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5章,你全家都是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5章,你全家都是豬

    緊接著他又說,“打一植物。”

    宗言曦一頭霧水,覺得好難啊。

    “邵爺爺,你就出個簡單的,我能猜對的,我都還沒猜對過呢。”她撅著小嘴撒嬌。

    “這個就很簡單。”邵云摸摸她的頭頂,“你要用腦子思考。”

    “她是豬腦子,不會思考,只會吃。”宗言晨在一旁煽風點火。

    宗言曦一下子就火了,“你才是豬,你全家都是豬”

    “”

    客廳里瞬間安靜半響,忽地,響起一陣大笑聲,邵云和程毓溫笑的最歡快。

    因為整個客廳里就他們兩個不是宗家人。

    宗言晨搖頭嘆息,妹妹已經蠢的無藥可救了。

    宗言曦是被宗言晨給氣的,才脫口而出,說完她自己都后悔了,看到大家的表情,她覺得好難為情,一股腦的鉆進宗景灝的懷里,躲起來。

    宗景灝拍拍女兒的背,安慰道,“沒關系的。”

    小女孩還是埋著腦袋不吭聲。

    宗景灝哄她說,“我幫你猜謎語”

    宗言曦立刻揚起腦袋問,“真的”

    這家伙的態度轉變也太快了,都不帶停頓的。

    他無奈的笑,說,“是。”

    “那你告訴我,太上老君伸手是什么”宗言曦性子有些小小的要強,想要猜對一次。

    宗景灝給她分析,教她思考,“太上老君是仙人對不對”

    “我知道是什么了。”宗景灝才一提示,宗言晨就已經想到了,“仙人掌。”

    他笑瞇瞇的解釋著,“太上老君是仙人,仙人的手掌,不就是仙人掌嘛”

    宗言曦睜著大眼瞪著哥哥,“真討厭”

    總是搶她的。

    “邵爺爺你再出一個。”說完她趴到宗景灝的肩膀上,小聲在他耳邊說,“爸爸你一定要幫我,我一定要贏哥哥一次。”

    宗景灝寵溺又無奈zhexianfeng的笑,女兒的要求他有什么辦法

    只能答應了。

    邵云明白著宗言曦的心思呢,為了哄這個任性的小女孩,他又想了一個,小猴關門露頭。

    “打一物。”

    宗言曦眨了眨眼睛,心里想門都關上,還怎么露著腦袋那不是要把腦袋夾斷了

    想著她打了個冷顫,這都是什么破謎語

    一點都不好猜。

    “嘶,爸爸你衣服上的扣子硌到我了。”

    宗景灝抱緊女兒,故意讓自己襯衫上的扣子硌到她,結果這個小女孩很遲鈍。

    宗言晨眨了眨眼睛看著宗景灝的表情,試著說道,“是扣子”

    很快腦子里確定了這個答案,“就是扣子,哈哈,我又猜對了。”

    宗言曦狠狠的瞪著他,“怎么可能是扣子”

    邵云給她潑了一盆冷水,“就是扣子,你把衣服扣起來,扣子不是要露在外面嗎”

    一聽真的是這個答案,宗言曦立刻說道,“是我先說的扣子,是我猜對了。”

    “你又沒說是答案。”宗言晨說。

    “就是我猜對的,我先說的。”宗言曦大聲說,好像誰聲音大,誰就有理了似的。

    程毓溫對坐在旁邊的邵云說,“小蕊這個性子,可是不得了。”

    邵云也笑。

    林辛言出來喊他們吃飯。

    宗言曦從宗景灝的懷里下來,跑到林辛言跟前,委屈巴巴的說,“媽咪,哥哥總是欺負我。”

    林辛言摸摸她的腦袋,“哥哥又怎么欺負你了”

