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章衣錦還鄉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章衣錦還鄉

    “爸,您剛醒過來,還是先休息吧,您放心,那小子跑不了。”李剛說道。

    李云中哪還有心思休息,癌癥折磨了他半年多,就這么睡一覺的功夫全身上下就跟脫胎換骨了一樣,清爽無比恨不得出去跑幾圈。

    “他人呢?快帶我去找他。”李云中說著拔掉身上亂七八糟的管子下了床。

    “李總!您……您怎么能下床呢!快點躺下。”醫生懇切說道,他想破腦袋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最終覺得應該是儀器出了問題。

    “沒關系。”李云中擺了擺手,雖說身體有點虛,但不妨礙正常的行走。

    “小剛,帶我去找那個小兄弟。”

    李剛扶著父親:“爸,您慢點,那個小子被保鏢帶走了,這會應該正教訓著呢。”

    “混蛋,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快點去阻止保鏢。”李云中語氣中充滿了急切,恩將仇報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這輩子都會良心難安吧。

    看著父親焦急的樣子,李剛縱有疑惑也不敢怠慢,嘴里答應著便一溜煙跑了出去。

    一旁的小姨和小姨夫看著精神異常抖擻的李云中,心里犯起了嘀咕。

    “看這精神頭不像是要死的人啊?他不會是痊愈了吧?”小姨低聲說道。

    “別胡說,這可是癌癥晚期,絕癥!這是回光返照,我們再等等,等他這口氣咽下去。”小姨夫話雖是這樣說,卻悄悄的將手中的合同塞進包里。

    這個小動作剛好被李云中捕捉到,淡淡的說:“妹夫,你手里拿的什么,給我看看。”

    李剛的小姨夫的心臟仿佛被捏一雙無形的大手捏住,冷汗唰的一下便流了下來,支支吾吾的說:“姐夫……我剛從公司回來,這……這是工作的報表,沒什么可看的……”

    李云中冷冷的看了對方,玩味的說:“是嗎?正巧,我已經好久沒有檢查公司業績了,你把報表拿過來我看看。”

    “姐夫,還是不用了……”

    “拿過來!!”李云中怒吼一聲,臉色慘白的小姨夫一屁股癱在了地上。

    李剛這邊,他在樓底追上了蒼術一行人。

    “姓蒼的,你很幸運,我爸醒過來了,讓我帶你回去。”李剛說道。

    蒼術說:“我說過,你爸沒事,以后也不會有事了,走吧,回去談談你之前對我的態度問題。”

    李剛哼著氣說:“別得意,我爸是醒了,但你誣陷我小姨的事情還沒完。”

    “呵呵,回去看看就知道了。”蒼術聲音很輕,但充滿信心。

    兩人剛一回到房間,李剛就看到小姨跟姨夫正瑟瑟發抖的跪在父親面前。

    “爸,你們這是……”李剛不解的問道。

    李云中將合同丟到兒子腳邊,沉聲說:“瞪大你的眼睛看看!我以前怎么教你的,不論什么時候,不論是誰,只要是簽合同就要把內容一字一句的看完,連注釋也不能放過!你剛才是怎么做的!”

    “爸,可這是小姨夫拿來的合同啊,不會……”

    話沒說完,李剛額頭便滲出了豆大的汗珠,合同內容映入眼簾。

    這份合同一旦簽上字,所有的財產,甚至自己住的房子都要被轉移到小姨名下,自己將一無所有。

    剛剛,自己就差一步簽了字。

    蒼術偷瞄了幾眼,不得不說李剛的小姨真是狠,對自己家人一點也不手軟。

    “這麻煩你自己解決。”李云中對兒子說道,然后扭頭對蒼術說:“蒼先生,里屋談談?”

    蒼術微微點頭,想著一會怎么和李云中開口要南郊的爛尾樓。

    剛一進屋,李云中對著蒼術九十度彎腰,誠摯的說:“救命之恩無以言表,蒼先生,日后您有什么吩咐我李云中義不容辭。”

    “言重了,言重了,誤打誤撞而已。”蒼術第一次被大老板這樣恭敬的對待,前世的他面對一個小經理都是點頭哈腰的,這一刻著實有點慌。

    “不,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樣吧,市里我有一個棟寫字樓,您若不嫌棄我可以轉交到您的手上。”李云中的語氣中滿滿的誠意。

    蒼術連連擺手說:“寫字樓還是算了,我今天來的目的是想要南郊的爛尾樓,李總,你覺的可以嗎?”

