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1章,和我為敵不會有好下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1章,和我為敵不會有好下場

    沈培川慢慢的將頭轉過來,語氣有些涼。

    “蘇湛,我心情不是很愉快,所以,不要和我開玩笑。”

    蘇湛瞧著他的臉,仔細的瞅,好像不是開玩笑,他也正了正神色,“和我說說你發生了什么事情”

    沈培川又灌了一口酒,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讓被人也跟著擔憂,說,“沒什么,就是忽然心情不好。”

    他放下酒杯,說,“現在好多了。”

    蘇湛可不這么認為,“我們是兄弟,有什么千萬別瞞著我。”

    “誰和你是兄弟你眼里只有女人。”沈培川故作輕松的和他調侃。

    “嘿,你這人真是,我要是眼里只有女人,你一個電話,我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我閑的我”蘇湛給他倒酒,“你不是要喝嘛,今天不喝醉,我們誰也別想回家”

    沈培川不喝,蘇湛拿著酒杯往他嘴里灌,“酒是糧食精,越喝越年輕。”

    “你自己年輕吧。”沈培川推開他的手,站了起來,“走了。”

    蘇湛跟著一起,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你這人真沒勁,叫我來喝酒,還沒開喝呢,就要走,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總是騙人家。”

    沈培川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惡寒的抖了一下,“你他媽的正經點。”

    “我哪里不正經了我又沒要求你做受,我取向剛剛的。”

    沈培川,“”

    他真后悔把蘇湛叫來,腦子肯定被門擠了才會給他打電話,找他陪自己,是他瘋了。

    一定是瘋了。

    怎么忘記蘇湛是個什么德行的玩意兒了呢

    這時服務走過來遞上酒水清單,蘇湛指著沈培川,“找他。”

    “一共三百八。”服務員將酒水單子遞過來。

    沈培川掏出皮夾拿了四張紅色的票子遞過去,說道,“不用找了。”

    說完便走了出去,蘇湛忙著跟上來。

    出了酒吧的門,蘇湛問,“我們去哪里”

    沈培川說,“回家睡覺。”

    蘇湛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這話是沈培川說出來的,他是僅次于和宗景灝一樣忙得人,以前是隊長的時候都那么拼命,現在是副局了,不得更忙

    竟然和他說回家睡覺

    是他聽錯了,還是他說錯了

    他挖了挖耳朵,問,“剛剛你說什么”

    沈培川沒理會他,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坐進去,揚長而去。

    蘇湛,“”

    他站在路邊凌亂了,這是個什么意思啊把他叫來喝酒,又把他一個人丟下了。

    “姓沈的我記住你了。”蘇湛氣呼呼的,可是轉而一想,感覺沈培川好像不大對勁,他很少會主動找自己喝酒,而且他還很忙,出于責任心重,工作十分努力認真,他竟然說回家睡覺

    難道不用上班嗎

    他的反常是出了什么事情嗎

    他喝了兩杯洋酒,沒有開車,而是坐在路邊的休息長椅上,撥了宗景灝的號碼。

    萬越集團,關勁拿過幾份重要文件,這些原本昨天就要簽好的,但是宗景灝沒有來公司,所以都積壓了下來。

    關勁說,“這些不能再拖了。”

    宗景灝抬眼看他,“你是在命令我嗎”

    關勁立刻神經緊繃,用力的搖頭,“不敢。”

    不是不想,是不敢。

    很想壓榨一下他,讓他體會一下沒日沒夜的工作有多累。

    宗景灝翻開文件,這時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并沒有接,而是直接按下了紅色的圖標掛斷了。

    那邊蘇湛看著被掛斷的手機,臉色變了又變,這都是怎么了

    一個一個

    難道是和林辛言在一起膩歪呢所以掛了他的電話

    蘇湛心想現在就數宗景灝最春風得意,老婆孩子都在身邊。夫妻感情又好,他壞心的想,你不愿意被打擾,我偏要打擾你。

    他再次撥通號碼。

    大有你不接我電話,我就把你的手機打爆的架勢。

    桌子上的手機再次響起來。宗景灝抬眸。上面顯示的還是蘇湛的號碼。

    他按下接聽鍵,并且打開了免提,解放雙手不誤看文件。

    他問,“有事嗎”

    蘇湛沒想到他這么快就接了,都做好再打幾次的準備了。

    一下沒反應過來,緩了兩秒,說,“剛剛為什么掛我電話,是我打電話的時間不對,打擾了你的好事”

    關勁低頭撓了撓頭,心想這貨腦子里都裝的什么

    宗景灝沒抬頭,將簽完字的文件合上,放到另一邊,說道,“你這么閑嗎”

    蘇湛,“”

    好像就是他最閑了。

    被沈培川叫出來喝了兩杯酒,也不想回家了,更不想去事務所,好像是挺閑的。

    他砸了砸嘴,“沈培川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看他情緒不大對勁,今天叫我來喝酒,沒喝兩杯又不喝了,我問他干嘛去,他說回家睡覺,他這么工作積極的人,竟然說要回家睡覺,是不是不正常”

    這的確不像他的性格。

    宗景灝按掉了免提,拿起手機,問,“他人現在在哪里”

    “應該在家吧。”蘇湛說。

    “你去找他,把他帶到公司來。”

    “行,那我掛電話了。”

    宗景灝拿掉手機放在桌子上,這時門口傳來秘書的聲音。“你不能進。”

    外面的人似乎并不把秘書放在眼里,一把將人推開,“滾開”

    辦公室的門在秘書無力阻擋的情況下被人推開,顧北單手抄兜,笑著說,“宗總。”

    “我攔不住他。”秘書低頭。

    宗景灝并沒有苛責她,說,“下去吧。”

    他將簽完的文件遞給關勁,“你也下去吧。”

    關勁抱著一摞文件走出去。

    顧北走到辦公桌前,拿掉鼻梁上的墨鏡,四處看了一眼,笑說,“宗總好品味。”

    宗景灝仰靠在椅背上,“顧總沒禮貌的闖進我辦公室,就是想夸我品味好嗎”

    顧北笑了一聲,單手撐著辦公桌,另一只手,玩弄手里的墨鏡,“怎么樣你唯一得力的沈培川現在已經什么權利都沒有,只要我玩的狠一點,他立馬名聲狼藉,搞不好還有牢獄之災。你說我要不要玩的狠一點”

    他將眼睛戴回去,“我說過,你斗不過我。”

    宗景灝瞇眸。

    “不要驚訝。”顧北雙手撐在桌子上,附身看著他,“不管是誰,和我為敵,都不會有好下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