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5章,婚禮不過是一個形式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5章,婚禮不過是一個形式

    電話接通那邊傳來宗景灝的聲音,讓他把之前查到關于顧北所犯法的資料都發給他。

    沈培川說,“我知道了。”

    東西都放在家里,他為了安全和不被人家發現,并沒有放在局里。

    說完他掛了電話,看向宋雅馨,“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兒。”

    宋雅馨說,“那好吧。”

    tk她拉開車門上了車,扣上安全帶之后她降下車窗對沈培川說,“你的事情,我爸一定會盡力幫助你的,而且我也信任你。”

    沈培川其實并不想麻煩宋局長,而且宋雅馨忽然的熱情,讓他也很不適應。

    只是出于禮貌說了一聲謝謝。

    畢竟人家是對他的關心。

    等到宋雅馨離開之后,他站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回住處。

    拿到東西之后,他打電話問宗景灝在什么地方,他把東西送過去,宗景灝說不用給他送來,用網絡的方式發給他就行。

    沈培川也沒問他要那些做什么,只是將東西都發送了過去。

    之后的這兩天過的也很平靜,并沒有什么動靜,因為被調查的關系,沈培川并不能去上班,

    這兩天宗景灝沒有回別墅,至于去干什么了,林辛言也不清楚,他只打電話回來說,有事情需要辦,暫時兩天不回來,讓她不要擔心。

    這兩天雖然平靜,但是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宗啟封和程毓溫回到了b市,秦雅的傷也好多了,已經可以下地走路,她本來急著回c市,但是從宗啟封和程毓溫來了之后,才知道林辛言會和宗景灝要舉辦婚禮。

    所以她暫且也不能走了,起碼得等林辛言和宗景灝的婚禮結束才能走。

    “你穿什么”秦雅問。

    林辛言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什么穿什么”

    “你的婚禮,你是穿婚紗,還是穿中式。”秦雅手里拿著一個蘋果窩在沙發里啃。

    林辛言恍然,“我不知道,都是他準備的。”

    秦雅,“”

    “你都不期待自己的婚禮嗎”秦雅表示不能理解,每個女人不都希望,自己有個浪漫又有紀念意義的婚禮嗎

    怎么看著她的情緒不高漲

    林辛言并不是不高興,也不是不喜歡,而是經歷的多了,心情也就變得平靜了。

    “若是七年之前,我一定會激動的夜不能寐,婚禮啊,女人一輩子的大事,可是你看,我和他早已經過著平常夫妻一樣的生活,婚禮,不過是一個形式,向外界宣布我們之間的關系的形勢。”林辛言說。

    秦雅仔細想想好像也是,現在的林辛言和宗景灝過的就是結婚之后的夫妻生活,而且已經是有兩個孩子的夫妻,看到她的肚子,秦雅伸手摸摸,“你們真的像是老夫老妻誒,這都第三個孩子了。”

    “哎,他怎么也沒找我給你設計結婚需要穿的衣服,他是不看好我嗎覺得我設計的不好”秦雅其實想要幫林辛言設計。

    林辛言看她,“估計是不想麻煩我們,而且你還傷著,我說過讓他全權負責。”

    “好吧。”秦雅看了一眼時間,“兩個孩子怎么還不回來”

    宗啟封和程毓溫回來,休息了一天之后,今天帶兩個孩子出去玩了,中午才出去的,現在已經快晚上了。

    “會回來吃晚飯嗎都六點了。”秦雅問。

    林辛言也不知道,他們走的時候也沒說要不要回來吃晚飯。

    “你老公都兩天沒回來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秦雅又問。

    林辛言并么有去多想,因為她很明白,就算發生了什么事情,她也幫不上忙,能做的就是照顧好家里,讓他沒有后顧之憂,所以,她不追問宗景灝到底去干什么了。

    其實就算不問,也能猜到一點,肯定和顧北有關系,畢竟現在也只有這一件事情還么有徹底解決。

    只是她并沒有想到,顧北會陷害沈培川,沈培川現在也是被調查中。

    晚上兩個孩子是在外面吃過飯菜回來的,宗景灝也沒回來,晚飯就只有林辛言和秦雅兩個人。

    秦雅說,“平時都有兩個孩子在,今天他們不再就我們兩個,顯得好冷清。”

    林辛言也覺得,這棟別墅很大,宗啟封和程毓溫回來之后也住滿了,兩個孩子都般樓上去了,把樓下的房間空出來給了他們住。

    本來宗啟封和程毓溫說回老宅子住,但是因為程毓秀,林辛言怕宗啟封觸景生情,便讓他們住在別墅里,兩個孩子經常陪陪他們二老,也不會覺得孤獨。

    “你給二叔打電話了嗎”秦雅夾了一筷子的紅燒茄子放嘴里。

    畢竟是林辛言的婚禮,得通知邵云。

    林辛言說,“吃晚飯打。”

    家里來了個王阿姨之后家務都忙的過來了,兩個孩子也大了,基本不需要林辛言給他們洗澡之類的,現在她很輕松,但是越來越感覺到累。

    可能是因為月份越來越大的關系導致的。

    洗完澡之后,她躺在床上給邵云打電話,然而回應的是無法接通。

    她過了一會兒又打了一次,依舊是占線,無法接通。

    她不由的皺眉,奇怪怎么會接不通電話,她放下手機,準備明天再打,也許今天他在什么地方信號不好,導致的。

    這兩天宗景灝沒在,她睡的都比較晚,身邊忽然沒有這樣人,她有些不適應。

    雖然不想給他添麻煩,但是心里還是會擔心他的安危,怕他在外面做的事情有危險。

    在床上躺了很久都沒有睡著,很想給他打電話,但是又怕打擾他,最后還是難耐住。

    翻來覆去睡不著,后來時間太晚了不知不覺睡著,早上很早也就醒了。

    然而,今天卻不是平凡的一天。

    b市發生了一件大事。

    市政廳的門口一大早聚集了不少民眾,他們都不是b市的人,而是偏遠山區的農村人。

    他們年邁的老人,和婦女居多,都在向政府要說法,甚至還拉了橫幅。

    這更像是有人策劃好才發生的,因為只是一夜之間而已,這些人不但悄無聲息的來到b市,聚集在市政廳門口,就連各大媒體也是第一時間同時發布了這篇新聞。

    某大媒體進xdy行現場直播采訪,一位女記者,拿著話筒對其中一位進行采訪。

    “請問,你們是哪里人,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鬧事”

    被采訪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女人偏瘦,皮膚嘿呦,身邊站著兩個孩子,女人開口說話,還帶著濃濃的地方淳樸口音,“我們不是鬧事。”

    記者問,“那你們來這里是干什么”

    中年婦女,“我們是想要個說法。”

    記者又問,“你們要什么說法”

    中年女人回答說,“我是x省,寧縣人,我丈夫是一名平凡的瓦工,十五年前因為一起以意外塌方砸死了。”

    記者疑惑的表情,“十五年前的塌方事故,應該十五年前找該承擔責任的對方解決此事,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因為十五年前就解決了。”這次回答的是中年婦女身邊的孩子,十六七的樣子,父親死的時候,她一兩歲,“我們之所以來,是要向政府檢舉,一位十五年前到寧縣rgchuangrui視察的高級官員。”

    記者將話筒遞到說話的女孩跟前,“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說說嗎為什么要檢舉這位官員。”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