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9章,你想看火爆的畫面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9章,你想看火爆的畫面嗎

    林辛言不語。

    因為不知道怎么告訴他,或者用什么樣的言語和他說。

    “嫂子,你有話就直說,你越是吞吞吐吐,我越是不安。”蘇湛愈發如坐針氈。

    如果是好事情,林辛言不會這么糾結。

    那么,只有一個答案,難以啟齒的不是好事。

    林辛言看著他,“小雅做出什么決定,都有她的理由,你不要”

    她說話時,蘇湛的目光一直盯著玻璃窗外,林辛言順著他的視線往外看,便看見秦雅挽著邵云的胳膊從車上下來的畫面。

    林辛言嘆一口氣,她還是這么做了。

    “嫂子。”蘇湛的目光收回轉向林辛言,“你難以啟齒的就是,她其實是另有新歡了是嗎”

    林辛言說,“你冷靜一點。”

    蘇湛笑,仰靠在了椅背上,“她弄個老頭子來,是要向我示威嗎”

    “我不是向你示威,只是不想你狗皮膏藥一樣纏著我。”

    他說這話時,秦雅和邵云一起走了進來,所以聽到了他說話的,便接上了上來。

    蘇湛看了她兩秒,驀然起來抓住她的手腕,“我有話和你說。”

    “有什么話,你就在這里說。”

    秦雅試圖掙開他的手。

    蘇湛紅著眼睛,不顧她的排斥強硬的將人拉走。

    秦雅一路掙扎,可是男女力氣有懸殊,她無法掙脫蘇湛的鉗制,一路被他帶到餐廳外的街道。

    “蘇湛,你快點放開我。”秦雅加大了聲音,隱隱有發火的征兆。

    蘇湛將她甩到巷子里的墻上,“說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你所見。”秦雅毫無遮掩的回視他。

    像是在表現自己的此刻有多坦白。

    蘇湛瞇眸,“那個老頭子嗎”

    “我覺得年紀大點,要比你這樣的強太多了,不是有句話說,年紀大的知道疼人嗎恰恰他就很會疼人,比你會。”秦雅伶牙俐齒,字字戳人。

    蘇湛的臉色像是被火燒了一樣,赤紅一片。

    秦雅揉了揉被他攥紅的手腕,“他能給我安全感,也能呵護我,我們除了年紀相差,沒有任何矛盾,再說,在真愛面前年齡算什么”

    她無視蘇湛暴怒的臉孔,繼續說,“我最后悔的是,沒能給他一副清白的身子,但是他不嫌棄我,這點令我很欣慰”

    忽地,蘇湛掐住她的脖子,將她為摁在了墻上。

    朝著她低吼,“你騙我的”

    秦雅依舊心狠,“你不信,我可以把他叫出來,當著你的面接吻,或者你想看更火爆的畫面,我都cyjydc可以證明給你看”

    蘇湛就這么死死的盯著她,眼眶的里的紅色,漸漸積滿形成一層薄薄的水氣,他啞著嗓子說,“秦雅,你這樣,我們就真的玩完了。”

    “我和你早就玩完了,是你一直看不清而已。”她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指甲幾乎陷進掌心的肉里,疼痛才能讓她保持清醒,疼痛才能讓她保持面上的平靜。

    “我,秦雅,好馬不吃回頭草,我和你,絕對不再可能”她一字一頓,傷害蘇湛的同時,也在用刀刃戳自己的心。

    “好,好,好,很好。”緩緩地蘇湛收了手,每說一個好字,他都在心里告訴自己,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他快速的扭頭,不想讓秦雅看見他眼眶里的溫熱化成的水,滑落下來的樣子。

    他背對著秦雅,“我以后不會再纏著你,我和你緣盡”說完他邁步離開。

    秦雅靠著墻沒動,看著他的背影,鼻子莫名的酸,有一大團棉花塞在喉嚨里,堵無法呼吸,只能張著嘴吸取空氣,眼淚也不爭氣的往外涌。

    蘇湛沒有離開而是回了餐廳,更像是向秦雅證明,自己的心真的死了,面對她也不會再起波瀾。

    邵云正在和林辛言訴苦,“我是沒辦法才答應她的。”

    林辛言知道,秦雅決定了,肯定會各種方法纏著邵云幫她演戲的。

    邵云搖頭,“我真是不愿意,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說說,硬是把我變成了壞人。”

    “既然她決定了,你就幫她吧。”林辛言嘆了一口氣說。

    邵云眨了眨眼睛,“你都不勸勸她嗎”

    “勸不了。”林辛言怎不想她和蘇湛坐下來,好好談

    可是秦雅是心結,身體的缺陷,讓她根本不愿意去面對感情。

    別說是蘇湛,就是再遇見很優秀的男人,她也不會敞開心扉談感情。

    無解。

    除非她自己想明白,局外人幫不上忙。

    “太可惜了,我看那年輕人挺不錯的。”邵云對蘇湛還做了一個評價,雖然不知道能力和為人,首先人長的就不錯。

    “也只能這樣了。”邵云無奈的說,“小雅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才做出這樣的”

    林辛言看到進來的蘇湛,拍了一下邵云,邵云立刻就知道了她是什么意思,停住了沒說完的話。

    這會兒的蘇湛已經調整好自己,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拉開椅子坐下來。

    是那副沒心沒肺的吊兒郎當的模樣,“還不點菜嗎”

    林辛言看了他兩秒,看著像沒事人,可是從身上發出來的氣息,并不是那么輕松。

    他招手,喊服務生,“點餐。”

    很快服務生拿著幾分菜單走來。

    他接過一本,沒抬頭問,“景灝,你請客嗎”

    宗景灝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

    “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說著他抬起頭看向林辛言,“嫂子,你想吃什么我幫你點。”

    林辛言看著他,說,“隨便,我什么都可以。”

    他加了幾道菜,然后看向宗景灝,“你呢我知道口味淡,我幫你點。”

    他又點了兩道,桌子上的人都知道他失戀,心情不好,便都由著他。

    “這位大哥你呢”蘇湛叫邵云。

    邵云,“”

    他在心里想,誰是你大哥

    但是沒說出來,誰讓他搶了人家的女朋友呢

    “我客隨主便。”邵云扯了扯襯衫領口,依舊是他鐘愛的花襯衫短袖的款式,米色的長褲,白色的系帶皮鞋。這是他的標配。

    他鐘愛的打扮。

    “那我幫你點了。”他又對服務生說了幾道菜。

    服務生記好,問道,“還需要別的嗎”

    “就這些。”他合上菜單遞給服務生。

    秦雅進來的很晚,菜都上齊了,她才從門外進來,臉上補過妝了,不過依舊能看出,眼睛的紅。

    蘇湛沒抬頭看她。

    秦雅以為蘇湛走了,看到他在,強壓下去的情緒,又起了翻滾。

    她做不到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坐在這里吃飯,她怕自己會忍不住,伸手拉住邵云的胳膊,“我不想吃了,你陪我回去吧。”

    dyjhj

    邵云仰頭看她,明顯像是哭過了,他立刻站了起來說,“走吧。”

    說話時主動摟住她的肩膀,本來都很熟,又一直把她當親人看待,所以沒有刻意避諱什么。

    她叫自己一聲二叔,那就是親人。

    知道她這個時候心里肯定難受,也是想要安慰一下她。

    蘇湛忽然抬起頭,問,“是因為我在這里,你連飯也吃不下去嗎”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