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4章,太上老君伸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4章,太上老君伸手

    沈培川是喝的不少,但是腦筋還是清晰的,和宋局關系再好,但是,怎么能住人家呢

    想要推辭,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拒絕宋局的熱情。

    畢竟這次的事情,他出手幫了自己。

    不管怎么說,這個人情他都得領。

    “培川吶,我看你怎么像是有心事”宋局看著他問。

    他的表情太糾結,就連有點喝多的宋局也看得出來。

    就在沈培川糾結怎么回答宋局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說,“我接個電話。”

    說著他掏出了手機,坐在他旁邊的宋雅馨有意的往他手機屏幕上瞅,像是在擔心桑榆又找他。

    然而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嫂子二字,她才放心,只是他不是b市人,這里也沒親戚,怎么會有嫂子在這里呢

    宋雅馨奇怪看了沈培川一眼。

    沈培川看見來電顯示以后立刻接起了電話。

    “喂。”

    “是培川嗎”林辛言問。

    看著蘇湛一個人走,林辛言不放心,所以給沈培川打了一個電話,想讓他看著蘇湛。

    沈培川說,“是。”

    “蘇湛說去找你了,你看著他點。”林辛言說。

    沈培川皺眉問,“他怎么了”

    “他和秦雅分手了,心情不好,剛把他從派出所弄出來。”

    “他怎么弄到派出所去了”沈培川緊張的問。

    是犯了什么事情

    不然怎么能鬧到警局。

    “和人打架,我看傷的不輕,我本來想讓他和我一起去別墅的,但是他不愿意去,今天我還有事情,所以麻煩你看著他一下,我怕他又干什么傻事兒。”

    晚上說好要給邵云接風洗塵的,今天晚上她和宗景灝都得在別墅,畢竟要想宗啟封和程毓溫介紹邵云。

    所以不能一直跟著蘇湛。

    沈培川說,“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他。”

    林辛言嗯了一聲。

    電話掛斷沈培川也找到了回去的理由,他看向宋局,“我有些事,需要回去。”

    宋局并未勉強他留下來,畢竟人家有事,“你去吧,不過你喝多了,不能開車”

    “爸,我送他吧。”宋局的話還沒說完,宋雅馨就截斷說。

    宋局看了一眼女兒,知道她的心思,微微嘆息一聲,說道,“培川喝酒了不能開車,那你就送他吧。”

    沈培川說,“我打車就可以。”

    他并不想麻煩別人,現在挺擔心蘇湛的,也看不出宋雅馨的用意。

    不過就算沒有蘇湛,就沈培川這個遲鈍的腦筋,也不會發現宋雅馨的想法。

    宋雅馨拿了車鑰匙說,“這里不好打車,還是我送你吧,你喝這么多讓你一個人走我爸肯定不放心,萬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們也逃脫不了責任,你是在我們家喝的,你就不要推辭了,我們都這么熟悉了,送你一下有什么關系難道你是怕我怕我把你吃”

    宋雅馨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沈培川實在是拒絕不了,只能答應。

    路上他打了蘇湛的電話,然后是能打通的,但是沒人接。

    聽林辛言說他心情不好,所以擔心,便又打了一次,依舊是沒人接。

    兩次都沒人接,他有些著急了。

    開著車子的宋雅馨安慰說,“你別著急,緩一下再打。”

    沈培川嗯了一聲。

    宋雅馨問,“我們現在去哪里”

    沈培川說回家。

    林辛言說蘇湛去找自己了,這個時間不可能去局里,那么只有他的住處了。

    過了十幾分鐘車子停在了他所住的那個小區門口。

    宋雅馨停好車子,他推開車門下來,說道,“你開車慢一點,注意安全。”

    宋雅馨降下車窗,笑著說,“這都到你家了,不請我上去喝一杯茶嗎”

    沈培川,“”

    她笑,“逗你的,快去找你朋友吧,我先走了。”

    說完她升起車窗,啟動車子離開。

    她從后視鏡中看沈培川,嘴角輕輕勾起一個勢在必得的弧度,像是在說,“你逃不掉我的手掌心。”

    沈培川轉身走進小區,坐上電梯到了他住的那一層電梯門打開,他走下來就看見蘇湛坐在他的家門口。

    他快步走過去,發現人睡著了,不知道是喝多了酒,還是因為身上的傷。

    反正人是靠著房門昏睡了不過去。

    他開了門,將人扶進去,放在床上。

    這個過程中蘇湛完全沒反應,也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

    沈培川皺眉,“怎么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這是不想活了嗎”

    林辛言說他失戀了。

    他不是一直在失戀嗎

    哎,他嘆了一口氣,將蘇湛身上帶血的衣服脫了,褲子鞋子,統統都扒光了,不光有血,還有酒氣,很難聞了已經。

    給他蓋被子的時候,沈培川看到他身上還有幾處淤青,他站在床邊,這是和什么人打的

    下這么狠的手

    家里有藥,因為他的職業家里有準備一些處理輕傷的藥物,他拿了出來給蘇湛擦身上,臉上,頭上清理過了,他就沒動。

    收拾好,他坐在了沙發上,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一個臥室和一個書房,廚房也有,只是很少在家里做飯。

    他倒了一杯水喝,緩解了不少口干的感覺,做了一會兒他起來去洗澡,然后在沙發上休息。

    這個時間其實并不晚,只是他喝了酒,才會想睡覺。

    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吃晚飯的時候。

    他和宋局光喝酒去了,也沒怎么吃東西。

    睡覺了也不覺得餓了。

    宗景灝和林辛言從派出所回去,進門就看見邵云和家里的人已經打成一片,沒讓林辛言介紹,就先自我介紹了一番。

    加上兩個孩子和他又熟悉所以很快就融入了進來。

    “二叔,你怎么來這么早”林辛言換了鞋子進來說。

    邵云笑,“你不是說要給我接風洗塵嘛,來晚了,我怕會吃不上。”

    他就這樣,喜歡開玩笑,性子開朗。

    林辛言笑說,“不會不等主角來,我就開飯的。”

    她看向宗啟封和程毓溫,介紹道,“爸,舅舅,這位是我二叔”

    “好了,好了,我都介紹完了,我是你二叔嘛,你是我侄女,你爸是我大哥。”邵云打斷她的話,將自己向他們介紹的話又說了一遍。

    林辛言笑,他就有這技能,到哪里都能很快混熟,林辛言也不用擔心他來這里會過不習慣。

    “我們坐著,我去看看晚飯好了沒有。”

    說完她去了廚房,看看是不是可以開飯了。

    宗景灝也沒上樓,在樓下的一個空的沙發上座下來,大白沒有人逗它玩乖巧的趴在他腳邊。

    邵云和兩個孩子玩猜謎語的游戲,程毓溫也不甘寂寞加入了進來。

    宗啟封反倒沒什么精神,他知道邵云的身份之后,又想到了以前的人和事,文嫻也好,程毓秀也好,都是出現在他生命里的女人,現在卻沒有一個在他身邊。

    不由得心情悵然。

    相比較宗啟封的沉默,這邊可是玩的火熱。

    邵云不同程毓溫的文化程度,他文化不高,所以就連猜謎語和他都有很大的差別。

    程毓溫出題,大多都是字謎。

    而邵云出題都是稀奇古怪的,流傳坊間的一些有意思的謎語。

    上一局是程毓溫出的題目,一口吃掉牛尾巴。

    “打一個字。”

    是宗言晨猜到的,是個告字。

    這局輪到邵云了,他想了想,說道,太上老君伸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