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2章, 老天爺許愿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2章, 老天爺許愿

    好久不見,感覺時間過的好快,腦海里還停留在你剛進eo時的樣子。

    一轉眼好多年過去了,你也找到了歸宿,祝賀你。

    宗先生是個不錯的男士,很為你開心。

    婚紗是我親自設計,希望你喜歡,如果不是我年紀大身體不太好,我一定會去參加你的婚禮。

    以后希望還有機會見面。

    祝你結婚快樂

    aptouchedyou看著信,林辛言也想到自己剛去eo的時候,因為威廉夫人給了自己機會,她以為自己會永遠留在eo,可不想自己不但回國了,還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

    原本以為不會擁有愛情,和幸福的自己,如今也將步入婚姻的殿堂。

    多么不可思議

    她折上信紙,看著望向窗外,眼前莫名浮現出宗景灝的臉,忽然好想他。

    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回來,為了不給他添麻煩,她沒有聯系過他,今天忽然好想聯系他,抑制不住的那種。

    她拿起手機,滑動屏幕找到宗景灝的手機號,猶豫了一下,想要撥出去的時候,忽然響了起來。

    顯示的竟然是她想要撥出去的號碼。

    她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立刻接了起來。

    “喂。”

    這幾天宗景灝很忙,通過邵云的關系他認識了和顧老子同一個時期的官員。

    也是從那里得到顧老爺子在很久之前犯罪的信息。

    知道了具體的事情來龍去脈,就派人去那邊合實,查證,找人認證物證,事情爆出來前,他親自去了一趟,生怕有差池。

    他并沒有讓邵云牽扯進來,只是利用他的關系知道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往事,剩下的都是他在操作。

    一邊將受害人都帶到b市,一邊通過自己的關系和各大媒體聯絡,他并沒有找人來接手這個案子,而是讓媒體爆出,讓事情鬧大,給政府施壓。

    人都是偏向弱者的,來的那些人大多是老的老,小的小,人心的天稱自然而然就偏向了他們。

    上面不得不給大眾一個說法。

    于此同時,再爆出顧北的事情,把事情鬧到一個不可收場的地步。

    他雖然不在官場上混,但是很清楚人心,不管在那個位置上,都會有人嫉妒,只要稍有差池,必定有人推波助瀾。

    事情如他所料,發展的很順利,而且上面很重視,據他所知,上面已經成立專案組,一旦證據確鑿,肯定會被審判。

    本來就是事實,只是早晚的事情。

    要保持熱度,他讓關tdianxue勁雇用的水軍在網絡上,不斷爆料,制造話題,讓熱度不減,讓更多的人知道。

    和兩個家大媒體負責人結束約會,他便匆匆往別墅趕,這幾沒有時間回來,今天算是結束了,后面只要專注動向。

    他將車子停好,想要往屋里走時,忽然很想知道林辛言有沒有想自己。

    這幾天她都沒有聯系過自己。

    他靠在車門上,撥了林辛言的號碼。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電話剛撥通就被人接了起來。

    不由的心里愣怔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

    “在看手機嗎”不然怎么會這么快接電話

    林辛言嗯了一聲,“你還好嗎”

    本來想說,想你了,想要給你打電話的。

    宗景灝仰頭看看天空,今天的天氣很好,出了好多的星星,他勾唇,“想我沒有”

    林辛言從床上下來,走到窗前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來,微微仰靠著,說,“我想你,你能立刻出現在我眼前嗎”

    “要不,我向老天爺許個愿望,讓它立刻把我帶到你的身邊”

    林辛言笑,“那你許吧。”

    “你還沒說你想我呢,我怎么許愿”宗景灝輕笑,就是想聽她說想自己了。

    林辛言沒有隱瞞自己的心意,很溫柔的說,“我想你,很想。”

    “那我向老天爺立刻許愿。”他轉身往屋里走,沒有按門鈴,而是通過密碼開了別墅的門,這個時間大家好像都已經休息了,客廳里只有一盞昏暗的夜燈亮著,很安靜。

    他換上拖鞋踩著樓梯,他的動作很輕,怕驚動家里的人。

    “你數十聲,看看老天爺能不能把我送到你的眼前。”

    林辛言忍不住覺得好笑,“你還相信老天爺啊”

    “沒有信仰的人,沒有靈魂,快點數。”

    林辛言覺得這個時候他好孩子氣,也好可愛。

    “那我數了”

    “嗯。”

    林辛言說了一聲好,便數了起來,“10,9,8,3,2,1”

    咔嚓,在她數到最后一個數字的聲音落下,房門響了,緊接著門板被推開。

    她扭頭看過去。

    昏暗的光線下,她看到一抹挺拔的身影,依稀可見那道她相思的輪廓。

    “景灝”

    聲音有絲微顫,不敢相信他會出現。

    宗景灝笑,“是我”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辛言撲過來抱住,頭埋在她的懷里,“這幾天我很擔心你。”

    宗景灝低頭親吻她的額頭,“怎么不給我打電話”

    “我怕給你帶來麻煩,讓你分心。”林辛言仰頭望他,透過昏暗的光線,看著的臉問,“你想我嗎”

    “想。”

    林辛言抿唇,“我也是。”

    說完踮起腳尖,親吻他的唇瓣,宗景灝摟住她腰肢回應著。

    今天的林辛言很熱情。

    宗景灝說,“我去洗洗澡。”

    這幾天他沒有休息好,一直在外面。

    林辛言能夠聞到他身上的汗渭,淡淡的,可是她并不覺得難聞,她笑,“你什么樣子我都不嫌棄,就算是胡子拉碴,不修邊幅,都沒關系,我依然喜歡你。”

    “你不知道我對你抵抗力很低嗎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在勾引我。”宗景灝撫摸著她的臉龐,手指劃過耳畔,在她的脖頸摩挲。

    林辛言伸手解襯衫的扣子,“所以你要怎么樣”

    他低頭看著她的手,附下來唇貼這她的耳朵低聲道,“把你抱上床。”

    這樣近距離貼著她,能夠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很好聞,像是散發著誘人的美味,讓人有品嘗的沖動。

    這么想,他也這么做了。

    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平放到床上。

    但是林辛言并不老實,而是起來把他推倒,騎坐到他的跨上,就這樣趴在他的身上,“讓我就這樣抱著你。”

    宗景灝,“”

    他要的不只是抱抱。

    “老婆。”他沙啞著聲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