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2章,多愁善感的孩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2章,多愁善感的孩子

    宗景灝笑,“沒話和你說,還不能和你單獨呆會兒了”

    林辛言,“”

    她很無語,也很無奈,“這里是廚房,你呆著干什么你是能炒菜,還是能切菜”

    ap “這么小看我”宗景灝解開袖口的扣子,挽到小手臂上,在旁邊的水池洗了手,“把刀給我,我來切。”

    林辛言看著他,“你切菜”

    宗景灝拿過她手里的刀,“這有什么難的”

    林辛言把刀讓給他,站在旁邊,把身上的圍裙解掉系到宗景灝的腰上,“那晚上的飯菜,交給你了”

    宗景灝低頭看著她纏在自己腰間系圍裙的手,輕笑說,“我做你敢吃嗎”

    “哪有什么不敢的不管什么味道,生的還是熟的,只要你做的,我都不嫌棄。”林辛言靠在一旁。

    宗景灝笑,“那我以后得去學學了,不能餓著我女兒。“

    說話時他看了一眼林辛言的肚子。

    林辛言莫名其妙,他為什么就一定覺得自己懷的是女兒還有,他學做飯,只為他女兒

    “今天你做飯吧。”說完她邁步走出去,宗景灝拉住她的手腕,“陪著我。”

    林辛言淡淡的瞧著他,“讓你女兒陪著你。”

    宗景灝,“”

    他先是愣怔了一下,覺得她這話挺沒頭沒尾的,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她為何這般,不由的悶笑,“你還吃醋呢”

    apnzcguanghaobsp“誰吃醋了”林辛言才沒吃醋,就算有,也不能承認。

    “既然沒有那你走什么”

    “我不想在廚房呆著。”她仰著腦袋,zgfs“快點松開我,我要出去了。”

    宗景灝笑著將人圈進懷里,“你才是我最親近的人,和我同床共枕”

    林辛言忽然捂住他的嘴,這里是廚房,客廳里還有人,怎么說話也不顧及場合

    讓人家聽見了多不好

    “你把我口袋里的手機拿出來。”他感覺到震動,好像有電話進來,他手上還有水不好掏口袋。

    林辛言警告他,“不準在外面胡鬧,說些不著調的話,讓人聽見了不好。”

    宗景灝,“”

    他說什么不著調的話了

    本來就是同床共枕的夫妻更親近,兒子將來是要娶媳婦兒的,女兒,就算他再不想,也是要嫁人的。

    林辛言問,“哪個口袋”

    “右邊。”宗景灝回答。

    她伸手掏他的褲兜,摸到了震動的手機,拿出來之后看到上面顯示著蘇湛。

    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林辛言臉上的笑都消失了,看著宗景灝說,“是蘇湛。”

    “你接吧。”宗景灝說。

    林辛言嗯了一聲,滑下接聽鍵,“喂。”

    她似乎感覺到那邊好像停頓了一下,應該是奇怪是她接的電話,“是嫂子。”

    林辛言嗯。

    “我在派出所,你讓景灝來保釋我一下。”

    林辛言蹙眉,“你怎么弄到派出所去了”

    “和人打架了。”蘇湛輕描淡寫的說。

    “我知道了。”

    那邊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怎么了”宗景灝問,怎么看她的臉色不是很好。

    “蘇湛和人打架鬧到派出所去了,讓你去領一下人。”林辛言說。

    她將手機裝回他的口袋,解掉他身上圍裙,“我和你一起去吧。”

    “派出所你就別去了。”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去看看,不然不放心,好好的和人打什么架八成是因為秦雅的關系,秦雅是做足了心里準備的,雖然難受,但是用點時間還是能調整過來的,但是蘇湛不一樣,對他來說肯定太突然了。”

    宗景灝點頭。

    兩人走出廚房,林辛言讓王阿姨去做飯,于媽也忙完外面的事情,都到廚房準備晚飯。

    “我會很快回來,你們先忙著。”林辛言說。

    于媽說,“你放心出去,家里有我和王阿姨呢,做的好,你不要操心。”

    林辛言笑著說好。

    宗景灝拿了車鑰匙,和她一塊出門,上了車之后直奔派出所。

    林辛言猶豫了一下問,“瞞著蘇湛是不是不太好”

    “當事人不愿意說,你就不要插手。”關系再好,也不能自作主張去管別人感情上的事情,結果是好的還無所謂,若是不好,她成什么了

    他不愿意林辛言去插手這事。

    林辛言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宗景灝瞧她,“天天為別人的事情,唉聲嘆氣,等下孩子生出來,再是個多愁善感的,不許為別人的事情太操心,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

    林辛言不由覺得好笑,“你怎么能聯系到一塊兒呢”

    “聽我的。”他特霸道的來一句。

    知道他這樣是為自己和孩子好,說道,“好,我都聽你的。”

    沒多大會兒車子停在派出所門口,宗景灝下車林辛言也跟著下來,她也想了解了解是什么情況。

    宗景灝牽著她的手走進去。

    本來是不會鬧到袋派出所的里的,那種場所發生這樣的事情并不稀奇,可以說是常有,是有個客人看見蘇湛被打的太慘,就報了警。

    現在經理和那兩個保安還有蘇湛都在被問話,做筆錄。

    他們走進辦公廳就看見蘇湛坐在那兒,身上還有血,頭上的傷簡單的處理過了,抱著紗布呢,林辛言蹙眉,這都見血了,傷的重不重

    她抬頭看宗景灝。

    宗景灝握握她的手,走過去。

    蘇湛抬頭看見他們走過來,很快又別過腦袋,不想讓他們看見自己的傷。

    殊不知他抬頭的那一刻,臉上的傷早就被人看清楚了,宗景灝去處理事情,林辛言也沒在警局問他為什么打架。

    只是問他傷的重不重。

    蘇湛說,“不重,都是小傷。”

    眼角的青紫一時半會兒好不了,還說沒事

    “等會兒出去,還是去醫院看看吧。”林辛言說。

    “真沒有事兒,都處理過了。”蘇湛說。

    “沒有事兒,也要去看看。”林辛言沉聲。

    蘇湛低著頭不吭聲。

    這事打起來雙方都有責任,經過調解雙方都不追究責任,算是和解了,只要擔保人簽個字就可以把人帶走。

    出了門林辛言才敢問,“是因為秦雅嗎”

    “別和我說她,以后,我們沒關系了。”蘇湛一個人走,沒上宗景灝的車子。

    “你一個人去哪里”林辛言不放心他。

    很明顯鬧著情緒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