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0章,天涯陌路,后會無期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0章,天涯陌路,后會無期

    宋局招呼沈培川坐下,“和我說說,你得罪什么人了”

    沈培川坐下來,說,“可能是顧北。”

    宋局有些懵,顧北

    他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啊。

    沈培川說是b市顧家的顧北。

    宋局這才有一點明白過來,“你得罪了顧老爺子那個,寵得無法無天的小兒子了”

    “嗯。”沈培川低眸。

    “你不是愛惹事的人啊,怎么會得罪他的”宋局很了解沈培川的,他不是那種爭強好勝的人,況且那個顧北和沈培川也沒工作上的來往,顧北又不是公職人員,也就不會有沖突,唯一制造沖突的也就是在生活上了。

    沈培川也沒瞞著宋局,“我朋友的女朋友被他抓起來了,就是上次寺廟發生的那件事情,我在調查他,估計是他知道我在調查他,才陷害的我。”

    宋局也很無奈,顧老爺子很有地位人脈廣闊,扶了不少能干的人上位,他若是想要下狠手弄垮誰,并不是難事。

    “我沒事,大不了不干了。”沈培川云淡風輕的說。

    遺憾肯定有,如果真的不能干了,他也坦然接受。

    宋局眼睛一瞪,明顯是不贊同他的話,“你當初來到我手下時說的什么話現在敢和我說不干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沈培川當然不想,可是被調查真的非同小可。

    宋局沉默片刻,“我會幫你找找人的。”

    “不要為我太費心。”沈培川并不想給宋局添麻煩。

    宋局不高興了,覺得沈培川拿自己的前途不當一回事兒,嚴厲呵斥道,“你這是什么話影響前途的事情,你竟然不在意,你之前的雄心壯志都去哪里了”

    沈培川低頭不語,他當然是想做實事,做好事,盡量讓自己的存在有意義,他也不想這樣,可是已經發生了,他只能做好最壞的打算。

    他不想告訴任何人,特別是宗景灝,他正在準備婚禮,這個時候他不想給別人添麻煩。

    “不管怎么樣,你沒做過的事情,我們就要盡力去解決,以后不準在我面前有消極的狀態,知道嗎”

    宋局很冷著臉。

    沈培川內心十分愧疚宋局對自己的信任和栽培。

    宋局忽然站起來拿起帽子,“我去找人了解一下。”

    沈培川不知道對宋局說什么,他就像是一位父親。

    “謝謝。”雖然這兩個字并不能表達他的感受。

    宋局拍了拍沈培川的肩膀,“你給我振作起來,子虛烏有的事情,我們不怕,還有,你跟我說什么謝謝”

    沈培川笑笑,“對您的信任和栽培,然我很感激,不知道如何報答您。”

    “做實事就是報答。”說完宋局走了出去。

    沈培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跟著走了出去,他推開辦公室的門,桌子上還放著桑榆母親檔案的資料,他拿起來送去檔案室,送完回來的時候碰見了一個屬下。

    “沈副局,我這里有你的信。”

    “什么信”沈培川問。

    “在我位置上,我去給你拿。”那人快速回到位置上,拿過來一個信封遞給沈培川,“那位桑榆小姐,讓我轉交給你的。”

    沈培川聽到這個名字,心里莫名的顫動了一下。

    沈培川接過來的時候問道,“她什么時候送來的”

    “昨天。”那人回答。

    沈培川微微皺起眉頭,“昨天”

    “是的,就是昨天,她來找過你,你沒在,我還告訴了她你的住處,應該是沒見到你,才讓我轉交的信。”

    沈培川說知道了,他拿著信封走進辦公室關上了門,走到辦公桌前坐下來,看著粉色的信封,并沒有立刻打開。

    apnshtjbsp而是在心里琢磨著,她會給自己說什么。

    過了一會兒,他才緩緩的撕開信封。

    映入眼簾的字體是用黑色水筆寫的,字跡娟秀工整,開頭也沒有用傳統的寫信格式,而是直接寫了內容。

    本來想和你面對面道個別的,結果沒找到你,感覺我們不太有緣分。

    就像我們的年齡一樣,你已經事業有成,而我還沒大學畢業,這就是差距。

    本來對你很有好感的,我想,大概是我缺少父愛的關系,喜歡成熟穩重的男性,而你就是那樣的一個人,但我也深知,我們不可能,你需要一個能幫助你的妻子,很明顯我不可能成為那樣的人。

