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章扔出去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章扔出去

    “別嚎了!是我!”

    蒼術背對著徐妙涵,因為有些景色看到眼里就會控制不住自己。

    徐妙涵怒罵道:“蒼術,你竟然是個賊!我真是瞎了眼,白天幫你演戲!”

    “閉嘴!要不是我,這會你早就成了別人的刀下鬼了!”蒼術嚴肅的說:“你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人了,現在回想起來,上一次的車禍恐怕也不是意外。”

    如果不是今天這件事蒼術還想不到上次車禍的貓膩呢。

    一輛失控要撞墻的車子怎么可能突然轉向,那么精準無誤的朝徐妙涵撞去。

    “你說什么?你是說有人要殺我?”徐妙涵聽了感覺背后一陣一陣的發涼,要不是蒼術,自己恐怕都死兩次了。

    蒼術點點頭,將之前的經過說了一遍。

    徐妙涵不愧是大企業的領導者,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她思索一會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不禁微微嘆了口氣:“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命,想要多少錢我可以打給你。”

    蒼術依舊是背對著她,說道:“錢就不必了,我倒是希望你能答應我白天的合作,估計用不了多少錢,一兩億差不多就夠了。”

    徐妙涵有些歉意的說:“對不起,這個合作我不能答應你,因為我拿不出這么多的錢。還有,你能不能轉過身來說話,這樣對著你的后腦勺講話很怪。”

    “咳咳。”蒼術輕咳兩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去換一身衣服,這身睡衣太……太涼快了。一會保安就要來了,你總不能穿成這樣去見人吧。”

    “啊!”徐妙涵羞澀的驚叫一聲,她這才發現自己穿的是睡裙。

    而且她有果睡的習慣。

    很快,徐妙涵就換上了一身正常的衣服,但臉蛋上還是紅彤彤的一片。

    保安隊也趕了過來,保安隊長了解情況后便派人全小區搜索黑衣人。

    蒼術看著頭發蓬松,上下眼皮正在打架的徐妙涵心里頭怦怦直跳。

    “那個,既然沒事了,我就先離開吧。”蒼術腦海里全是那朦朧的身影,這樣與徐妙涵面對面令他渾身燥熱。

    徐妙涵一聽蒼術要回家,迷糊的眼睛立馬瞪得溜溜圓。

    “等一下!”徐妙涵說:“今天晚上你能不能不要走。”

    “嗯?!”蒼術的小心臟不爭氣的跳了一下。

    難道說英雄救美之后,要以身相許報答了?

    到時候自己該怎么辦?

    是答應她呢?還是答應她呢?還是不拒絕她呢?

    “你在這里住一晚,保護我的安全,一樓的客房隨便住。明天一早我可以再給你五百萬……不!一千萬。”徐妙涵咬著牙說道,好像很心疼這一千萬。

    艸!蒼術在心里大罵,有什么話一口氣說完行不行,白期待這么久,連姿勢都想好了。

    蒼術沒好氣的說:“錢不必了,你幫我查一下爛尾樓幕后的主人是誰,把對方的詳細資料給我一份就行了,這不難吧?”

    “就這?”徐妙涵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竟然放著一千萬不要,只要一份情報?

    其實這種情報對于徐妙涵來說很容易,但是對蒼術來說就有點難了。

    說到底,蒼術目前的人際圈還是社會的底層,能接觸到的情報有限,很多事情普通人根本了解不到。

    階級壁壘隔絕的不僅僅是財富,還有認知與眼界。

    蒼術說:“怎么?你辦不到?”

    “沒問題,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以后在想要錢我可不會給你了。”徐妙涵說著跑進了臥室,生怕蒼術反悔一樣。

    “一個企業的大老板怎么摳摳搜搜的,一點也不大氣。”蒼術撇嘴來到了一樓,為了安全起見就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他也不確定黑衣人還會不會殺個回馬槍。

    就這樣迷迷糊糊過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蒼術被一陣煩人的門鈴聲吵醒。

    “徐妙涵,有人找你,趕緊去開門!”蒼術此刻困得要死,一晚上提心吊膽沒敢熟睡,一直處于半睡半醒當中。

    “沒空!”徐妙涵的回答就是這么干脆簡潔。

    “媽的煩死了。”蒼術抱怨著起身開門。

    別墅的正門是機械控制的,開關就在屋子的玄關上,按一下就行。

    蒼術透過窗戶看到一輛騷紅色的敞篷法拉利緩緩開了進來,里面坐著的是一位年輕的男子。

    停下車,青年捧著大束玫瑰花就向屋子走來。

    蒼術打著哈欠開門,一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鮮紅欲滴的玫瑰。

    “妙涵,早上好啊!”

