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4章,值得托付終身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4章,值得托付終身男人

    宋雅馨說,“來這里辦點事情,你還有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們我們找個地方坐坐”

    沈培川沒有地方去,也就答應了。

    “你開車了嗎”宋雅馨問。

    “沒有。”沈培川回答。

    宋雅馨指著停在路邊的車子,說,“我的車子就停在路邊,坐我的車子吧。”

    沈培川沒有拒絕。

    “這貨。”蘇湛看著沈培川和一個女人上了車子,嚴重懷疑自己的眼睛。

    他問前面的司機,“剛剛從小店里出來的那個男人,是和女人上了車嗎”

    司機說,“是的,還是個挺漂亮的女人。”

    蘇湛笑了一聲,心想都有女人了,還在他的面前裝深沉,還有,剛剛那個女人是誰啊

    和沈培川什么關系

    難道沈培川有女朋友了,一直在隱瞞

    可是也沒有必要隱瞞啊

    蘇湛滿腔的疑惑,可惜也沒有人能給他解惑。

    司機往后看了他一眼,“我們走嗎”

    他總不能一直把車子停著不做生意吧。

    看到沈培川有人陪著,他放心了不少,對司機說了宗景灝別墅的地址。

    宋雅馨將車子開到市區以后,找了一家比較有情調的咖啡廳,“我們喝杯咖啡吧。”

    沈培川并不是很想去咖啡廳,但是鑒于自己剛剛答應了,便推開車門下來。

    “就喝一杯咖啡,怎么感覺你不是很愿意的樣子。”宋雅馨笑著說。

    “我”

    ap“我逗你的。”宋雅馨故意打斷他,知道他心情低落,可能是因為桑榆的事情。

    桑榆在臨走之前找過她。

    桑榆能感覺到宋雅馨對沈培川有想法,而且她又是宋局的女兒,在事業上是對沈培川有好處的,宋局在怎么喜歡他,可終究是下屬,但如果是女婿會更盡心盡力的扶持他。

    所以在走之前,她向宋雅馨坦白了一切。

    咖啡廳裝修的很溫馨,有些浪漫的小情調,來這里喝咖啡的小情侶居多。

    宋雅馨在窗前的位置坐下,窗外是梧桐樹遮住了陽光,并不刺眼,桌子中間的白瓷花瓶里插著幾朵小雛菊。

    “你想喝點什么”她看著沈培川問。

    沈培川說,“綠茶。”

    “一杯綠茶,和一杯加奶的卡布奇諾。”宋雅馨對服務生說道。

    “好的。”

    kuxiai服務生離開后,宋雅馨笑著說,“是不是男人都不喜歡甜的就算喝咖啡,也不喜歡加糖和奶”

    沈培川說,“個人而異吧。”

    “我聽說了,沒想到你也有跟孩子一樣的時候。”宋雅馨說。

    沈培川聽的一頭霧水,不知道她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了”

    “你猜。”宋雅馨笑著說。

    沈培川說,“我猜不到。”

    “你呀,是真的很沒情趣,不過,你卻是值得托付終身男人,其實我挺后悔的,畢竟當初我爸挺想讓我和你結婚的”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沈培川打斷她,并不想和她說這些。

    宋雅馨問,“你是不是討厭我恨我”

    “沒有。”

    沈培川很直白的回答,當時如果宋雅馨愿意,他會答應結婚,但是也沒有什么遺憾。

    并不是愛,只是不討厭,年齡合適,僅此而已。

    這時服務生將咖啡端上來,“你們慢用。”

    宋雅馨端起來喝了一口,等到服務走遠,才又一次開口,“你會不會嫌棄現在的我”

    沈培川蹙眉,并沒言語。

    宋雅馨自嘲的笑笑,“畢竟我結過婚。”

    “離過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沈培川并不是安慰她。只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每年的離婚率都在上升,有很多離婚的男性和女性,這并不能代表什么。

    宋雅馨擺弄這咖啡杯,“年少時,崇尚浪漫主義,很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和自己說我愛你,偶爾送一束火紅的玫瑰,那樣才會覺得有激情有樂趣,可時間久了,激情變得平淡,生活只剩下柴米油鹽醬醋的時候,大多數人會耐不住寂寞。就比如我,千挑萬選的丈夫,在生活歸為平靜時,背叛了我。”

    她抬起眼眸看著沈培川,“如果當初我選擇了你,我們一定會過的很幸福,或許,我們連孩子都有了,培川,我真的很后悔,后悔當初瞎了眼。”

    沈培川并沒看她的目光,“這不是你的錯,是他不知道珍惜。”

    而他們并沒有緣分,以前沒有,現在更沒有。

    “培川”

    “我忽然想到我還有事情,我先走了。”沈培川站了起來。

    宋雅馨抿唇嘴角動了動,心里想,她不著急,老天爺給了她第二次機會,她一定要把握住。

    “我送你。”她跟上來。

    沈培川拒絕了,“我們不順路。”

    “但是同行。”宋雅曦笑著說,“走吧,你這樣疏遠,讓我覺得你對我心懷怨恨似的。”

    她把話說到這個地步,沈培川反而不能說什么了,因為他繼續拒絕,會讓人覺得他是對宋雅馨心懷不滿。

    出了咖啡廳兩人前后上了車子,宋雅馨問,“你去哪里”

    沈培川剛想說去局里,然后很快反應過來,現在他沒有工作,不用去局里。

    “這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宗景灝的手機號碼,他立刻接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