    我走了,打算離開b市,以后也不回來了,恐怕也沒機會見面了。

    真的很感謝一直以來你對我的照顧,謝謝你。

    對了,你趕快找個對象吧,不然真的老了。

    遇到喜歡的要勇敢追求哦,你太慢熱了,別錯過緣分。

    最后的最后祝你幸福。

    天涯陌路,后會無期。

    桑榆。

    沈培川垂著眸子,臉上沒有表現出什么情緒,讓人看不透他是什么心情,此刻是什么感受。

    他將信紙折起來裝回了信封,放在桌面上,掏出手機撥出她的號碼,回應的是空號。

    她離開b市前,取消了在這邊辦的手機號,真的是下了決心離開這里。

    撥號頁面返回到電話薄,他按下了蘇湛的電話。

    蘇湛正在給老太太按摩呢,老太太雖然恢復了言語能力,可是畢竟歲數大了,行走的能力肯定是恢復不了了。

    老太太還舍不得死,因為還沒看到唯一的孫子成家。

    “你什么時候把小雅找回來”老太太問,心里還是最中意秦雅。

    “上次都是你的錯,你要給她道歉,那怕給她下跪,你都要把人給我找回來。”老太太的態度很明確cshc。

    蘇湛說,“我知道。”

    “哎。我差點就抱重孫子了,我這輩子的愿望,就是看到你和小雅和好,然后生下一個孩子,這樣我就沒有什么遺憾了,就算是死了,也能瞑目。”

    “您要活一百歲的。”蘇湛握著奶奶的手,“你放心,我一定把小雅追回來,然后給你生很多很多重孫子,我以后還要你給我帶孩子呢,所以一定要好好的把身體養好。”

    老太太笑,這時蘇湛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上面顯示著,沈培川的號碼。

    他按下接聽鍵,“培川”

    “有空嗎,陪我喝一杯。”

    蘇湛聽出他的情緒似乎很低落,問道,“你怎么了”

    “你要是有空就出來陪我喝一杯,別問那么多。”

    蘇湛將手機拿掉看看來電顯示,確實是沈培川,這貨怎么了

    怎么跟吃炸藥一樣

    “我有空,你在什么地方”蘇湛問。

    那邊傳來沈培川的聲音,“我在那家我們常去的酒吧等你。”

    “嗯,知道了。”說完蘇湛掛了電話,看向老太太,“是培川,聽著好像心情不好,叫我陪他喝一杯。”

    老太太嘆了一口氣,“培川也還沒有女朋友嗎”

    蘇湛說是。

    “哎,你們一個個的真是令人操心,都這么大的人了,婚姻大事還沒有著落。”

    蘇湛拍拍奶奶的手,“你就別擔心了,我先走了。”

    老太太擺手,“去吧,別喝多了,也勸他少喝一點,酒不是個好東西。”

    “我知道了,您好好休養吧。”蘇湛拿過車鑰匙,交代傭人,“好好照顧我奶奶。”

    傭人說,“我會的。”

    蘇湛離開家之后開著車子朝著他們經常去的那家酒吧而去。

    他到的時候,沈培川一個人已經喝上了,他走過來坐到沈培川身旁。

    拿過酒瓶給自己跟前的空杯子倒滿,問道,“你有心事”

    沈培川說沒有,“就是心情不好。”

    蘇湛灌了一口酒,明顯是不相信,“你不是心情不好就酗酒的人,說吧,到底什么事情”

    沈培川又倒滿酒,看他一眼,“讓你喝就喝,問這么多廢話干什么”

    “呵。”蘇湛笑了一聲,這還不是心情不好,瞧瞧這說話的語氣。

    他砸了砸嘴巴,“是和小女朋友鬧別扭了”

    沈培川慢慢的將頭轉過來,語氣有些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