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章異象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章異象

    蒼術這個頭疼啊。

    重生才幾天啊,怎么碰到兩個大老板都是短命鬼。

    徐妙涵被自己救了兩次,算是活過來了。

    可李云中怎么救?癌癥啊,他可沒有主角那出神入化的醫術,不論什么病扎兩針就能活蹦亂跳的。

    “唉~得,本來想用未來房價走勢的情報換爛尾樓呢,這下告訴他也沒用了。”蒼術暗嘆一聲。

    “你嘟囔什么呢?”徐妙涵提著包走了過來:“我要上班了,你還賴在我家干嘛?”

    “徐大小姐,方不方便帶我去人民醫院?”蒼術不甘心,還是想去試試,告訴李云中一些其他情報也行啊。

    比如說他死后都有誰瓜分他的遺產。

    徐妙涵沒有拒絕,她明白蒼術想要做什么。

    “上車吧。”徐妙涵冷清的說道。

    車子緩緩駛出小區,引擎轟鳴便往醫院方向駛去。

    只是蒼術和徐妙涵并不知道,小區一處隱蔽的角落有一行人正默默盯著他們。

    “媽,你看到了吧,我真沒騙你,蒼術就是一個吃軟飯的,昨天我親眼看到他把房產交給徐妙涵。”唐妙雙眼浮腫,應該是哭了一晚上。

    昨晚,唐家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小姨被開除后心里越想越生氣,便給鄧巧何打電話嘲諷她是有眼無珠,將一個金龜婿給逼走了。

    鄧巧何開始還一臉茫然,當聽到蒼術買了一棟八百萬的別墅時差點背過氣去。

    在電話里不停追問:“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八百萬的別墅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得問你的寶貝女兒啊,她們兩個在場。姐,你可真是瞎了狗眼,連這么好的女婿都給逼走了,因為你們,我連工作都丟了。”

    小姨在電話里怨氣頗重,冷嘲熱諷一番后便掛斷了電話。

    正巧,唐燕一個人先回了家。

    鄧巧何重重的把手機拍在桌子上,大吼道:“唐燕!你老實告訴我,今天售樓處發生了什么!買別墅的是不是蒼術!”

    唐燕明白,肯定是小姨打電話了,低著頭:“媽,是姐夫買的別墅。”

    鄧巧何一股熱血涌上大腦,兩眼一黑癱倒在沙發上:“我的老天爺……你是瞎了眼啊……到手的肥羊沒了……我怎么這么倒霉啊……”

    一旁的唐勇父子二人都聽懵了,蒼術不是一個臭打工的嗎?怎么還買了別墅?

    唐勇急切的問:“媽,到底怎么回事?”

    鄧巧何喘著粗氣說:“那個……那個蒼術是個富豪,他一直在隱瞞身份,剛和唐妙那臭丫頭分手就買了一套八百萬的別墅!”

    “八百萬!!!”唐勇父子猛地起身驚叫。

    唐勇雙眼放光:“媽!這別墅我要了,趕緊讓姐跟姐夫和好啊,讓姐夫把別墅送給我,有了別墅張靜肯定嫁給我。”

    “對!對!和好,一定要和好!這別墅是我們唐家的!”鄧巧何急切的說道。

    唐燕實在聽不下去了,提高嗓門說:“媽!你們這樣太過分了,姐夫憑什么給我們家別墅啊。”

    鄧巧何怒道:“你這個小蹄子給我閉嘴!你和你姐都是廢物,連人家有錢沒錢都看不出?眼瞎啊!”

    這時,唐妙終于回到了家,看到家中氣氛不對。

    “爸媽,你們怎么了?”唐妙問道。

    一個小時后她便從父母,弟弟的無盡責罵中了解到詳細的情況。

    唐妙哭著說:“爸媽,蒼術根本就沒錢,那個別墅是他替徐妙涵買的,不是他的。”

    “徐妙涵?你是說經常出現在電視新聞里的徐妙涵?那個董事長?”鄧巧何有些懷疑的說道。

    唐妙痛哭流涕:“是的,蒼術他現在就是個吃軟飯的,不信明天一早你跟我去看看,他們現在都住在一起了。”

    所以,今天一早唐妙全家來到了新府銘苑別墅區的門口,一大早就在蹲點。

    等了好幾個小時才看到蒼術坐著徐妙涵的車出來。

    見到這一幕,鄧巧何心中的怒火也就消了,撇嘴說:“呵,我還真以為他是個土豪呢,原來只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靠!白讓老子高興了一晚上,還以為能住上別墅呢。耽誤我玩游戲。”唐勇將煙頭狠狠扔在地上。

