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6章,‘縮頭當孫子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6章,‘縮頭當孫子嗎’

    “你想干什么”林辛言察覺到了她的用意。

    但是又不敢確定。

    “讓他死心,就是我有男人了。”秦雅毫無避諱的說。

    林辛言皺著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怎么能用這樣的方式你應該iegr和他說清楚”

    “你讓我告訴他,我身體有缺陷嗎”秦雅打斷她,要是能說出口,早就說了。

    不會等到現在。

    “二叔孤身一人,我也孤身一人,在一起搭伙過日子,其實也挺好的。”

    “”

    “你來真的”林辛言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雅點頭,“是的,其實我早就想這么做了,只是因為傷沒好,二叔也不在,所以”

    這簡直是猝不及防,讓她不知道怎么去說秦雅,她站起來,“我需要冷靜一下。”

    說完她走ysjzs了出去。

    秦雅知道她在擔心自己,把自己逼上絕路,斷了和蘇湛所有的可能性。

    但是她已經下定決心,誰也無法動搖。

    “不要擔心我,與其讓我有壓力的活著,不如,來的輕松一點。”秦雅喊住她說。

    就算不是蘇湛,她愛上別的男人,又能怎么樣呢

    一個身體有缺陷的人,總會讓她覺得愧對愛人,與其活在愧疚里,不如,瀟灑一點,一個人生活,或者和一個不會讓自己有壓力的人一起生活。

    只要是不和愛的人一就行。

    林辛言停住腳步,沒有勸說她,也沒有阻止她,她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不能干涉。

    “還有時間,你好好考慮清楚,你一旦這么做了,就是真的把蘇湛推開了。”林辛言沒有說太多,以后的路還得她自己走,誰也不能給她做主,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她。

    “我知道,我想的很清楚了。”秦雅是仔細想過了,她這樣的身體,不能拖累別人,也不難為自己。

    不和任人談感情,就是最好的生活狀態。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說完林辛言走出她的房間。

    宗啟封和程毓溫帶著兩個孩子出去了,別墅里很安靜,她上了樓,心情有些亂。

    她覺得秦雅這么做太欠考慮,但是又不得不尊重她,她理解一個人女人不能為心愛男人生孩子的感受。

    所以她什么也不能說,或許,她和蘇湛有緣無分吧。

    今天,也注定不平靜。

    網絡上時不時就有人爆料,熱度一點不減,反而愈演愈烈。

    醫院,暈倒的顧母醒了,一生中,生了七個兒女,如今在身邊的也就兩個,老大和老六,老二老三老五,基本和顧家劃清界限,顧北進去了,老五家中有三個孩子要照料,不能出來,而且丈夫也不愿意她與顧家來往,她有心無力,想要幫忙,可是自己是一個婦道人家,為了孩子,又不能和丈夫鬧翻,真鬧起來,家庭散了,她的孩子沒有爸爸,那么她的孩子就太可憐了,所以也只能遠離顧家。

    為了自己的家庭的圓滿。

    老六和上面的五個姐姐不一樣,雖然也是在外面養大的,但是成年之后就出國留學了,成績非常優秀,畢業之后也有很好的工作,在一家外企當副總,算得上是個女強人。

    對父母還是比較有感情的。

    她和大姐一直在外面跑,以前經常去家里的叔叔伯伯們,都閉門不見,各種理由推辭說沒有時間。

    其實都是借口,看到顧家要落敗了,紛紛劃清界限。

    這世道就是這樣,你風光的時候,錦上添花的人很多,雪中送炭的寥寥無幾。

    患難見真情,這話不假她們曾經被人阿諛奉承,如今所有的人,都避她們顧蛇蝎。

    見到她們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顧老爺子被關起來,很神秘,她們根本見不到,托了很多人也才只見到顧北。

    顧北在里面呆了一夜之后,好像清醒了不少,不是剛出事的時候,腦子一片混沌,他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他唯一的敵人就是宗景灝。

    但是,他想不明白父親的陳年舊事是怎么被翻出來的。

    趁著姐姐來看自己,他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說這件事情和宗景灝有關,或者就是他做的。

    “你得罪他了”老六顧惠元問。

    顧北輕描淡寫,“發生了些沖突。”

    “發生了些沖突”顧惠元冷笑了一聲,明顯不相信,如果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人家會這么費盡心思,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把顧家往絕路上逼

    “你到底干了什么”顧惠元厲聲,“你不實話實說,誰能救你”

    這幾個姐姐,就老六能鎮住顧北。

    顧北垂了垂眸,“起初是因為一點小事,我幫了文傾一些小忙,本來只是一起綁架,后來不小心出了車禍,鬧出了人命,你們知道,就是宗景灝的那個繼母嘛,后來他陷害我,那我能罷休嗎,就和他杠上了,就抓了他老婆身邊的人,陷害他的朋友”

    “你是蠢貨嗎”顧惠元忍不住,呵罵了他一聲,因為別人的事情,把自己陷入困境,不是蠢貨是什么

    “現在整個顧家都要敗在你的手里了,你好好的和他為敵干什么你抓人家的人,陷害人家朋友,人家不動你,縮頭當孫子嗎”顧惠元特別想扇他兩巴掌。

    “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嗎沒聽說過他的為人嗎是那種好欺負的人嗎”顧惠元氣的捂著胸口,因為太過氣憤,臉都變成了鐵青色。

    可見她多生氣。

    顧北低頭不吭聲。

    他后悔,但是當時就是咽不下那口氣啊。

    “誰知道爸爸年輕的時候,還干過這樣的事情把自己害進去了”

    “啪”

    他的話還沒說完,顧惠元就甩了他一巴掌,怒喝道,“到現在你還看不清楚嗎是因為你,人家才會找爸爸的把柄。”

    這時有人走來說時間到了。

    顧北感到害怕,拉住兩位姐姐的衣擺,“大姐,六姐你們要救救我啊,我不能在這里面呆了,這里面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我們會救你的。”老大忍著淚,顧北還不知道外面的情況,現在真的是兇多吉少。

    上面明顯是要嚴查的,不然不會成立專案組,外人完全插不上手,就算幾個妹夫愿意幫忙,也是徒勞無功,還有可能受牽扯,上面的態度很明確一旦證據確鑿,凡是涉案人員,處罰都不會輕的。

    顧惠元和大姐離開看守所,就立刻通過自己的人脈,打聽到宗景灝的聯系方式。

    她當即就撥通了那個號碼,接通之后是個女人接的,她剛想開口,就被大姐奪過手機掛斷。

    她看著大姐,不滿的說,“你干什么”

    “事情鬧到這一步。你覺得找他還有用嗎還有回旋的余地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