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0章,狗咬呂洞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0章,狗咬呂洞賓

    他笑,“你放心,我對你沒有覬覦之心,如果實在怕我纏上你,我走,你不用走。”

    他拿掉餐巾放下手里的刀叉站起來,“你坐下吃吧,為了讓你放心,安心吃飯,我走。”

    說完他和林辛言打了一聲招呼說,“嫂子,我先走了。”

    林辛言什么也不能說,只能這么看著。

    蘇湛走了以后,林辛言拉著秦雅讓她坐下。

    坐下也來也吃不下去飯,林辛言給抽了一張紙遞給她,“你想哭就哭,哭出來心里興許能好受些。”

    宗景灝和邵云離開,林辛言看了他們一眼,以為覺得在這里不合適,便什么也沒問。

    其實有這方面的原因,還有是宗景灝有話和邵云說。

    上次邵云幫了他忙,但是兩個人都比較忙,都沒好好坐下來說過話。

    經過這次的事情,宗景灝知道林辛言的父親以前也不是簡單人物,不然,不會有這層關系。

    雖然沒有出手做什么,但是提供的線索,卻難能可貴,畢竟他根本無法查到那么久遠的事情。

    “順利嗎”邵云問。

    他不嬉皮笑臉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很唬人,是那種小孩子看了都會嚇哭的那種人。

    但是他不正經起來,嬉皮笑臉的時候,又很平易近人。

    他很少會收斂笑容,大多都是笑嘻嘻的樣子。

    宗景灝說,“上面已經成立了專案組調查,事情鬧的這么大,肯定會嚴查。”

    邵云點頭,“有需要幫忙的盡管說。”

    在他看來這不是外人,林辛言的丈夫,那就是他大哥的女婿。

    宗景灝并不想麻煩他太多,現在就已經足夠了。

    “我帶秦雅先回去了。”林辛言走過來,在這里她也吃不下去東西,而且這里不是適合長坐,秦雅不想回別墅,她就帶秦雅到外面散散心。

    宗景灝說,“我送你吧。”

    他是擔心林辛言,她自己都是個孕婦還要照顧人,怕她太累。

    這個時候秦雅肯定不想身邊有太多人,林辛言拒絕了,“我們現在不回家,可能在外面轉轉,我給二叔定了君瀾酒店的房間,你送他過去休息。”

    她本來是想讓邵云住到別墅的,可是別墅沒房間了,兩個傭人,還有宗啟封和程毓溫,秦雅還有孩子們,剩下的房間就是雜物間和書房,也收拾不出來,她定了不錯的酒店。

    邵云擺手,“告訴我地方我自己就去了,這么大的人了,哪里需要人送,把我當小孩子一樣。”

    林辛言笑,“二叔,中午你沒吃好,餓了在酒店里叫點吃的,晚上我給你接風洗塵。”

    “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你去照顧小雅吧,你們該忙什么就去忙什么,不用管我。”邵云完全一副我到哪里都吃的開的模樣,“只要告訴我別墅的地址就行了,晚上我自己過去。”

    邵云就這性格,林辛言說了地址和秦雅就走了。

    至于是宗景灝送的邵云,還是邵云自己回的酒店,她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林辛言說。

    秦雅不說話。

    林辛言嘆看一口氣,“我懷著孕,也不能陪你喝一杯,如果你太難受,我替你去和蘇湛drecra說。”

    秦雅搖頭,“不用,我做了決定就不后悔,只是割舍的時候有些疼。”

    林辛言嘆息,“我能體會你心情,但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你陪我走走吧。”她挽著林辛言的胳膊。

    林辛言點頭,中午很熱,但是走在枝葉茂密的梧桐樹下也不那么熱了。

    秦雅做決定的時候,就有足夠的心里準備,只是還需要點時間過渡。

    她相信自己可以挺過去,曾經那么痛苦都能堅持過來,現在也一定能。

    相比她的痛苦,蘇湛也沒好到哪里去。

    從餐廳離開后,一個人去喝酒了。

    一個人叫了幾瓶洋酒,蘇湛經常來這家,所以經理對他都熟了,看他一個人喝悶酒,上來說,“我叫個女人陪你”

    蘇湛繼續往玻璃杯里倒酒,像是沒聽到經理說的話。

    “你一個人喝多沒勁,我這兒有酒量好的姑娘,叫一個兩個的來陪你多好,總比你一個人喝悶酒強啊。”

    蘇湛覺得這人像蒼蠅一樣,他心情不好,還總在他耳邊根上嗡嗡直叫。

    “你他媽的有神經病吧我來喝個酒,非得讓我找個小姐,老子有潔癖的好嗎你他媽的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別在這里煩我”

    蘇湛終于忍不住了,朝著喋喋不休的經理爆發了。

    “我不是看你一個人喝酒可憐嘛。怎么還不識好人心呢真是狗咬呂洞賓”

    “你說什么玩意兒誰是狗”蘇湛瞪著他,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的跳,“你是狗。叫一個給我聽聽”

    經理也冷了臉,“你喝多了。”

    說完就想走,結果蘇湛一把拽住他,“罵完人就想走當我是什么縮頭烏龜嗎”

    經理看著他抓著自己衣服的手,回頭看他,“你別在這里鬧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呵,你對我怎么不客氣”蘇湛就是故意不依不饒的,他心情不爽,快要憋死了。

    “你要打我嗎有種動手啊”蘇湛揪著他的衣領,朝他咆哮。

    撲面而來的都是酒氣,經理皺著眉,“你最好放開我,我不想教訓你。”

    “你他媽的有種就教訓我,難道是個慫包既然是慫包就不要學狗亂叫”

    經理忍無可忍叫來人,“把這個瘋子拉開。”

    “你才是瘋子”蘇借著酒勁耍酒瘋。

    經理怒氣沖沖的看著他,瞇著眸子,“你小子,找挨揍是吧”

    蘇湛帶著酒勁點頭,“是啊,我欠揍。”

    此時此刻他的確想要和人打一架,他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

    聽到經理耳朵里就是挑釁,眸子一瞇,叫進來的兩個保安動手,“給我打”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