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7章,一份快遞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7章,一份快遞

    “良心什么是良心你說說看。”二女兒性子剛,說話也直接,“有良心的人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顧北氣,但是無法反駁,找不到反駁的詞。

    “你是爸爸的女兒,你有義務。”顧北半天才找到了這么一個詞語反駁她。

    二女兒呵呵的冷笑了一聲,“我有什么義務義務對一個沒有底線沒有良知的人袒護嗎”

    顧母一拍桌子,“你怎么說話的他是的父親”

    二女兒轉頭看向母親,“他是我父親,他給予過我父愛嗎把我當女兒嗎我長這么大,沒有感受過父愛,更沒有家庭的溫暖。”

    顧母語塞,確實,因為大女兒出生,第二個想要生兒子,但是出生的又是女兒,便放到哥哥家寄養。

    寄人籬下可想而知生活的并不好。

    “我沒有能力管,您愿意認我這個女兒,你就認,不愿意,就當沒生過我,反正你也沒養過。”說完轉身就走。

    走到門口時腳步停頓了一下,轉頭看向坐在客廳里的幾個妹妹,“你們愿意管就管,我不攔著,你們愿意承認我這個姐姐就承認,不愿意承認我也不埋怨,見面時叫我一聲姐姐,我們還是姐妹,如果不愿意,見面就是陌生人,誰也別理誰。”

    “二姐”有人想要勸說。

    “別說了,我們雖然是一個娘胎里爬出來的,是姐妹不假,但是不能干涉個人的想法和做法。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看不慣我的,可以把我當陌生人,見面時當不認識。”二女兒打斷五妹妹的話。

    說完她重新邁起腳步,走的決絕和干脆。

    這時周夫人也站了起來,“淮厚的為人是出了名的,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他是我的父親,做的對與錯我就不評價了,這件事情,淮厚肯定不會插手,我也幫不上什么忙就先走了。”

    “老三你也不管爸爸了嗎”老大失望的看著她。

    周夫人不急不緩的道,“我不是不管,是管不了,你說我拿什么管”

    老大無話可說,周淮厚的為人大家都知道,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

    出了這次的事情,大家肯定盯著和顧家有關系的這些人呢,會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稍有差池,可能就會牽扯其中,被人詬病。

    老大無話可說,但是被父母養在身邊的孩子,對父母的感情自然比那些放在外面養的感情好。

    很想解決此事,怕父親會坐牢。

    “我和淮厚夫妻這些年,沒紅過臉,也沒有兒子,就純純一個女兒,他對我和女兒也是愛護有加,我不會做出讓他為難的事情,也請媽媽和姐姐見諒。”周夫人也表明了態度,絕對不會為了父親,讓丈夫淌渾水。

    “你簡直畜生連爸爸的安危都不顧”顧北氣的摔桌子。

    幾個姐姐不由的看向他。

    “你怎么能這么說話”老四對此感到很不滿。

    不管怎說他們都是一個父母所生,一母同胞的姐弟,他怎么能罵人

    “你三姐已經說清楚了不能插手的原因,你怎么能罵人果然是唯一的嬌兒子,連道德倫常都不知道是嗎”老四氣呼呼的,早就看不慣顧北了,這個唯一的弟弟,對姐姐完全不知道尊重。

    不是因為父親,她不會坐在這里。

    “你們都別吵了”顧母氣的胸口快速的起伏著,雖然知道女兒的理由,心里還是生氣的,但是想到周淮厚的身份,還是熄了火氣和女兒好好說話。

    “惠欣啊,淮厚的身份肯定多少能幫上點忙”

    周夫人打斷母親,“淮厚的為人你應該聽說過,他不會插手的,就算我求他都不會有用,如果你想看著我們離婚,我就回去和他吵,和他鬧,我聽您的。”

    周夫人故意把主動權交給了顧母。

    但凡她心里還有一點在意她這個女兒,就不會讓她家庭破散。

    顧母果然無法說出口了。

    這些女兒除了大女兒和小兒子,她都未盡過母親的責任,只是生下了她們,沒有給予過照顧和關懷。

    “要走就走,沒有你我們還救不出人了”顧北看不得她為難母親。

    周夫人朝母親彎了一下身,對還留下來的妹妹說道,“我做的可能不對,但是請你們諒解。”

    妹妹們都很通情達理,說,“你回去吧,我們知道你為難,其實我們各家都有各家的難處,只是怎么說出事的都是我們的父親,對他有千萬的埋怨,也不能不管不顧,我們會想辦法的,你放心吧。”

    妹妹說這樣的話,倒顯得她不顧親情了,可是她并不后悔自己的做的決定。

    她轉身走出顧家,心情說不上來的感覺。

    很厭惡父親的所作所為,但是作為女兒她又沒有立場去批評。

    坐車回到家,收拾好心情才進屋,她并不想因為父親的事情,把負面的情緒帶回家里。

    周淮厚去上班了還沒回來,家里只有女兒一個人,周夫人問,“怎么就你一個人,胤寧呢”

    “我也不知道,他收到了一個快遞之后就出去了,我也不知知道他去哪里了。”周純純說,她寫完最后一個毛筆字,放下筆看向周夫人,這才發現她的臉色不是很好,問道,“媽媽你怎么了”

    周夫人忙搖頭,“沒事兒,我去臥室里躺一會兒。”很快她又想到別的事情,“純純啊,你們什么時候回白城啊”

    她一點都不想女兒呆在這里,覺得并不是適合生活的好地方。

    總是發生些不好的事情。

    周純純說,“等等,胤寧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得過幾天才能回去。”

    上次白胤寧去找宗景灝,想要和他合作,但是宗景灝躲著他,并沒有見到。

    就算不能和宗景灝合作,他也不能就這么一走了之,不然別人都當他好欺負,到現在高原還沒有出院,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也傷的不輕,他怎么能不為跟著自己的人報仇

    這幾天他都沒閑著,一邊派人調查顧北,一邊利用周淮厚的關系,和幾個有身份的人搭上線。

    準備找機會報復顧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收到一份快遞。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