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1章,怪不得你老公那么喜歡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1章,怪不得你老公那么喜歡

    林辛言接過一張黃紙皮的信封,威廉夫人并不會國內的漢字,信封上是a國字,不過林辛言在a國那么多nztgp年,早就和國內的言語一樣的熟悉。

    她并沒有立刻撕開看。

    而是看了婚紗,因為是疊放置在一個專門放婚紗的箱子里,并看不出模樣。

    秦雅好想看林辛言婚紗的樣子,“你穿上試試合不合身吧。”

    林辛言看她,“會合適的。”

    她在eo那么多年,威廉夫人很了解她的身材,早就熟悉了她的喜好。

    “哎呀,我們是想看你穿婚紗的樣子,媽咪,你就去試試吧。”宗言曦拉著林辛言的裙擺撒嬌,“媽咪,你穿上婚紗一定好看,就穿給我們看看吧。”

    “媽咪,你就穿上試試吧。”宗言晨也很期待。

    “姐姐你就試試吧,我也想看。”周純純說。

    林辛言無奈,自己再不試穿一下,會讓他們失望的,只能點了點頭,說道,“好吧。”

    秦雅接過箱子說,“我幫你。”

    林辛言去了秦雅的房間,去試穿婚紗,窗簾拉上秦雅說,“你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吧。”

    之前都住在一起,而且關系親近林辛言沒有不好意思,除了neiyi身上就一件長裙,很輕松就脫了下來。

    秦雅拿起婚紗轉身,看到她只穿neiyi的樣子,她很白,在燈光下泛著光的那種白,除了肚子鼓起之外,胳膊大腿沒有一點多余的贅肉,線條纖細,胸很挺像是圓圓的白饅頭,被neiyi包裹著也能窺探出那誘人的輪廓,屁股翹而且圓潤,股溝和脊背相連,肩背也精致的像是畫出來的一樣完美,就連腰側都沒有因為懷孕長出多余的側肉,她將婚紗拿過來,“怪不得你老公那么喜歡你。”

    林辛言無語的看著她,“你說什么呢”

    秦雅靠到她的耳邊,“我說你的身材好,都懷孕了,還讓人看著有谷欠望的沖動,我是個女人都喜歡,更別說男人了。”

    林辛言,“”

    婚紗是裹肩設計,裙擺很大,鋪開占滿了整個房間,因為她懷孕的關系,并沒有設計凸顯身材的款式,而是偏重于華麗。

    腰腹以下都是層層疊疊的蕾絲,把鼓起的肚子都遮住了,邊緣點綴著軟緞織而成的復雜花紋,又沒有多余的裝飾,簡潔精致,閃爍奢華又典雅的神韻。

    “好看,白色真的很適合你,而且還合身。”秦雅看著她的樣子,眼里都帶了光,“快點出去給你兒子和女兒看看吧。”

    林辛言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婚紗,忽然涌出要結婚時的那種復雜心情。

    曾以為,這輩子她都不會穿上婚紗。

    卻,和自己原本以為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了。

    還生兒育女。

    這是應了那句話,世事難料的話。

    秦雅走到前面把門打開,然后又返回來幫她抱住裙擺,裙擺太大,門口不好出來。

    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大家都將目光投了過來,都想一睹風采。

    然而,林辛言穿婚紗的樣子,并沒有讓人失望,像是童話里走出來的人。

    沉靜大方,溫柔美麗。

    白胤寧看著她從屋里走出來的樣子,像是在幻想著她在走向自己,眼里無法掩飾的驚艷和喜悅。

    周純純的目光沒有注意到他,在專注的看林辛言,因為太好看了,以至于忘記了周圍的人和事。

    然而程毓溫卻發現他異樣的眼光,剛剛知道林辛言要和宗景灝辦婚禮,他無顧出了神,就有所猜測,不成想,他真的喜歡林辛言。

    不然怎么會有這種表情

    “媽咪好漂亮。”宗言曦撲過來,摸摸婚紗,“我什么時候能穿。”

    一句話逗得大家大笑起來。

    因為婚紗足夠合身,另外兩套禮服就沒有試穿。

    尺碼把控的很準。

    林辛言換下婚紗裝回箱子里。

    東西都暫放在書房里了,樓下的房間都住滿人了,往樓上拿太過麻煩。

    秦雅去送那些來送東西的人出門,和eo的人說了幾句話。

    趁著宗言曦拉著周純純說話的空蕩,程毓溫把白胤寧叫到了一旁,“你喜歡言言”

    白胤寧否認了,“我有妻子。”

    他不想給別人來帶困擾,既然沒有緣分,就不去奢求了。

    程毓溫看他一會兒,好像是在斟酌他這話話的真假。

    “希望你能記住自己的話,你有妻子。”程毓溫可不想他覬覦自己親外甥的妻子。

    而且林辛言還是他徒弟。

    宗言晨一直拉著林辛言的手,怕松開人會跑了一樣,還一個勁的感慨,“你老公沒看到你穿婚紗的樣子,太可惜了。”

    林辛言敲他的腦袋,“怎么說話的”

    “他不是你老公嗎”說完宗言晨怕她打自己,拔腿就跑。

    她嘆息,這孩子越來越沒大沒小的。

    因為白胤寧決定要參加林辛言的婚禮,晚幾天會白城,下午在別墅里呆了一會兒就走了。

    人太多,他也沒找到機會和林辛言單獨說話。

    林辛言也故意避嫌,沒有和他接觸。

    她無法揣著明白裝糊涂,明知道他的心意,還和他接觸。

    畢竟大家都已經有各自的家庭,還是疏遠一些比較好。

    而且周純純是個那么單純的孩子,她不想白胤寧傷害了她。

    這一天宗景灝依舊沒有回來,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很想他,林辛言躺在床上,想到威廉夫人給自己的信,她拿了出來,撕開信封。

    她對威廉夫人的字跡很熟悉,信紙張開,里面的字跡立刻映入眼簾。

    她半靠在床頭。

    閱讀里面的內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