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3章,宋家的心思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3章,宋家的心思

    蘇湛不知道,他也沒地方去,他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去別墅吧。”林辛言說。

    他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如果秦雅看見了說不定會心軟,愿意和他坦白內心。

    萬一他是能夠接受沒孩子的,兩人也不用都痛苦。

    蘇湛低著不語。

    他不知道林辛言的用意,他這個樣子讓秦雅可憐他嗎

    他才不要讓秦雅看見他狼狽的樣子。

    “我不去了,別墅人太多,我去找培川,在他家住幾天傷好了我再回家,還有,不要和秦雅說我的事情,我不想她覺得,我離開她就活不了了一樣,我過完今天,還是蘇湛。”

    說完就走了。

    林辛言想要叫住他,他這個樣子實在是讓人放心不下。

    宗景灝拉住她的手,對她搖頭,“隨他去,過了這陣就好了。”

    總要有個過度期。

    林辛言聽他的,沒有在繼續勸說,或者是叫住他。

    看著他一個人帶著傷,像是被丟棄的孩子一樣,孤獨又無助。

    讓人實在是擔憂。

    周家。

    宋局給沈培川打電話,就是為了調查他的事情,顧北和顧老爺子現在自身難保,哪里還有時間管沈培川的事情,趁著這個節骨眼,宋局活動關系,解了沈培川的圍。

    本來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要是顧老爺子沒被抓起來,也沒發生這次的事情,說不定能為了陷害沈培川偽造出一些他受賄的證據。

    好在顧家倒臺的太快,還沒有把沈培川的事情做絕,回轉的余地很大。

    所以很快就解決了。

    為了慶祝宋局把沈培川叫到家里喝酒。

    酒過三巡宋局問,“你打算和你的小女朋友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沈培川端酒的動作一頓,而后仰頭灌了下去說,“我們分手了。”

    他懶得去解釋里面的曲折,其實是沒談過,都是因為那次的事情被謠傳的。

    上次來宋家也是偽裝的。

    宋局蹙眉,“那小女孩不挺好的嗎你欺負人家了”

    宋雅馨端菜上來,聽到父親的話,說道,“培川是那種人嗎分手了只能說明沒有緣分。”

    宋局瞧了一眼女兒,“我們說話你別插嘴。”

    “沒事,雅馨說的對。”沈培川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對桑榆有沒有喜歡。

    就是覺得她忽然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一些不適應,覺得好像少了很多東西一樣。

    宋雅馨在他旁邊坐下,“培川,少喝點。”說著看向宋局,帶著側怪的口氣,“爸,雖然高興但是你也不能灌他tzbyt酒。”

    apbauart宋局挑眉,說道,“我是你爸爸吧”

    宋雅馨點頭,“當然。”

    “我怎么看你對我,還沒對培川好呢你怎么不關心關心我”宋局看著女兒。

    自己的女兒,什么心思他清楚。

    這也是他為什么這么盡心盡力給沈培川跑關系解決事情的用意。

    深知自己的女兒是離過婚的,和沈培川在一起的可能性不高,所以他要對沈培川很好。

    要是他愿意了,他也不會覺得太愧對他。

    又或許,他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接受女兒。

    這是他的私心。

    再大公無私的人,在自己親人的事情上,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偏差的。

    畢竟是自己的女兒,總是想要給一點幫助的。

    他是父親,而且就宋雅馨一個女兒。

    沈培川喝的有點多,也沒仔細去想這里的意思。

    就算是沒喝多,沈培川也不一定能想到宋局心里還想自己能做他的女婿。

    “來我們在喝一杯,這次的事情能夠化險為夷,值得慶賀,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宋雅馨看著宋局,“哪有你說的那么嚴重,沈培川他是吉人自有天相,本來他就是正直的好人。”

    “管他是什么呢,來我們喝了這一杯。”宋局端起酒。

    沈培川也端起跟前的酒杯,因為不好拒絕宋局,他感覺的到自己喝多了。

    和宋局干了之后,說道,“我不能喝了,喝的太多了。”

    宋夫人笑著說,“沒事的,喝多了晚上就在這里休息,反正家里有空的房間。”

    知道沈培川和桑榆分手了,對沈培川熱情的很。

    覺得自己的女兒又有希望了。

    想讓沈培川成為自己的女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