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2章,他腦子秀逗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2章,他腦子秀逗了

    宗景ongfacai灝心里大概能猜到他做了什么,看著顧北的眸子愈發的冷淡,“是嗎”

    “這還不是好例子嗎老四沈培川”顧北笑的譏諷,“你現在還有機會,你求我,你求我,我興許能大發慈悲,饒了他。怎么樣”

    他越來越放肆,笑的也猖狂,“你說,顧總,我錯了,是我有眼無珠沖撞了你,求你高抬貴手,我說不定,就放了沈培川”

    宗景灝瞇眼緊盯他,眼底涌出極大的怒意,但是很快隱沒,面上不露聲色,“恐怕我要讓顧總失望了。”

    顧北驀然站直,“到現在你還看不清楚情況嗎”

    “顧總教的很好,只是我沒學會,要不,你再教我一次”宗景灝云淡風輕,完全不把他的挑釁放在眼里。

    顧北氣憤,“宗景灝你有什么可拽的不就是錢比我多嗎可要是輪人和權利,你不如我。”

    宗景灝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如你”

    他這種笑,總有種背地里算計人的陰險,讓顧北心里發毛。

    可是仔細想想,他最得力的就是沈培川,和文家也不來往,況且,文傾自己都名聲狼藉,哪里還能幫助他

    還有一個蘇湛能頂什么用

    他老子,和那么多姐姐,結婚的對象都不是普通人,他個個地方都有人,想辦什么事情,也是輕而易舉的。

    這樣一想,顧北立馬有了信心。

    “你少唬我”

    宗景灝依舊從容,“你知道我們的區別在哪里嗎”

    顧北問,“在哪里”

    “你的確有人脈,路子廣闊,可是你忘記了,越是明處的人,越好對付,就像你陷害了培川一樣。可是你不知道我有什么人,有多少勢力。”

    宗景灝運籌帷幄的自信樣,讓顧北心里打鼓,“你,你是什么意思”

    正所謂明箭易躲,暗箭難防,很明顯宗景灝這話是他還有不為人所知的勢力。

    “顧總這點理解能力都沒有嗎”他揶揄道。

    顧北本就是個急性子不是穩重的人,宗景灝幾句話就把人給挑毛了。

    “你的意思就是你有人唄”顧北心里是不相信的,但是有不是完全不信。

    很矛盾,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在誆騙他。

    “就算你有人,你也未必能贏得過我。”顧北沒有之前的自信滿滿,但是習慣性的嘴里放狠話,“我們走著瞧。”

    他帶著氣憤走出去,蘇湛帶著沈培川過來,正好和他在門口撞上。

    “呦,這不是顧總嗎”蘇湛上下打量他一眼,冷笑了一聲,“你喪著個臉,是死爹了”

    顧北一把扯住蘇湛的衣領,陰狠地道,“你在找死嗎”

    蘇湛毫無畏懼,笑著說,“我找死你敢怎么樣我看清楚這里是什么地方。”

    顧北單槍匹馬的來,真要和蘇湛打起來他賺不到便宜。即使內心被氣的不行,還是松了手。

    “我不會放過你”

    蘇湛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我等著,你盡管放馬過來”

    四目相對,如果目光可以變成武器,那么,此刻他們一定在廝殺。

    “沈培川。”顧北冷笑了一聲,大步走出去。

    蘇湛一臉懵逼,他忽然叫了一句沈培川的名字干什么

    他腦子秀逗了

    “他叫你干什么”蘇湛扭頭看向沈培川問。

    沈培川說,“他有神經病,你別理會他。”

    “是這樣嗎”蘇湛不疑有他,感覺顧北那話說的很有深意,不像是隨口說說的。

    沈培川沒和他扯,邁步走進了辦公室,看向宗景灝問,“他來干什么”

    宗景灝從辦公桌前走了出來,語氣沉沉的反問,“你出了事情怎么不和我說”

    沈培川坐到沙發里,說,“你不是在準備婚禮的事情嗎,不想給你添麻煩。”

    宗景灝有些不痛快,冷嗤了一聲,“你打算怎么辦”

    apnxyp這種事情能隱瞞嗎萬一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怎么辦

    前途還要不要了

    “你們在說什么”蘇湛走過來,看著沈培川問,“你出了什么事情”

    沈培川低著頭沒吭聲。

    宗景灝扯了扯領口,“還不打算說”

    “今天一大早宋局就把我叫到了局里,我到局里就看到了檢查廳的人,說我受賄,現在已經被停職,正在接受調查。”沈培川低著頭說。

    “王八蛋”蘇湛氣的破口大罵,“顧北這個小人,真他媽的無恥。”

    宗景灝心里有猜測,知道是用這種致命的過錯來陷害沈培川還是很不平靜。

    畢竟對于一個公職人員來說,被調查受賄會影響到以后的仕途。

    如顧北所說的,如果他在里面搗鬼,坐實了受賄,那么沈培川就完了。

    “我們現在怎么辦”蘇湛焦急的問,這可關系著沈培川的前途,處理不好,身敗名裂。

    宗景灝在決定辦婚禮的時候,就怕顧北出來搗亂,所以做了準備。

    顧北的倚仗不過是顧老爺子,他的那些姐夫,也不過是看在顧老爺的面子上,給顧北幾分面子。

    如果顧老爺子倒了,顧北還有什么

    古代打仗尚且知曉擒賊先擒王,他又怎會一直和顧北糾纏。

    “你們都回去吧,這事我來處理。”宗景灝站了起來,拿起桌子上的手機準備出去。

    “你有辦法了”蘇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沈培川也很驚訝。

    兩人都看著他。

    宗景灝并沒有解釋要怎么做,瞧著他們驚訝的目光,挑眉問道,“怎么,信不過我”

    蘇湛點頭,又慌忙搖頭,“我們當然信得過你,只是你有人用嗎”

    畢竟他是經商的,又不是當官的,怎么對付顧北

    宗景灝笑,打了個啞謎,“我沒有人,我媳婦兒有。”

    之前林辛言接到邵云的電話之后,把邵云的電話存在了宗景灝的手機里,讓他有不能出面的事情,找邵云。

    其實林辛言都不清楚,自己的父親到底是什么人,不過她并不想去了解。

    就像文嫻信里說的,只要知道他是個好人就行了。

    蘇湛和沈培川相視,似乎在對方的眼里都看到了答案。

    知道這并不是單單指林辛言,而是她的父母輩遺留下來的勢力。

    知道宗景灝早已經有了對策,蘇湛稍稍放心了些,但是對顧北的所作所為厭惡到了極點。

    一想到顧北,就想對他破口大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