    唐家人興致缺缺的打道回府。

    路上,鄧巧何想了想說:“唐妙,這小子吃軟飯一定弄了不少錢,你想辦法從他手里弄出一點來,他這么喜歡你,一定會答應的。”

    唐妙想說什么,但話到嘴邊卻改成:“好的,我試試。”

    此時此刻,蒼術已經到了醫院。

    根據徐妙涵查到的消息,李云中在特護病房。

    蒼術幾經詢問才找到李云中的病房。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住院的病房也是及其豪華。

    三室一廳,有廚房,有廁所,裝修很是精美。

    “你是什么人?怎么進來的?”

    一位比蒼術年齡大一點的男子警惕的看著蒼術,他應該就是李云中的獨自李剛。

    蒼術說:“你好,我叫蒼術,我是來找李云中先生的,有些事想要告訴他。”

    “我爸身體不便,不方便見客,等痊愈了你再上門吧。”李剛說著就要趕人。

    “李剛,不用撒謊了,癌癥晚期恐怕撐不了多久吧。”蒼術說道。

    李剛聞言,臉色大變:“小子,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立馬給我滾出去!”

    說著,李剛放下手中給父親擦拭的用具,準備動手。

    蒼術提高嗓門說:“李先生,您應該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最擔心的莫過于死后財產的歸屬,我可以告訴您,屬于您兒子的財產會被瓜分的一干二凈!”

    “閉嘴!你敢打擾我爸休息!”李剛大步沖了過來,轉身就是一記威猛的側踢。

    看架勢應該是練過幾招島國招式,不過在蒼術眼中太慢。

    李剛見一腳落空準備再次進攻之時,里屋傳出虛弱的聲音。

    “小剛,讓他進來。”

    李剛對父親十分敬重,縱然是萬般不愿也只能說:“是!”

    蒼術拍拍李剛的肩膀說:“放心,我沒有惡意。”

    病房內,李云中正頂著光禿禿的大腦在看書,雖然體型還是有點胖,但臉色卻是極差,雙眼死氣濃郁看來真的是活不了幾日了。

    剛一進屋,蒼術就感覺右手背的黑色抓痕蠢蠢欲動,黑氣彌漫,它們想要吞噬某種東西。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異象。

    越靠近李云中右手的異象越激烈。

    猛然間,黑氣反饋給蒼術一個信息。

    它們想要吞噬李云中體內的癌細胞!

    靠!這可把蒼術嚇得暗罵一聲。

    “小伙子,你怎么了?你不是說有人要瓜分我的遺產嗎?”李云中虛弱的說道。

    蒼術面露苦澀的說:“李老板,情況有點變化,你相信我能吞噬掉你體內的癌細胞嗎?”

    沒辦法,黑氣此刻就像不聽話的孩子,根本控制不了,要爆發了。

    “……”李云中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么,許久才帶有一絲怒氣的說道:“戲耍一個將死之人有意思嗎?”

    “我沒想耍您,您看。”蒼術伸出右手,一團淡淡的黑色霧氣正急切的游走在五指之間。

    親眼讓他看看比說一萬句話都管用。

    果然,李云中瞪大眼睛,手中的書本也滑落在地。

    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現象,更重要的是,當黑氣一出現他體內的劇痛竟然減輕了許多。

    李云中清楚,自己的病已經到了晚期,吃再多的鎮痛劑也沒用。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你的意思是這東西能治好我的病?”李云中顫抖的說道。

    能活著,誰想死。

    蒼術說:“不一定,我沒試過。你寫個字條出了事不能怪我。”

    萬事保險起見,蒼術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李云中取出紙筆說:“沒問題!就算你不來,我也活不過幾天,若你真的治好了我,你要什么盡管說!”

    說話間,李云中大筆一揮將字條簽好。

    蒼術收好字條后走到李云中病床前。

    只見黑氣化作黑蛇像是有靈性一般鉆進李云中體內。

    “啊!!!”

    剛鉆進去不久李云中大喊一聲便昏了過去。

    ‘嘭’

    病房門被一腳踹開。

    李剛見父親生死不知的躺在床上,雙眼瞬間血紅大吼:

    “混蛋,我要殺了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