    “好了,你猜對的,你厲害行了嗎別動不動就告狀,馬上都是上小學的孩子了,還長不大一樣。”說完宗言晨走到餐廳里坐到尾端的椅子上。

    “你也是孩子,別光說妹妹。”林辛言看了一眼兒子,年紀不大,天天把自己弄得像是大人一樣。

    “嘿嘿。”宗言曦聽到林辛言說哥哥了,心里高興,把剛剛的不愉快也給忘記了,這會兒也不生氣,邁著腿走過來,坐到哥哥的身旁。

    “哥哥你又沒比我大多少,幾分鐘而已。”

    宗言晨瞧了一眼妹妹,“幾分鐘也是比你大,你這輩子都要叫我哥哥。”

    “我還寧愿做妹妹,你是哥哥你得讓著妹妹懂嗎不然是不懂事,孔融讓梨知道嗎”這是在c市上學前班的時候學的。

    這會兒拿出來堵了宗言晨的嘴了,小家伙還是很聰明的。

    今天的晚餐很豐盛,秦雅也在廚房幫忙,林辛言進廚房就看見她在幫著洗碗洗菜。

    林辛言知道她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雖然說已經調整好,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就恢復到最初。

    也不可能恢復到最初。

    破碎過的器物,再怎么修復都會有裂痕。

    林辛言讓她去到房間里休息,她說,一個人呆著,還沒有做點事情好,一個人容易胡思亂想。

    她說的也對,林辛言就沒叫她,讓她在廚房幫忙,大家說說話也能忘記不愉快的事情。

    飯菜端上桌,林辛言去拿了酒。

    今天這樣的場合肯定是不能少了酒的。

    林辛言拿了紅酒,雖然不能少酒了,但是喝白的太容易醉,紅的好些。

    主要是個氣氛。

    高腳杯也清洗過了,她將酒打開放到桌子上。

    宗啟封忽然開口說,“婚禮在世紀大廈辦吧。”

    世紀大廈是b市的地標性建筑,共有108層,五百多米,站在第一百零八層能夠俯瞰整個b市。

    旁邊是一座七星級酒店。

    國內一共七家七星級酒店,分別在四座比較繁華的城市。

    而b市也是這四座繁華城市中的一座,而且是佼佼者。

    “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林辛言覺得這樣辦,太過浪費,這樣得花多少錢

    那些珠寶就不少錢了。

    “你打算結幾次婚”邵云問。

    林辛言毫無猶豫的回答,“當然一次。”

    她可沒想過,結第二次婚。

    宗景灝看她,唇角漾著一絲淺笑。

    好像很喜歡她這話。

    這一輩子都是他的人。

    “人生中,只有一次的事情為什么不辦的隆重一點”邵云覺得這樣沒什么不對,又不是沒錢,不行他可以出錢,反正錢都是她父親留給她的。

    他就覺得林辛言是他大哥唯一的孩子,結婚辦婚禮,就應該隆重。

    沒有理由。

    宗啟封對程毓秀有遺憾,現在兒子結婚,他不想讓兒子留下遺憾,所以也是想要隆重,像是一種寄托,把自己的遺憾,在兒子身上實現。

    “你就安心養胎,事情就讓我們幾個老家伙操辦。”程毓溫也說。

    辦婚禮的場地是他和宗啟封一起去看的,他知道宗啟封的用意,宗景灝是他唯一的外甥。

    他自然也是想熱熱鬧鬧的,況且宗景灝自己也說了,要隆重。

    “你就不用操心了,這么多長輩為我們操辦,你應該開心。”宗景灝握住她的手讓她在自己身旁坐下。

    雖然缺席了很多人,但是有這些長輩在,也是一種祝福。

    林辛言看他,點了點頭,明白了他的意思。

    日子越來越近,籌備的事情也還沒有停止,邵云本來是來參加婚禮的,結果也卻跑到到籌備的隊伍中去了。

    宗景灝和林辛言什么都不用管,都是由他們三個長輩來操辦。

    日子說慢也慢,說快也快。

    很快就到了結婚的那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