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4章,你才是最耀眼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4章,你才是最耀眼的

    林辛言按下接聽鍵,接了起來。

    “喂。”

    那邊聽到是個女人的聲音,又把電話掛了。

    林辛言很奇怪的看了看手機。

    宗景灝洗好臉,抽空看她一眼,問道,“是誰”

    林辛言搖頭,“不知道,電話接通,那邊也沒有出聲就掛了。”

    宗景灝沒在意,說,“打錯了吧。”

    林辛言也不知道,覺得不像是打錯,好像是因為聽見她的聲音掛斷的。

    不過她沒有過于去糾結。

    “早餐已經好了,你洗好就下來吧。”林辛言將他的手機放在了洗漱的臺子上。

    轉身走了出去。

    宗言曦蓬頭散發,穿著睡衣站在門口,仰著腦袋,“媽咪,我好像聽見爸爸的聲音了,爸爸回來了嗎”

    林辛言說,“你去把衣服換了,洗漱干凈我就告訴”

    “爸爸。”

    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她就看見從洗手間走出來的宗景灝,撇過林辛言就沖了進來,一把抱住他的腿,仰著腦袋,“爸爸,什么時候回來的”

    宗景灝彎身將女兒抱起來,“我抱抱重了沒有。”

    “重了嗎”宗言曦摟著他的脖子問。

    “重了。”

    她喜歡吃,又愛睡懶覺,身體曾加了一點,不是很胖,只是比之前重了一些,不過比之前也長高了不少。

    有點像小學生的樣子了。

    宗言曦晃著他,“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呀”

    “昨天晚上。”宗景灝回答她,“我帶你去洗洗”

    宗言曦笑嘻嘻的說,“好。”

    爸爸給洗臉刷牙多幸福呀。

    宗景灝抱著她走出來,路過林辛言的身邊,她得意的說,“媽咪,爸爸給我洗臉。”

    林辛言是拿她沒有辦法,伸手ianxgbog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你是個小懶蟲。”

    懶得很。

    宗言曦也不生氣,笑呵呵的。

    “我先下去了。”林辛言這話是對宗景灝說的。

    他嗯了一聲抱著女兒去房間里的洗手間。

    林辛言讓王阿姨把早餐端上來,大家都起來了,也到了該吃早飯的時間。

    早餐擺上桌,大家都陸陸續續的坐下都了餐桌前,準備要吃飯的時候,宗景灝從牽著女兒從樓上走下來。

    “咦,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宗言晨問道。

    這也是大家想要問的問題。

    宗景灝將女兒抱坐到椅子上,說,“昨晚。”

    他坐在女兒旁邊的椅子上,給宗啟封和程毓溫打了一聲招呼,“有些事情,所以這幾天沒有回來。”

    兩位老人都很通透,沒有多問,幫不忙,也不能給添麻煩。

    宗啟封對自己的兒子是很有信心的,不管他做什么,肯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會貿然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有需要幫忙的,還是要和我說。”宗啟封雖然多年不交際,但是之前積累下來的人脈還是有些的。

    因為程毓秀的關系,他和自己的關系一直不怎么好,遇到難事,也從來沒有找過他。

    現在真相大白,他希望他們能像平常人家的父子那樣相處。

    宗景灝說有需要會說的。

    “你忙的話,婚禮就交給我和你爸來操辦吧。”程毓溫說。

    知道他忙,婚禮所碎的事情也多,需要有人盯著。

    宗景灝自然會給程毓溫這個面子,他呢,對婚禮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要隆重。

    他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結婚了,林辛言是他的妻子。

    “你放心吧。”程毓溫保證道,“我們會辦好的。”

    早飯過后,宗景灝到樓上換衣服,林辛言給他整理領口,“會不會太張揚了”

    他低眸,“什么”

    “婚禮啊,那些珠寶太過搶眼了”

    “都送過來了嗎”他問。

    林辛言點頭。

    “在我眼里,沒有珠寶配的上你,你才是最耀眼的。”他攥住她手。

    林辛言笑,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歡自己的男人對自己說好聽話的,她也一樣,面上卻故作嬌嫃,“你怎么也會甜言蜜語了是不是在外面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了”

    對她好還有錯了

    “那我一天打你三頓,這樣才能證明我愛你”

    林辛言抽掉手,將領帶搭在他的脖子上,“你自己弄。”

    宗景灝抱著人不松,“你打我三頓,行不”

    林辛言瞪他,“我又打不過你,你可比我有勁多了。”

    宗景灝咬她的耳朵,“我讓著你。”

    很癢,林辛言掙了掙,“別鬧了。”

    “那你伺候我。”

    林辛言嗯了一聲,給他系領帶時,還是忍不住囑咐了他一句,“注意安全。”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何況是人,要是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做的,說不定會不顧一切的報復。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

    給他整理好衣服,林辛言送他出門,“我在家等你,早點回來。”

    宗景灝輕笑,“我都不想出去了。”

    就在家里陪著她,但是事情不完tuzur全解決,又怎么能給她一個安穩的家呢

    “我走了。”

    林辛言看著他離開。

    沈培川雖然沒參與,但是也知道都是宗景灝做的,昨天他打電話知道他今天有空,所以約了見面。

    沒有約在外面,是約在了公司里。

    宗景灝到的時候,他和蘇湛已經在等著了。

    蘇湛最激動,“真是大快人心,沒想到顧老爺子,以前還做過這么喪盡天良的事情。”

    看到顧北被抓的新聞,他就差拍手叫好了,這樣的人,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沈培川用手肘戳了一下他,“你安靜一點。”

    蘇湛看看他,“我也沒說什么啊。”

    “那你不嫌嘴累就繼續說。”沈培川喝了一口水。

    宗景灝走進來,沈培川放下茶杯站了起,他擺了一下手,讓沈培川坐下。

    “怎么也沒和我說,我多少都能幫點忙。”沈培川說。

    蘇湛也接話,“就是,是看不上我們的能力嗎”

    他就這德行,宗景灝沒理會他。

    今天見面他是想和沈培川商量一下,現在顧家父子深陷困境,自身都難保根本沒時間再盯著森培川的事情,是沈培川的機會。

    現在這個局面就算是曾經依附顧家的人,也會費盡心思摘凈關系的。

    畢竟這次的案子影響太大,牽連的也多,都不敢淌渾水。

    沈培川也知道宗景灝的意思,說,“這事情,我自己處理。”

    他混了這么久,多少還是認識一點人的,之前是顧家勢力大,沒人敢插手,現在不一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