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6章,不平凡的一天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6章,不平凡的一天

    “我想很多人不知道寧縣,這是一個比較窮的地方,十五年前,政府派了一批官員下鄉視察,縣長為了通過視察,找了一批工匠修建學校,當時我們村子里沒有學校,村里的小孩子都是在一位上過學的姐姐家里學習文化,沒有書本,沒有黑板,都是靠姐姐講,他們聽。

    短時間內建一座學校,并不可能,大家都不愿意干,覺得是在害自己的孩子,畢竟學校蓋起來是要給孩子們上學的,可是那些官員才不管那么多,不去干就帶人到家里去打人,鬧事,讓人不得安生,迫不得已大家去了,當時建造的材料都很劣質的,建造了一半就塌了,我爸爸還有和他一起干活的另外四個人都在那次塌方中砸死了。”

    記者說,“建學校上級都會撥款的吧,怎么會沒學校”

    那十六七歲的孩子笑笑,“錢應該是裝進了個人口袋了吧。”

    這句說的隱晦,但是又很直白。

    讓人一下就聽得出,裝進個人口袋是什么意思。

    記者繼續問,“當時這件事是怎么解決的難道來巡查官員都不上報解決嗎”

    “解決了,來巡查的官員不但不上報,還幫著始作俑者掩蓋真相。”

    采訪到這里,大家基本已經知道是怎么一會兒事情了。

    “當時是怎么解決的對死者做出了哪些補償”記者問。

    這時有一位年邁的老人上來,說,“哪有什么補償,不但沒有補償,還不準我們說出去,誰敢張揚,就拆誰家的房子。”

    這讓記者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也太過分了

    以前的科技不發達,也沒有現在發達的網絡,又是深山區,很容易被掩蓋。

    年邁的老人,老淚縱橫,“我就一個兒子,在那次的事故中砸死的,我去要說法,不但不理會,還對我們拳打腳踢,惡言威脅。”

    說著老人撩起袖子,胳膊上一個十幾公分長的大疤痕,“這是當時那些人用鋤頭給我砍的。”

    疤痕雖然已經愈合,但是因為沒有好好的處理過,愈合的并不平整,顯得有幾分猙獰。

    “我們這些人都是當時死者的家屬,我們來不是鬧事,就是想要個說法,雖然過去了很久,還是想要對為死去的人討個公道。”老人擦了眼淚,滿臉的褶子,粗糙的手掌,讓看的人都忍不動容。

    經過大媒體這樣一宣傳,只兩個小時就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也很快被上級重視。

    線下吃瓜民眾也對此事做了深扒,十五年前是哪位官員去巡視的

    這是大家最關心的,就連當時縣級官員都沒有這么大的重視,人們更加痛恨的是那些助紂為孽的人。

    有人故意在網絡上散布了那個去巡視官員的信息。

    現如今網絡的發達,很快就傳開了,速度快的讓人猝不及防,想要捂都捂不住。

    官員的信息一旦扒出,大家會繼續深挖,當初的那個官員現在怎么樣了

    得知現在發展的更加好了,大家開始憤憤不平了。

    說什么的都有。

    “這樣的人,怎么不去死,也配為民造福簡直是人間惡魔。”

    “這種人是怎么做到今天的位置的”

    有人回復,“當然是靠的喪盡天良”

    “這種人就該死,看看那位老人多可憐,十五年前那些十五六的孩子也才一兩歲,一兩歲就沒了父親,妻子沒了丈夫,母親沒了兒子,真的好可憐啊。”

    “就是,好想千刀萬剮了這些黑心混賬”

    “這些都不是人,是惡魔,竟人欺壓沒權沒勢的農民。應該用古代的刑罰,五馬分尸。”

    很快當時的縣級官員也被人扒出,事情一度無法控制,傳開的太快,上面也迅速做出了解決,將那些人都暫時安置了起來。并且宣布會對此事做出調查,如果真實,會對相關官員嚴懲不貸

    大家紛紛在下面留言

    “希望給他們一個公道”

    “我們相信政府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如果是事實,也希望能將這人槍斃,太媽的的可恨了。”

    今天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天,此事件引起了全國民眾的關注。

    顧家也炸鍋了。

    就連顧家的女兒和兒子都不知道此事。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顧北問母親

    顧母煞白著臉色,顫顫晃晃點頭,“是真的。”

    “爸怎么能干這樣的事情呢”五女兒沒忍住,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父親是這樣的人。

    她們只知道這位父親重男輕女,但是卻沒有想過還干這樣的事情。

    “這太不可思議了。”二女兒也表示不敢相信的父親竟然這么喪盡天良。

    周夫人坐在角落里不吭聲,也不發表任何意見,作為女兒被母親喊話,她不得不來,但是從未想過要為這位父親做些什么。

    她甚至怨恨,自己為什么要生在這個家庭里

    “這一定是有人要陷害他,不然這么久遠的事情怎么會被扒出來還被扒的這么徹底”顧母雖然驚恐此時的爆出,但是作為一位賢內助,也算冷靜,“把事情鬧的這么不可收拾,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作。”

    那些人忽然出現,并且通過各大媒體爆出,現場采訪展現那些受害人的可憐,博取同情,廣大民眾討要說法給政府施壓,一環扣環,讓他們措手不及。

    如果沒有人操作,根本不可能這么迅速發展成這樣。

    “爸爸得罪什么人了嗎”顧北問。

    顧母搖頭,“我也不知道,在官場上難免會有磕碰,但是不至于費那么大的心思,去挖一件這么久遠的事情。”

    “現在不是追究事情是怎么發生的,應該是想,怎么解決,鬧得這么兇,一旦查實,肯定會重罰。”

    以這種方式爆出來,為了安撫民心,上面一定會嚴處。

    “各位妹妹我們的父親遇到事了,我們得想辦法救人。”大女兒對再做的各位jcgg168妹妹說。

    “怎么救”二女兒反問。

    她接到電話的時候,她丈夫是不讓她過來的,還說了一句,“你怎么會是他女兒”

    明顯也是對此事不滿。

    連帶著也會看不起她的。

    如果可以選擇,她也不想出生在顧家,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里。

    不是她沒良心,連自己的父親都不顧,而是她不是在顧家成長的,對顧家沒有什么感情,也沒有受到父母的重視,沒體會過親情,她丈夫和周淮厚差不多,都是正直之人,不愿意和顧家有來往。

    “我丈夫官不大,恐怕是幫不上什么忙,家里還有事情,我就先走。”二女兒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顧北一下子就火了,攔住她,“二姐,你可是爸爸的女兒,你連父親都不顧,還有良心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