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章絕望后的重生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章絕望后的重生

    “蒼先生,很遺憾,您已經是肝癌晚期,請珍惜最后一個月的時間。”

    蒼術面前的老醫生摘下眼鏡,惋惜的搖了搖頭。

    “謝謝醫生。”

    得知自己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蒼術空洞的眼睛中竟然有一絲如釋重負的感覺。

    回到家后,妻子唐妙正樂呵呵的看著綜藝。

    唐妙聽到蒼術回家就扯著嗓門說:“蒼術,我弟弟家要買房子了,你轉二十萬過去吧。”

    玄關,蒼術聞言整個人為之一怔,落寞的說:“我沒錢了,這個月的房租都還沒交上。”

    話音剛落,唐妙的笑聲戛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獅子吼般的吵鬧。

    “姓蒼的!你他媽就是個廢物!老娘嫁給你這十年了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連一個奢侈的包包都沒有!”

    “他是我弟,也是你弟,你這個當姐夫的幫一下怎么了?你還有點親情嗎?”

    “靠,廢物!你家里不是還有一座老房子嗎?你家那兩個老不死的爹媽反正住醫院,不如把房子賣了給我弟。”

    緊接著就是一陣摔東西的聲音。

    蒼術雙手顫抖著掏出一盒皺皺巴巴的香煙。

    這盒煙還是一星期前好兄弟遞給他的,一直沒舍得抽。

    在身上摸索了半天,發現自己連一個廉價的打火機都沒有。

    蒼術銜著煙,無力的說:“我們怎么會沒有房子?結婚前我家東拼西湊了五十萬給我買房,你說你們家有門道可以優惠。”

    “結果呢?你把錢全部給了你弟。這十年里,你弟結婚我給了錢,欠錢我給了錢,買車給了錢,現在又想買房,,我累了。”

    說完,默默推開家門,上了電梯,離開小區來到了不遠處的大橋。

    “沒出息的東西!還不如死了算了。”唐妙一個人在屋子繼續罵罵咧咧。

    慶幸,這叫罵聲蒼術已經聽不到了。

    他來到大橋,橋下的流水有些湍急。

    跳下去一定會死吧。

    夜已經深了,橋上除了稀稀疏疏的車輛也就剩下一位衣衫襤褸的拾荒老人。

    “老人家,有火嗎?我想抽支煙。”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蒼術問向老者。

    老人蓬頭垢面,眼睛卻異常明亮,從懷里掏出一個打火機遞給蒼術。

    蒼術注意到老人的手指甲很長,而且黑的發亮,像黑色寶石。

    不過到這個地步蒼術也不在乎什么臟不臟了,拿過打火機就點燃香煙并且把身上剩余的煙和僅有的幾塊錢都給了老人。

    一老一少就這么靠著欄桿抽著煙。

    老人望著漆黑的夜空,嗓音低沉而沙啞的說:“孩子,想哭就哭吧,生活本就不易沒人會笑話你。”

    蒼術夾著煙的手抖了一下,鼻子很酸:“哭不出來。”

    他的眼淚早就被磨得一干二凈。

    一支煙后,蒼術最后看了看這個世界,隨即翻身一躍而下。

    老人被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去拉。

    可惜太晚了,只在蒼術的手背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指甲印。

    ……

    “蒼術!蒼術!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啊?”愣在座位上的蒼術全身像過電一樣為之一震。

    蒼術愣愣看著周圍陌生的一切。

    “我不是跳河了嗎?”

    “這是哪?”

    看著蒼術依舊不理會自己,對面的女生有些氣惱伸過手打了一巴掌。

    “唐妙?”蒼術看著眼前青春靚麗的女孩目光中充滿震驚。

    他想起來了。

    這是十年前!

    他回到了十年前!

    今天是他與唐妙定親的日子!

    既然老天重新給他一次機會,那這一輩子就要活的不一樣!

