這個時iyit間段,學校也已經沒人了,他看向那人,“她有說,去哪里嗎”

    那人搖頭,“不過我想,應該是先去火葬吧,不然她把人領回去放在哪里”

    沈培川看了一眼時間,這個時候火葬場也下班了,他說,“我知道了。”

    他推開辦公室的門,想到什么叫住那人,“檔案里有她老家的地址哪里的”

    “江縣的。”

    沈培川又問,“有詳細地址嗎”

    那人不記得了,“但是檔案上有詳細地址。”

    “把檔案拿給我。”

    說完沈培川走進了辦公室,那人只好返回去拿檔案,檔案拿過來之后遞給沈培川。

    “你下班吧。”沈培川將檔案接過來,看了詳細的地址,江縣離b市有些遠,江縣屬于山區,本來他想到時候桑榆來領人的時候,就算自己沒有時間,也要派個下屬和她一起回去,她一個女孩子,需要有人照應。

    現在看著情況應該是自己走了。

    他合上檔案簿,坐在椅子上,總是無法安心。

    現在交通都是實名制,不是晚上他完全可以調查到她坐的什么車回去的,可是現在這個時間他沒法子去調查。

    可是自己擔心她一個小女孩,總是坐立不安。

    最后他還是安耐不住,拿著車鑰匙走出了辦公室,上車以后,用手機導航規劃去江縣的路線,路線規劃好以后,他啟動車子按照導航行駛出去。

    其實桑榆還沒走,她回去就不打算回來了,要在這邊辦理休學的事情。

    所以天亮了以后沈培川打電話讓人查桑榆,沒有查到她任何購票記錄。

    “火車動車飛機都沒有購票記錄”沈培川不由心里咯噔一下子,那她怎么回去

    “是的,沒有記錄,如果她做私家車,大客車,就無法確定,現在有很多大客車,不在站里上人,不實名購票,所以查不到。”

    沈培川說,“我知道了。”

    說完他掛了電話,因為很擔心她,還是決定回她老家看一眼。

    桑榆解決了學校的事情,來了局里,想要和沈培川做個告別,她不回來了,以后也就沒有機會見了。

    “副局不在。”

    “那他去哪里了”桑榆問。

    “我也不清楚,要不你去他家看看”那位警務人員說。

    桑榆糾結片刻,說道,“那你能告訴我他家的地址嗎”

    警務人員把沈培川的住址告訴了她,桑榆說了一聲謝謝便離開了局里,坐出租車去沈培川的住處。

    到了地方以后她敲門,并沒有人回應,便坐在外面等。

    等到她購買的車票到了上車的時間,也沒有等到沈培川,她將關機的手機開機,昨天她把母親火葬了,心情不好,所以關了手機,把自己關在酒店的房間里不想任何打擾。

    現在開機主要是給沈培川打電話,本來是想向他當面告別的,現在只能用電話的方式了。

    電話撥通,回應的是關機。

    沈培川的手機用了一夜的導航之后沒電了,自動關機了,他正在服務區里買手機充電器。

    經過一夜的車程,沈培川到達江縣,在當地派出所的幫助下,順利找到了桑榆的老家,她的家已經沒有人,房子也荒廢了,附近的鄰居也都說沒見到她來家。

    沈培川沒有立刻走,打聽了一些她家的情況,基本和桑榆說的差不多。

    她父親死后,母親服刑,她上了大學家里就沒有人了,也就荒廢了。

    本來就是瓦房,時間久沒人住,荒廢的很厲害。

    現在看著也無法居住人了。

    沈培川到了中午才離開村子,在縣里的旅館休息了兩個小時,便驅車趕回b市。

    開了太久的車人很累,他沒有去局里,而是回了家里休息。

    早上睡的還很沉,是被一串手機鈴聲吵醒的。

    他抓過手機接起來,那邊傳來宋局的聲音,語氣顯得很急促,“你人在哪里”

    沈培川說,“在家里睡覺。”

    宋局說了一句你還有心情睡,“立刻來局里。”

    沈培川清醒了幾分,聽宋局的話音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掛了電話,立刻起床洗了澡去局里。

    宋局正在招待檢查廳的人,并且信誓旦旦的說,“這絕對不可能,沈培川的為人我清楚,他不可能受賄的。”

    “上面接到舉報,才會派我們調查這件事情,我們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一位公職人員有這樣的傳聞,請相信,我們會調查清楚。”

    宋局給他們倒水,“我當然相信你們,但是我也相信沈培川,他是我一手帶出來的,我的為人我相信你們也很清楚。”

    宋局是出了名的清正廉明,在圈子里的名聲很好,很被人尊重。

    “我們知道,你放心,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如果沈副局沒做過的事情,我們也絕對不會冤枉他的。”

    沈培川來到局里辦公室都沒去,直接去了宋局的辦公室,看到里面穿著黑色制服的人員,愣了一下,這些人他知道是干什么的。

    他們是來調查誰的

    “培川你過來。”宋局叫他,沈培川心里大概猜到一點,要是調查別人,宋局不會火急火燎的叫他過來,看樣子是和他有關系。

    他走過來,宋局扯住他,在他耳邊低聲道,“有人舉報你受賄,這些是來調查你的。做好心里準備。”

    沈培川腦袋嗡了一聲,受。賄

    “你就是沈培川”一位穿著制服的監察廳人員站起來。

    沈培川說,“我是。”

    “上面接到有人舉報,說你受賄,我們是這次調查人員,這是調查令。”那人將一張調查令放在沈培川跟前,“這期間請你配合,還有,沒有調查清楚之前,你不能參與任何工作。”

    宋局皺眉,“沒有調查清楚,為什么不能參與工作”

    不能參與工作,不是等于停職調查嘛,那是很嚴重的。

    “當然要停職,調查清楚才可以參與工作。”監察廳的人員公事公辦的口氣。

    宋局還想再說話,沈培川拉住了他,說,“我接受所有調查。”

    他沒有做過的事情,也不怕被調查。

    “很好,這期間,請你保持電話暢通,我們有需要你配合的,我們必須第一時間能聯系到你。”

    沈培川說知道。

    監察廳的人走后,宋局看著他問,“這是怎么回事”

    沈培川想了想,“可能是有人故意整我。”

    “你得罪人了”宋局問。

    沈培川在腦海把自己接觸的人過了一遍,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測,能搞出這么大動靜的估摸著也就是顧北了。

    “應該是吧。”他說。

    宋局氣的頭疼,“你,你要我怎么說你,你也不是沖動的人,怎么能得罪人呢”

    沈培川不說話。

    宋局嘆了一口氣,“我會盡力幫助你的。”

    “謝謝。”沈培川由衷的說。

    “謝我有屁用,我也不是檢查廳的,能幫的也不多。”宋局摘了帽子,氣呼呼的,他是最了解沈培川的,他不能干受賄的事情,但是現在有人要整他,明顯是很有權利的。

    ap他能做的也有限。

    這次的事情處理不好,肯定會影響他的仕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