    青年躲在玫瑰后面喊了一聲。

    蒼術轉身沖著二樓喊道:“徐妙涵!找你的!”

    “嗯?!”青年聽到男人的聲音立馬從玫瑰后面探出頭來。

    然后他就看到蒼術踩著拖鞋,一臉困意的趴倒在沙發山。

    “你是誰?”青年的聲音有些顫抖,有一種頭頂大草原的感覺。

    蒼術在沙發上翻了個身,嘟囔說:“徐妙涵在二樓,你自己去找她,昨晚折騰的太晚,可能還沒起。”

    折騰的太晚!

    這銳利的字眼深深傷害了這位風度翩翩的青年。

    “馮海?你怎么又來了?”徐妙涵站在二樓樓梯上,聽著語氣好像不是很喜歡這個青年。

    “妙涵,這個男人是誰?我記得這間別墅只有你和小蝶兩個人住吧?怎么會有一個男人在這里睡覺!你們是什么關系?昨晚你們干了什么?”馮海越說越激動,最后簡直就是咆哮。

    徐妙涵眉頭微皺,她很不喜歡有人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就像是審問犯人一樣。

    “馮海!你一大早就是來著撒潑的嗎?我家的事用不著你管!請你立刻出去!”徐妙涵玉手指向門外,冰冷的下了逐客令。

    馮海將玫瑰花狠狠砸在地上,嬌艷的花朵被摔的四散分離。

    “不行,你必須告訴我,你和這個男人是什么關系!你就算是找男人也應該找像我這樣的,就……就這樣的屌絲,垃圾一樣的東西,他也配?”馮海面容越發扭曲,有點像被喂了口屎。

    馮海追徐妙涵已經快一個月了,從第一次在酒會上見到徐妙涵的時候就被絕色的美貌和出塵的氣質所吸引,與他以往玩的女孩完全不同。

    在馮海心里,徐妙涵就是一朵圣潔的雪蓮,除了他,不許任何人染指。

    然而,這朵精心呵護的雪蓮很有可能被眼前這睡在沙發上的屌絲玷污了,他怎么可能不發狂。

    趴在沙發上假寐的蒼術聞言抬了抬眼皮,此刻他的眼中已經沒有半點睡意。

    莫名其妙被人罵做屌絲,垃圾誰能高興。

    但他不傻,馮海一看就很有錢的樣子,與這種人結仇很麻煩,他傻了才跳出去替徐妙涵吸引火力,罵兩句又不少塊肉。

    徐妙涵覺得馮海有些不可理喻,憑什么我的生活要向你一個外人匯報?你算老幾。

    “蒼術,你把這個人趕出去!”徐妙涵說道。

    蒼術說:“不要,和這種人結仇很麻煩。”

    “你……”徐妙涵氣結,這還是不是男人啊:“蒼術,別忘了你答應過要保護我的,你想要的材料我已經派人連夜整理好了,如果你違約我立馬刪掉。”

    徐妙涵揚了揚手機。

    “遵命!”

    蒼術一個彈射起身,緩緩走向馮海。

    對于兩人的對話,馮海毫不在意,整個安城的上流圈子他都認識,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叫蒼術的人,看他的形象也不是什么權貴人家的子弟。

    所以馮海只看了蒼術一眼,就再也沒有看他。

    而這時候,蒼術走了上去,直接一把拎起馮海脖頸部位的衣服,像拎小雞子一樣。

    “啊——放開我。”

    馮海覺得脖子上的衣服一緊,有點喘不過氣,四肢無力的到處亂抓。

    蒼術一臉淡然的將他丟進跑車,說:“滾!”

    “尼瑪……咳咳咳!”馮海臉漲得發紫,不停的咳嗽。

    蒼術一拳打在敞篷跑車的前車蓋,只聽嘭的一聲,光潔的車蓋上就凹進去很深的拳印。

    馮海咽了口吐沫,順帶將罵人的話也給咽了下去。

    這還是人嗎?自己這小身板挨上一拳不得散架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馮海發動引擎慌慌張張離去。

    回到屋里,蒼術伸出手說:“我要的東西。”

    “爛尾樓的持有者是安城有名的房地產商人名叫李云中,目前李云中已經進一年沒有出現在大眾視野下,我查到他好像住院了,就在安城第一人民醫院。不過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你根本見不到李云中。”徐妙涵說道。

    “李云中?這名字好熟悉啊。”蒼術摸著下巴喃喃道。

    “臥槽,我想起來了!”

    上一世,徐妙涵被車撞死連登了幾天的新聞頭條,后來才被新的重磅新聞給擠了下去。

    新聞是:安城地產大亨李云中因癌癥病死在醫院,死后其名下地產被瓜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