    唐妙看著蒼術表情一陣晴一陣陰,皺著眉說:“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嗯,你說吧。”蒼術定了定神,語氣很冷淡。

    唐妙沒有注意到蒼術的變化,繼續興致勃勃說:“是這樣的,咱倆不是要結婚買房嘛,正好我家這邊有人可以優惠,你把錢給我媽,讓我媽買。”

    唐妙的母親鄧巧何面帶微笑說:“妙妙說的沒錯,我們家親戚是有一個在售樓處當經理,每平可以優惠一千五呢!”

    “奧?”蒼術端起眼前的茶水玩味說:“真的優惠這么多?”

    “真的!”鄧巧何迫不及待的說道:“你和妙妙都要結婚了,那我就是你媽,當媽的能騙你?”

    呵呵,蒼術在心中冷笑一聲。

    這個媽當得可真好!

    上一輩子隔三差五從自己這拿錢,不給錢便跑到自己親媽親爸那里去鬧。

    最后爸媽不忍兒子這么辛苦就拼命賺錢,最后也累到了。

    想到這,蒼術氣的渾身顫抖,冷冰冰的說:“對不起,這買房的錢我還真就沒有!”

    鄧巧何微笑的臉盤子突然僵住,陡然間,微笑變成怒目而視。

    鄧巧何猛地一拍桌子:“沒錢?沒錢你娶什么老婆?”

    這時,唐妙的妹妹唐燕怯生生從里屋走出來,用蚊子般的聲音說:“媽,這錢咱還是別要了吧,這是姐夫和姐姐買新房用的……姐夫家也不容易……”

    “臭丫頭片子!給我滾回屋去!”鄧巧何長著大嘴,像吃人的猛獸一樣。

    唐燕被嚇得跑回了屋,露出一個小腦袋向蒼術輕輕搖頭,意思是不要把錢交出來。

    蒼術看著剛上大學的唐燕,思緒回到了上輩子。

    如果說唐家人有誰對他好,那只有唐燕一人了。

    不過,上一輩子唐燕的下場很凄慘,可以說是生不如死。

    沒記錯的話,也就是在今年,唐燕被鄧巧何強制退學嫁給了一個染上禁品的拆遷戶。

    為的就是給兒子再掙一份禮金。

    這個拆遷戶已經將近四十,唐燕嫁過去后每天生不如死,丈夫心情不好便會大打出手,而且很變態。

    后來,拆遷戶的錢也被鄧巧何拿完了,可對方犯了癮,逼年輕貌美的唐燕去賣。

    記得最后一次見唐燕,她說:“姐夫,不要靠近我,我臟,姐夫聽我一句,離婚吧。”

    當時蒼術并不知道唐燕經歷了什么,這些都是在唐燕死后才被人知曉的。

    “呼~”蒼術深吸一口氣,眼底的寒光越發銳利。

    被唐燕這么一鬧,局面一時僵住了。

    片刻之后,唐家父親唐平咳嗽兩聲說:“蒼術。”

    “干嘛。”蒼術的語氣像是從九幽當中傳回來的,冰冷刺骨。

    唐平皺了皺眉,很不喜歡蒼術的語氣,但正事要緊,說:“小蒼,你家給你湊了五十萬我們知道,我們也是為了你們兩口子好,我們拿錢買房可以省下幾萬塊,你們兩個小年輕的拿著省下的幾萬塊干什么不好呢?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哈哈哈~”蒼術突然間大笑起來。

    這可把房間里的人嚇壞了,就連露著頭的唐燕也嚇得縮了回去。

    蒼術掃視了屋子里的人,最后把目光停在不遠處正打游戲的唐勇身上。

    蒼術指著唐勇說:“別裝了,你們費盡心思為的不就是想把錢給這個廢物嗎?”

    唐家人沒有想到蒼術會知道他們的想法,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很震驚。

    還是鄧巧何第一個反應過來,輕蔑的說:“姓蒼的,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也就挑明了說。沒錯,這錢就是給勇兒準備結婚的,如果見不到這比錢那你也別想娶妙妙,我女兒養這么大容易嗎?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家庭,你爸還是的看大門的,你媽是個掃大街的,要不是妙妙心善看上你,就你這熊樣還想娶媳婦?”

