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3章,我給你穿衣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3章,我給你穿衣服

    林辛言嗯了一聲,問,“干什么”

    “你打算就這么抱著我”宗景灝眨著眼睛,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眼底藏著零星的火種。

    “不喜歡我抱著你嗎”林辛言故意裝聽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宗景灝圈住她的腰,又不敢過于用力,只是輕輕的摟著,“我們做點別的吧。”

    林辛言問,“做什么”

    “做夫妻喜歡做的事情。”他隔著薄薄布料,在林辛言的腰上磨蹭。

    林辛言揚起頭,說,“我喜歡你正經點。”

    宗景灝,“”

    明明是她先勾引他的,完了,現在又不許人家動。

    故意讓他難受的吧

    再說了,做夫妻間應該做的事情,那是不正經嗎

    林辛言起身坐到一旁,“你去洗洗睡覺吧。”

    宗景灝躺著不起,淡淡的說,“你不是不嫌棄我身上有汗味嗎”

    “如果你不嫌難受,能躺在床上睡著的情況下,我是不嫌棄的。”林辛言拉了拉被他壓在身下的薄被子,準備睡覺。

    宗景灝坐起來,看了她一眼,“我睡不著,絕對不是因為沒洗澡。”

    林辛言裝沒聽見,告訴他說,宗啟封和程毓溫來了。

    宗景灝嗯了一聲,站起身去洗澡。

    ap 林辛言一直沒睡,等著他出來。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浴室的門拉開,宗景灝身上裹著一條白色的浴巾,林辛言下來幫他拿睡衣。

    宗景灝拒絕,“我不穿。”

    林辛言,“”

    上下看他一眼,“你準備這樣睡”

    宗景灝點頭。

    林辛言,“”

    “你準備不要臉了嗎”這個男人真是。

    讓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在你面前,什么時候要過臉”說著他伸手摸摸林辛言的肚子,“我要臉,你怎么能懷上孩子”

    林辛言,“”

    她將睡衣往床上一丟,“你愛穿不穿。”

    說完做到了床上,冷著臉,裝作生氣的樣子。

    宗景灝走過來,低頭看她,“你生氣了”

    林辛言扭過頭,繼續沉默。

    “好了,我穿。”宗景灝拿起睡衣,站在她跟前,“你幫我把浴巾扯掉”

    林辛言,“”

    “不要臉唔”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用嘴堵住。

    宗景灝淺淺地吻著她,問,“真生氣了嗎”

    林辛言說,“我說真的,你會哄我開心嗎”

    他不假思索的說,“會。”

    不等林辛言再回答,他就走到衣柜前,拿出林辛言的睡衣。

    林辛言看著他,疑惑問,“你拿我的睡衣干什么”

    “我穿上。”

    林辛言無法想象他穿吊帶是啥樣,不過想想就很滑稽,忍不住唇角上揚,“別鬧,給我撐壞了。”

    “你笑了。”宗景灝走過來。

    林辛言拿掉他手里的睡衣,“我本來也沒生氣。”

    “那你是騙我的了”宗景灝挑眉。

    林辛言忙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是你”

    “我不管,我要懲罰你。”他抱著人卷進被子里,很快將她的睡衣丟出來。

    林辛言貼著他滾燙的肌膚咬著下唇。

    因為她懷孕的關系,他很克制。

    長夜漫漫,繾綣纏綿。

    晨曦徐徐拉開帷幕,夏日里的陽光總是出來的很早,透過窗簾的縫隙竄進屋內。

    宗景灝感覺懷里是空的,伸手摸了摸,旁邊也是空的,連熱度都沒有了,他睜開眼睛,自己身邊已經沒有了人。

    林辛言起來的早,家里的人多,作為女主人的她,不好起的晚,雖然宗景灝對于發生的事情,只字未提,但是她知道,這幾天他肯定很累,所以起來的時候很輕,怕吵醒他,想要讓他多睡一會兒。

    現在于媽已經從廚房退休了,早餐都是由王阿姨來做,于媽負責一些家務。

    今天林辛言也在廚房幫忙,家里人多了起來,需要準備的飯菜也多,一個人準備的話會很忙。

    七點鐘,早餐基本都準備好,大家陸陸續續起床,每次都是宗言曦起的最晚,小女孩有點喜歡睡懶覺。

    林辛言走出來,沒有看到宗景灝,心想他可能還沒起來,昨晚他睡的就很沉,這幾天在外面肯定休息的不好。

    她去看了女兒,懶懶的賴在床上不起來,頭發披散著。

    “起來吃飯了。”林辛言給她找了衣服,放在床上,“你起來,我給你穿衣服。”

    “我不穿,也不吃了。”說著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出來。

    林辛言去拉被子,她就裹的更加緊。

    宗言晨站在門旁,“你就別喊她了,等會兒餓了,你不叫她起床,自己也會起來的。”

    林辛言扭頭看兒子,“你洗漱好了嗎”

    宗言晨點頭。

    林辛言對女兒感到無奈,就讓她睡著了。

    她出了房間,推開臥室的門走進來,看到床上的人還在睡覺,她沒第一時間去叫他,而是進了浴室,把他換下來的分開收拾,西裝是要拿去干洗的,里面的衣服在家里水洗。

    宗景灝醒了就沒睡著,只是沒起來,這幾天他確實沒怎么睡覺,昨晚睡的很好,聽見門響以為她會叫自己。結果沒聽到聲音。

    他起床走到浴室門口,看她正在收拾洗漱臺,tianyig他走進來,從后面摟住她,“這些讓傭人做,或者讓于媽做。”

    “家里人多,她們也很忙,房子這么大,每天都要擦一遍,不然有灰塵,樓上樓下的房間也要收拾,而且做點事情也好,我也要適當的運動,不然到時候不好生產。”

    她轉頭,看著他,“怎么不多睡一會兒,我看你睡的沉都沒叫你。”

    宗景灝的下巴低著她的肩膀,“已經睡的夠了,要不在找個傭人過來”

    “不用了,今天還出去嗎”林辛言問。

    兩個傭人就已經忙的過來了。

    家里有太多外人不方便,也不是每找一個都合適。

    “要出去,不過晚點沒關系。”他拿林辛言手里擦玻璃的毛巾,“我幫你擦。”

    林辛言沒給他,“我不擦了,你洗洗,早飯已經做好了。你回來,總要和爸和舅舅打聲招呼,不能總賴在樓上不下去。”

    宗景灝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說,“我聽你的。”

    他洗漱,林辛言就走了出來,這時,宗景灝放在床頭桌上的手機響了,林辛言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一條沒有備注名字的號碼,她沒有接,而是拿了起來,走到浴室門口遞給宗景灝,“你的手機響了。”

    宗景灝在洗臉,說,“你幫我接。”

    林辛言按下接聽鍵,接了起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