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5章,我又不喜歡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5章,我又不喜歡男人

    沈培川做事靠譜,宗景灝放心,“有事你再聯系我。”

    他說,“知道,那我先走。”

    說著他站了起來,這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手機看到顯示的號碼是宋局辦公室的,他沒有立刻接,而是看向宗景灝,“是宋局,找我可能有事,我走了。”

    宗景灝點頭。

    蘇湛看看走掉的沈培川,又看看宗景灝,“你們就談妥了”

    他怎么好像還沒明白

    但是沒有人理會他,宗景灝走到辦公桌前,瞧了他一眼,“不你走嗎”

    打算就這么無所事事下去

    “我媳婦兒都在你家,我去哪里去你家”蘇湛走到桌前,看著他,“你和說實話。”

    宗景灝將關勁放到辦公桌上需要簽署的文件翻開,沒有抬頭,淡淡的語氣問,“什么實話”

    “你是怎么得到嫂子的原諒的”蘇湛眨了眨眼睛,對秦雅,他軟的硬的都使了,但是秦雅就是油鹽不進。

    一點松動的跡象都沒有。

    他就是想追回老婆而已,怎么會那么難

    簡直比登天還難。

    宗景灝從文件中抽出視線,抬眸看著他,“拿出你男性的魅力。”

    蘇湛,“”

    男性的魅力是啥

    他舔著臉靠過來,“你教教我唄”

    “你已經蠢的無可救藥了。”宗景灝毫不猶豫的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蘇湛,“”

    ap他直起身子,干笑了一聲,“你別以我不知道,你也不是一下就把嫂子哄好的。”

    宗景灝冷冷的睨他一眼,“那你還問我”

    蘇湛被噎住,緩了一會兒,笑呵呵的說,“我不是著急嘛,你幫幫我唄給我出出主意”

    宗景灝說,“沒時間。”

    蘇湛,“”

    “你不幫我,我去找嫂子,讓她幫我。”說完朝著門外走去。

    他也不是真想去麻煩林辛言,只是故意說給宗景灝聽得,宗景灝他還不了解嘛

    是把媳婦兒放在眼睛里都不會疼的那種人。

    怎么會看著自己去找林辛言,給她添麻煩

    他故意放慢速度扭動把手。

    “站住”

    果然,在他沒有走出房間的時候,宗景灝叫住了他。

    他繃著臉,轉頭,問,“干什么”

    宗景灝摁了摁太陽穴,他還真沒有追求過女人的經驗,對林辛言,開始也是硬逼,后來才慢慢接受,這是一個過程。

    好像是感情必須經歷的時間,哪有什么一見鐘情,都是看到對方的優點,或缺點,慢慢被吸引。

    宗景灝還能看不出他的心思嗎

    但是也沒戳破,他一天沒追回秦雅,就會一天無所事事的在他眼前晃蕩。

    這樣不是個事情,秦雅一直這樣吊著他也不是一個事情。

    “說吧,你想讓我做什么”

    蘇湛嘿嘿的笑了一聲,走過來,趴在宗景灝的辦公桌上,往他跟前湊。

    宗景灝身體往后仰,說,“離我遠一點。”

    說話就說話,離他這么近干什么

    蘇湛切了一聲,心里說,誰想離你近啊我又不喜歡男的。

    “你讓嫂子把秦雅約出來唄,你家人太多,我有話也不能說,我想在外面和她見面。”蘇湛說。

    宗景灝看著他,沒有立即答應,在心里思考這件事的可行性,會不會牽扯到林辛言

    等下蘇湛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秦雅再埋怨林辛言。

    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我打個電話問問。”

    宗景灝拿起電話還沒撥號碼呢,蘇湛就連忙摁住電話,“你說了,秦雅還能出來嗎”

    “瞧你沒出息的樣子。”宗景灝拿開他的手,“我不打電話,人怎么能出來”

    蘇湛沒吭聲,悻悻的將手縮回來。

    宗景灝撥通了林辛言的號碼。

    不過也給蘇湛打了個預防針,如果林辛言不同意,他不會勉強的。

    媳婦兒不能得罪的。

    蘇湛撇了撇嘴,心想重色輕友的家伙。

    也只是在心里想,不敢說出口。

    怕他不幫自己了。

    林辛言正在秦雅討論一個設計,中式婚服的訂單,要求用鴛鴦作為刺繡的主題。

    鴛鴦寓意是很好,不過放在婚服上,還需要斟酌,怎么設計的無違和,也能突出寓意。

    秦雅是想做兩件式,帶外褂的款式。

    林辛言在看鴛鴦的圖片,看哪種圖案適合秀在衣服上。

    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她也沒去看來電顯示,就接了起來,“喂。”

    “說話方便嗎”

    傳來是宗景灝的聲音,他才剛出去沒多久,怎么會打電話回來林辛言拿掉手機看看,顯示的確實是他的號碼,重新將手機放回耳畔,說,“方便,你說吧。”

    秦雅離她很近,連電話里的聲音都聽到了,靠到林辛言的另一個耳邊小聲說,“你老公是不是要和你說悄悄話”

    林辛言推她。

    秦雅和她鬧,抱著她的肩膀聽宗景灝要和她說什么,當然,如果要是說什么很私密的話,不該聽的她就不聽了,開始也只是和她鬧著玩,卻聽見宗景灝說,“蘇湛在我這兒。”

    林辛言聽到和蘇湛有關,也沒有避諱秦雅,就問,“他在你那兒怎了”

    “他想見秦雅。”

    林辛言看向秦雅,對著電話說,“所以呢”

    “他讓你把秦雅帶出來,你覺得行嗎”

    他詢問林辛言的意見。

    nzty 畢竟兩個人關系近,他不能誆騙林辛言讓她帶著秦雅出來。

    林辛言當然也不能決定,轉頭看向秦雅,詢問她的意見。

    秦雅點頭。

    林辛言才敢對他說,“行。”

    “那中午一起吃午飯”宗景灝問。

    “嗯,地方你挑吧。”林辛言說。

    那邊應了一聲之后,林辛言掛了電話,她看著秦雅,“你怎么想的”

    秦雅想了想說,“我想趁這個機會和他說清楚。”

    “你決定了”林辛言不確定的問。

    感覺他們其實還是有些感情的。

    “他奶奶那么希望抱重孫,我又不能生,再說你看他也是喜歡孩子的,就算現在在一起,之后也會因為沒有孩子鬧矛盾,不如趁早結束。”秦雅的態度很決絕。

    “你看不出來嗎蘇湛其實對你的感情挺深的,不然不會一直窮追不舍,你再怎么冷言冷語,他都沒有放棄,看得出來他還是有決心的,不如,你坦白和他談,看他什么態度,你再決定”

    秦雅搖頭,“我接受不了,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也接受不了有缺陷的婚姻。”

    不管別人怎么樣,但是在她的認知里,相愛的兩個人,連個孩子都沒有,那是不完整的。

    有句俗話說,孩子是兩個人愛的結晶。

    他們有什么

    什么也沒有。

    “你打算一直單著”林辛言擔心的問。

    秦雅搖頭,“不會一直單著的。”說話時她對林辛言笑了一下,“二叔不是給你打電話說會過來嗎”

    林辛言點頭,“嗯,他說十點的飛機。”

    等等,這和邵云有什么關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