    “話又說回來了,你既然想娶妙妙,你也是勇兒的姐夫,你這個當姐夫的幫幫忙怎么了?這個世界上有你這么冷血的人嗎?連親戚都不顧!”

    蒼術心中的火突然間爆發,用盡全身的力氣朝桌子拍了下去,用手指著鄧巧何。

    “鄧巧何,你他媽算老幾!我娶媳婦的錢都是爸媽一分一毛賺來的,哪像你們!”

    “你自己也說了,沒錢還娶什么老婆!你們家這么能耐有本事自己掏錢啊?憑什么用我的錢!”

    “呵呵,不想嫁是吧?你以為老子想娶嗎?”

    壓抑了十多年的情感終于宣泄出來了,蒼術感覺整個人從上到下煥然一新。

    說完,蒼術起身就往門外走去。

    “蒼術!!你什么意思!”唐妙終于不再當啞巴了,站起來質問道。

    “呵呵。”蒼術輕笑兩聲說:“什么意思?老子不娶了!攤上你這種扶弟魔我會家破人亡的,你看看你弟,高中都沒上完,二十好幾了整天待在家里打游戲,就這種廢物,老子把錢給乞丐也不會給他!”

    一直在玩游戲的唐勇聽到后一摔鼠標,猛地起身:“你他媽說誰是廢物!”

    一米八的唐勇看起來很高大,畢竟他當初在高中就是因為打架生事才開除的,之后除了打游戲就是與社會閑散人員來往,看上去還有那么一絲的威懾力。

    相比起來,蒼術就有點瘦小了,一直都是老實孩子的他臉雞都沒殺過。

    不過,他現在并不害怕,就是因為這個混蛋,像吸血鬼一樣啃食了自己十年!

    “廢物說的就是你!”蒼術惡狠狠的看過去。

    鄧巧何抱著雙臂斜眼看著蒼術,對于自己的兒子她還是很有信心的,現在她巴不得兒子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呢。

    唐勇聞言一腳踹開電腦椅,照著蒼術的腦袋就是一拳。

    “小勇!別……”唐妙和唐燕兩人嚇得閉上了眼睛。

    砰的一聲,二女緩緩睜開眼睛。

    倒在地上哀嚎的竟然是唐勇。

    蒼術也滿眼震驚的看著雙手,自己的力量什么時候這么大了。

    屋子里的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蒼術是什么貨色他們一清二楚。

    “哼,真是廢物!”蒼術輕哼道,打贏了當然要放狠話了。

    說完就要摔門離開。

    “姐夫”唐燕最后還是跑了出來,拉住蒼術的衣角說:“姐夫,別生氣,是我家不對。姐,你趕緊攔住姐夫啊。”

    唐妙眼眶紅紅的,說:“蒼術,對不起,但他是我弟,我親弟弟,我不能看著他受委屈。”

    “你要真為他好就不應該慣著他。”蒼術冷漠的說道。

    而后扭頭對唐燕說:“小妹,我知道你心底善良,我奉勸你盡快離開這個家,不然你……”

    蒼術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唐燕的下場,太凄慘。

    再說,說出來又有誰信呢?只能提點一句。

    隨著一聲哐當,蒼術摔門而去,留下一臉蒙蔽的唐家人。

    唐平重新坐回沙發,瞪了一眼鄧巧何說:“你看你,人走了吧?上哪給小勇弄結婚的錢?”

    “還有你!錢還沒到手呢就敢動手!”唐平又指著唐勇。

    鄧巧何心疼的扶起兒子:“兒子疼不疼啊?要不要去醫院啊?放心,你結婚的錢跑不了,他這條件除了你姐誰還能嫁給他,放心吧。唐妙,你立馬給蒼術的窮鬼老媽打電話!”

    唐妙,唐燕姐妹兩個看著自己的家,不禁嘆了口氣。

    蒼術離開唐家后神清氣爽。

    十年了,整整十年他沒有這么爽過!

    打人的感覺真他嗎爽。

    蒼術看著自己的雙臂有些難以置信,一米八的唐勇被自己一手撂倒了?

    “臥槽!這東西拿來的?”

    蒼術猛然間看到手背上五道指甲漆黑的指甲印,他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