    寫字樓固然值錢,但以后的升值空間太小了。

    安城未來十年的經濟重心是在南郊,爛尾樓那片地最后可是寸土寸金的存在。

    “爛尾樓?這……這也太委屈您了,實話告訴您,那就是一塊破地,好幾年了我想賣都賣不出去,根本不值錢。”李云中解釋道。

    蒼術點點頭:“我知道,現在不值錢,不代表以后不值錢,我就要它了,請李總不要拒絕。”

    李云中感動的是熱淚盈眶,他認為蒼術是不想讓自己破費才特意挑了一塊不值錢的破地。

    真是好人啊!

    “蒼先生真是年輕有為,那好,爛尾樓從今天開始就是您的了,我讓小剛這幾天把合同辦好給您送過去。”李云中看著蒼術眼神越發尊敬起來。

    爛尾樓到手,蒼術也是開心的很,臉色的笑容都控制不了。

    “李總,今天的事情還請您保密,我不想太張揚。”

    蒼術不想讓黑氣的事情曝光,目前這東西還不知是福是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另一方面就是防著唐妙一家,這些財產要是讓鄧巧何知道了那可不得了,這種瘋女人天知道會做出什么事。

    他和唐家的關系就讓時間慢慢抹平吧。

    李云中是個聰明人自然會保守秘密,他知道蒼術這種人潛力無限,只能與之交好,不能與之交惡。

    兩人在房間里聊了好一會,關系也熟絡起來。

    剛一打開門,李剛撲通一聲跪在蒼術面前。

    “你這是干什么?李叔,趕緊讓他起來啊。”蒼術說著便要扶李剛起來。

    李云中看著兒子說:“不用,讓他跪著!這是他應該的。”

    李剛跪在地上說:“恩人,對不起,要不是你阻攔,我爸的心血恐怕要被我毀了。”

    “算了,算了,起來吧,小事而已,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想要的已經到手了,蒼術也不習慣別人這么恭敬的對他。

    “小剛,送小蒼回家!”李云中吩咐道。

    蒼術沒有拒絕,上一世做順風車省錢習慣了。

    回到了家,李剛竟然一句話都沒說丟下車就跑了,還把車鑰匙留給了蒼術。

    一路上李剛覺得心中有愧,不知道用什么辦法表達,于是就決定自己新買的車留下來。

    一輛瑪莎拉蒂總裁就這么停在了蒼術的車庫里。

    蒼術傻傻的看著撒丫子越跑越遠的李剛,忍不住笑道:“李剛,還真有意思。”

    回到家,蒼術重新梳理了思緒,近期應該沒有什么大事發生,是時候把父母接到城里來了。

    想著,蒼術看向隔壁,想找徐妙涵炫耀炫耀今天的戰果。

    不過對方好像不在家,那就算了。

    簡單吃了點東西就準備回家接父母。

    李剛送的車剛好派上用場。

    蒼術老家雖說也是屬于安城但卻是偏遠的小縣城,從市里回家也要在高速上走接近一個小時,所以老兩口一般不會來找蒼術。

    接近傍晚的時候才到家。

    ‘咣當’蒼術像小時候一樣一腳踢開自家大門,能用腳開的門絕不用手。

    “爸!媽!我回來了,趕緊弄點吃的,餓死了!”蒼術扯著嗓子喊道。

    老家還是磚瓦平房,泥土院子,很簡陋,但很溫馨。

    “兒子?!你怎么不事先打個電話啊?坐大巴車累不累啊?”蒼母見到兒子很激動,上下打量看看兒子瘦了沒有。

    蒼術說:“媽,我開車回來的,自己的車。”

    說著還拿出車鑰匙顯擺了一下。

    ‘砰!’巨響,嚇得蒼術一跳。

    他扭過去,看到屋子里老爸正一臉怒氣的看著他。

    “混賬東西!車哪來的?你是不是把買房子的錢買車了?”蒼術父親虎著臉,指著蒼術問道,此刻母親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蒼術意識到了什么,說:“房子是沒按您的要求買,但是……”

    ‘啪!’

    話還沒說完,蒼父氣的將手中的碗筷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